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野岭迷宫》野岭茶油 SM 野岭迷宫HE

野岭迷宫

灵异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东方木炎原创小说《野岭迷宫》,主角是刘云飞,郭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我们被狼群撕咬得焦头烂额,遍体鳞伤,情况还在继续恶化,就跟欠了轮回债似的,不拼个你死我活谁也别想走。 狼群虽然失去了招子,但鼻子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6 00:04: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东方木炎原创小说《野岭迷宫》,主角是刘云飞,郭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我们被狼群撕咬得焦头烂额,遍体鳞伤,情况还在继续恶化,就跟欠了轮回债似的,不拼个你死我活谁也别想走。 狼群虽然失去了招子,但鼻子

《野岭迷宫》免费试读

我们被狼群撕咬得焦头烂额,遍体鳞伤,情况还在继续恶化,就跟欠了轮回债似的,不拼个你死我活谁也别想走。

狼群虽然失去了招子,但鼻子非常好使,已经闻到了空气中散发的血腥味道,只嗅了几下就重新将我们锁定,根本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连个准备都没有就毫无征兆的扑了下来。

郭叔大叫一声:“小心!”挥刀就解劈开了打头那条恶狼的嘴巴。死到临头,我和刘云飞还有刘警官哪还顾得上伤痛,不得已引刀上阵,为活命而战。

死亡的气息越来越凝重,缺少视力的狼群全靠嗅觉定位,他娘的,这群睁眼瞎比先前更难对付了,没了视觉的困扰,狼群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危险,也不躲避我们的刀刃,气焰那叫一个嚣张,前仆后继跟疯了一般,都亢奋的涌向死亡,就是地狱的恶鬼也不过如此。

我们的优势瞬间丧失殆尽,不到三两个回合的功夫,我和刘云飞就相继被草原狼扑倒在地,只觉眼前一花,影影绰绰到处都是恶狼的影子。

我屁股刚好撞到石阶的棱角上,差点没把我的尾椎撞碎了,疼得我倒吸一口凉气。我急得就像沙漠里的鸵鸟——顾头不顾腚,还是保命要紧,慌乱中忙挥刀朝身上的恶狼劈去……

也不知道今儿个得罪了哪路神仙,似乎铁了心的要整死我!我轮圆了的手臂却被另一只草原狼给绊住了,手里虽然握着刀,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关键时候掉链子真是要命啊,急得我头顶都快冒青烟了。

扑在我身上的恶狼一点都不带客气,根本不给我喘息的机会,一口就咬住了我的肩膀——好悬,多亏是头瞎狼,要是再偏那么一点,我连吃饭的家伙都没了。吓得我都忘了疼了,本能的朝恶狼身上一揪。慌乱中一手揪住了狼耳朵,一手抓住半边狼脸。那恶狼吃痛不住,只好松口。

恶战到这份儿上,人疯了,狼也疯了,大不了就当这条命白捡的,都豁出去了,拼得死去活来,就为明早那顿早饭……。

近百斤的猛兽发起疯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人狼扭打成一团,翻滚着沿石阶滚了下去,慌乱中也不知道撞到了谁,好像又有人被狼扑倒。

我一直滚到密道的拐角处才被石壁挡住,趁着翻身的机会,我一下骑到草原狼肚子上,一手拼命卡住恶狼脖子,一手抡圆了拳头朝着狼头一顿猛打。草原狼被我骑在地下,浑身力气使不出来,急得四脚乱踢。***,直到这时我才知道,狼掌和铁板也没多大分别,我连挨了好几掌,要不是急着拼命,真忍不住就要哭出来。

恶狼渐渐没动静了,一看,狼脸都打歪了,一片血肉模糊。

我稍稍松了口气,这才觉得拳头隐隐作痛!一看密道里就我一个人,我担心有人遭遇不测,顾不上极度伤痛,艰难的朝石阶走去。

石阶的拐角那边,郭叔一手提着氙气灯一手拿着短刀,和徐老师正忙着把刘云飞扶起来坐在石阶上。看来刘云飞伤的不轻。

走近一看吓了一跳,刘云飞浑身是血,尤其是嘴角还挂着一撮狼毛,全身上下衣服都快撕碎了,连叫花子都不如。脸色惨白,都快虚脱了。

看我到跟前,无精打采的瞟了我一眼,说了句话:“你……你还活着,我……我还以为再也见……见不到你了,教……教授他们呢,工钱……”刘云飞说了半截话就说不下去了,有气无力的闭上眼睛默默养神。

我一阵心酸,拼得死去活来,就为混口饱饭!不过能在生命的危急关头还想着自己兄弟,想着朋友,也算得上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了,是个爷们儿!相反,平日里满口豪言壮语的那些未必当得真,还是那句话说的好:危难之处见真情啊!一起发财的不一定是哥们儿,陪着见鬼的绝对是兄弟。

我担心狼患,赶紧问郭叔:“狼群呢?”郭叔见我浑身血淋淋的,说:“密道里的狼群都消灭完了……”然后又问我伤势怎么样?

我蹲下身扶着刘云飞,说道:“我没大碍,快救刘云飞要紧!”

郭叔提着氙气灯在密道里照了一圈,发现背包掉落在身后的石阶上了,捡过来从包里翻出一个不锈钢杯子。拽过一头草原狼对着脖子豁开条大口,立马就冒起了狼血,热乎乎的还冒着白气。郭叔接了杯狼血端到刘云飞嘴边,“来,小刘,赶紧把这杯热狼血喝下去。你伤势过重,失血太多,现在条件有限,也只有这土法子了。赶紧把这喝下去,喝下去你这条命就能多一分保障!”

刘云飞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大伙,又看了看满杯猩红的狼血,到底怕死,皱着眉头还是一点一点的喝进了肚里,嘴角都沾满了殷红的血迹。

我在一旁看得发愣,问道:“这能行吗?”

郭叔点点头,又接了一杯给我,说道:“你们受伤严重,又大量失血,赶快先补充点狼血!这都是民间的老法子了。难道你们没听说过缺什么补什么那句老话吗?现在也没更好的办法。”

徐老师告诉我,草原上传说,天狼的灵魂来自血液,所以狼才嗜血如命。你们喝了狼血,就能变得和草原狼一样勇猛和顽强。

我没好气的说可惜这些勇猛和顽强都拿来对付我们了!

经过紧张的激战,我本来就发虚,见郭叔和徐老师说得郑重其事,一闭气,仰着脖子囫囵就喝了下去。老实说,在浑身剧烈的疼痛下,我都没感觉出这狼血是什么滋味儿就下肚了,只是隐约觉得有股骚味,反正比吃黄连强多了。

我一抹嘴,问刘警官呢?还有文教授和于老师。

徐老师说教授和于老师在下面。刚才太混乱了,根本顾不过来,情急之下只能采取就近原则,救一个是一个。

郭叔听我问起刘警官,一拍大腿,“坏了,光顾着眼前忘了刘警官了。我看到刘警官和那匹红背狼王纠缠在一起,从石阶上滚了下去!不行,我得赶紧去看看什么情况!”说完放下氙气灯,拿了只手电就朝石阶下边跑去。

《野岭迷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