首页 > 书库 > 《不想做武侠bug》想不想修真灵石bug 强受 不想做武侠bug猎奇

不想做武侠bug

武侠连载中

《不想做武侠bug》由网络作家亾不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宜尔,盖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螽(zhong)、诜(she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2 00:13: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不想做武侠bug》由网络作家亾不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宜尔,盖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螽(zhong)、诜(she

《不想做武侠bug》免费试读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螽(zhong)、诜(shen)。

——

雨水渐少,歌声悠扬,回荡在隐约群山间。持伞剑客,高处鸟瞰。

这歌声倒是空灵好听,尤其高音的位置处理很好,都赶上宫廷乐师了!

紧接着,笛声悠扬,附和着空灵歌声。

妙!

剑客还在沉浸,忽然歌声停止,待他用心静听,便皱眉,跃下高处,飞到绿林中。

“大爷,你别带走啊,这是我们家中唯一的牛了!”

老汉在旁边跪地求饶,牧童已经躲到暗处。

“滚开。”

凶巴巴的胖子踹开老汉,然后夺走牛。老汉不想把这唯一的家产给让人夺走,失去理智,便抓住对方的腿。

胖子的同伴见到对方这般,怒不可遏,抄起砍刀朝老汉挥去。

神剑寒光,如闪电般飞过。两个嚣张的人轰然倒地,紧接着血流不止。

老汉见状,想求饶,但是被剑客用手扶住。

“老人家,方才那歌是不是你唱的。”剑客说道。

老汉恐惧,犹豫,但最后还是弱弱地说了一句:“……是!”

他想跪地求饶,说自己乱唱,求大侠饶命,并放了自己的孙子。

剑客回身,扔给老汉钱袋子,便说道:“唱得不错,这是给你的赏银。”

老汉拼命跪地道谢,然后拉着牛,带着孙儿走掉了。剑客看了那两人衣着和残刀,便判断出这两人只是附近的村霸,算不上黑道人士。

一道轻盈的飞影掠过树梢,落到剑客的面前。

“我找到了!”

那人带着斗笠,背着两把刀。那刀一大一小。大刀表面嶙峋,仿若烂石锻造,只有开锋处闪亮,没有刀鞘,裸露在外边。小刀表面光洁,形似长剑,刀鞘为红木所造。那人将闪亮小刀合上刀鞘,便带着剑客往大路走去,上了马,仰马奔腾而去。

马嘶鸣响彻绿林,盖过雨蛙喧嚣声。

“好”

“好”

“好”

——

客栈许久没有这般热闹了,也就是这雨季累积不少江湖人士。掌柜坐在旁边,望着旁人的喧闹,心中欢喜。有人上来要了酒,他开心去取。

人群喧闹,都围在决明子张和壮汉的周围。

他们在比腕力!

决明子张虽然一介女流,没有庞然的身子,倒是力气很大。她赢了,很是得意,说当下的酒水钱她全包了。

众人欢呼雀跃,纷纷在旁边恭维决明子张。

决明子张给大汉抛媚眼,便被大汉抱走。

阿飞带上斗笠,跟掌柜请假,说自己要去帮客人弄药材。掌柜开心,便允许了。

在他出门没有多久,留飞斩已经从另外一个房间起来,想要去找江诀一,但是发现自己头晕脑胀,十分痛苦,像是喝了三天三夜的酒水一般。他跌跌撞撞,来到楼下,喝了茶水。

待他回神,却已寒剑逼来。

“哟,小爷!”他对无名辈说道,下意识地摸了腰间,发现自己的短刀不在。

“别跟我扯这些东西。”无名辈说道:“要么离开这里,要么要你狗命。”

他的剑已经抵住留飞斩的脖子,特别想一剑穿喉!

“好!”留飞斩站起身,对无名辈说道:“我可以拿走我的刀吗?对我来说,这很重要,比黄金还要贵重。”

无名辈没有废话,直接用剑抵上他的咽喉,快要刺进去。就在这个时候,留飞斩旋身,给无名辈一掌。这掌力很弱,没有伤着无名辈。待他回身,便摔在地上,昏迷过去。

无名辈上前去,打算给留飞斩致命一剑,但是被掌柜阻拦。

“大侠,要不得,要不得!”掌柜说道。

“我把他弄到外边去,你就管不了了。”无名辈说道。

他将留飞斩弄到外边去的时候,碰上了一个剑客。

那剑客见到留飞斩,便阻拦了无名辈。

“这人你还是要留下来。”

对方气势不凡,无名辈知趣,便放了留飞斩。

那人力气不低,单手拖拽,将留飞斩拉回客栈,坐到位置上。他叫小二上茶,便将剑放到桌子上。周围的人安静,朝他看来。

这人蓝衣黑裳,带着斗笠,身上潮湿,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客官,茶来了。”小二上茶,对剑客说道。

“那人是什么人!”

“看起来气势不小。”

“是!”

……

有人在旁边嘀咕,朝剑客望去。留飞斩已经醒来,变换了另外一种状态:

“小哥,你好熟悉啊。”

剑客持茶杯,对留飞斩说道:“那么久不见,不认得我了?”

剑客拿下斗笠,露出凌厉眼神,还有成熟的面庞。他左脸的疤痕,占了左边脸的大部分,让人惧怕。

“桥召南!”

“什么人?”

“就是那个桥召南!”

……

众人在旁边低声说道。

“原来是你啊,是你啊,小桥!”留飞斩眼神迷离,望着桥召南。

“你怎么这般狼狈!”桥召南说道。

“一言难尽啊,小桥!”留飞斩叹息。

无名辈早就溜走了,因为他认识桥召南。为什么螽斯的人会来这里!他跟留飞斩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唐胜天又派了螽斯的人来杀掉他们?

不至于吧?

他找到了华灵飞。对方很迷糊,十分不耐烦,毕竟阴雨天气很适合睡觉。

“你害怕什么,那个什么斯的又没有上来杀掉你!”

华灵飞迷糊,再倒在自己的床上。无名辈只能扔下华灵飞,打算背着江诀一走掉,但是在当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江诀一又吐了虫血。

暗呼呼的血中蠕动着恶心的虫子。华灵飞见过那场面,发誓不会再进江诀一房间。

无名辈对他的行为甚是鄙夷!

在他出门的时候,他张望着四周,显得十分小心。忽然,一把飞剑朝他飞来,无名辈闪躲及时。

他退回房间,关上了门。

桥召南拔出剑,回到门前。

“谢谢小桥!”留飞斩说道:“帮我拿回我的短刀,要是杀掉里边两小子更好。”

桥召南没有理会他,敲门,然后说道:“开一下门。”

这般礼貌?他为什么不直接冲进来。

“大侠,你想要作甚?”无名辈看了窗户,想要从窗户上跳下去。

“你们在干嘛?”华灵飞已经出现,并跟桥召南说话。

“我朋友的刀被里边的人拿走,我帮他拿回来。”

于是,华灵飞帮桥召南敲门,让无名辈赶紧开门。无名辈怒火中烧,没想到华灵飞这般愚蠢。

最后,无名辈忍不住,便说道,在决明子张的房间中。

“敢问一下少侠,决明子张的房间在哪里?”桥召南问道。

“留飞斩清楚!”无名辈说道。

桥召南让留飞斩带路,到了决明子张的门口。里边声音浮动,让人歪想。

他敲门打扰,却被里边的人谩骂。

里边的人破口大骂,说打搅到她。直到桥召南说话,里边才慌忙收拾。一个胖壮的大汉还未穿好衣裳便冲开门,撞开旁人离去。

里边香烟袅袅,多了一口棺材。决明子张从棺材起来,给自己盖上衣裳,妖媚地对桥召南说道:“哟,这不是召南吗?”

桥召南没有理会对方,用手扇掉烟雾,对决明子张说道。

“我们收了人家钱财,便要替人消灾,你却跟对方上床后,且放了人家!”

桥召南坐到旁边,稳重自然说道。

留飞斩找到自己的短刀,便分寸地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可是后来,我杀掉对方啦?”决明子张伸懒腰,舒爽地说道。

“你确实杀掉对方了,可是对方却提早派人把雇主给杀了!”

这种事情真是可笑至极,更是螽斯的耻辱。

“那你想要怎么样呢?”决明子张对桥召南说道。

寒光飞剑如苍穹电蛇,直接劈开了决明子张的棺材。决明子张跃起,拿起衣裳,旋转翻身,落地的时候,已经穿着干净衣裳。

她使出蓝银十三针,分散了桥召南的注意,然后冲出窗外,飞到远处。

桥召南不紧不慢,出门,关门,往下边走去。留飞斩跌跌撞撞,对桥召南说道:“召南,我被两小鬼阴了,使不上劲,我给你钱,你帮我解决掉那两小孩。”

留飞斩扔了钱袋子给桥召南,便说道。

无名辈和华灵飞刚下楼,便见到了留飞斩二人。

桥召南镇定自若,便对留飞斩说道:“这两人,衣着不简单,你也不怕他日江湖仇杀。”

要是这两人是门庭贵族,家中死士万千,够他日后折腾了。

“你也是杀手,为何这般墨迹!”留飞斩的话点醒了桥召南:“但你先解决掉中间受伤那个,穷孩子一个,杀掉也没事。”

是啊,自己是杀手,怎么这般顾忌。

寒光闪现,凤鸣剑铮!

桥召南的重剑飞出,刹那间,无名辈将江诀一推到旁边,自己也躲了起来。华灵飞倒在楼梯,却绊倒了下楼的掌柜。

掌柜身子向前倾倒,不巧碰上了桥召南的剑。桥召南迅速收剑,但是为时已晚,直接划了对方的脖子。

血液像泉涌一般喷薄而出,让周围的人十分恐慌。众人纷纷躲在角落,有的则躲在桌子底下。他们虽然持刀拿剑,但并未见过这般场面。

桥召南叹气,收剑,将钱扔给留飞斩,说自己要放弃这笔买卖。方才的收剑让他有挫败感。他自信于自己的速度,没想到还误杀了人,这对他是一种耻辱。

寒光冲天,枪风席卷。

阿飞的幽冥铁枪已经亮出,朝桥召南刺去一枪,再给留飞斩一击。

桥召南重剑飞鞘,直接抵住了阿飞的幽冥长枪。

“枪法不错!”桥召南说道。

阿飞怒不可遏,再朝桥召南攻击过去。

重剑对长枪,周围一片光。

《不想做武侠bug》 免费阅读章节

《不想做武侠bug》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