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良人谋》良人可安全文免费阅读 419文 良人谋801

良人谋

古代言情连载中

离玖玖i新书《良人谋》由离玖玖i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赵瑾,容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如玉是忐忑的,这种忐忑来源于小姐对赵瑾言的“一如既往”,如玉是恐惧的,这种恐惧来源于那未知的惩罚,种种交织在一起,便造就她如今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6 18:09: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离玖玖i新书《良人谋》由离玖玖i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赵瑾,容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如玉是忐忑的,这种忐忑来源于小姐对赵瑾言的“一如既往”,如玉是恐惧的,这种恐惧来源于那未知的惩罚,种种交织在一起,便造就她如今的

《良人谋》免费试读

如玉是忐忑的,这种忐忑来源于小姐对赵瑾言的“一如既往”,如玉是恐惧的,这种恐惧来源于那未知的惩罚,种种交织在一起,便造就她如今的不安。

是的,她不安,这种不安随着赵瑾言对她越友好,而愈加强烈。身为奴婢,如玉怎能不明白“背叛”于主人而言意味着什么,而跟了赵瑾言这么久,更是明白这位主子的深不可测,可她别无选择。

如玉跪在屋外,她不晓得该做些什么才能减轻她的惩罚,便只能做着这无用功,而屋内的两人,也开始了此次“敞开心扉”的谈话。

徐嬷嬷是没有变化的,她依然还是那位头发有点发白,手段有点强硬的忠于东门宛的妇人,只是她如今要做的是让这位新主子接受自己,在不告知东门宛下落的情况之下。

赵瑾言也是没有变化的,她依然可以接受这位服侍了自己母亲大半辈子的嬷嬷,但是母亲的下落也是势在必得的。

不过显然有一件事情扭转了这样的局面,是建立在徐嬷嬷救了她的情况之下,冯姨娘的临时说辞显然是因为徐嬷嬷而捏造的,这位年长自己许多的妇人,用自己的实力告诉赵瑾言,她是有用的,且还是赵瑾言需要的。

对话是围绕着如玉的存留展开的,于徐嬷嬷而言,像如玉这般背主的人,是该除掉的,但她是奴才,是以她只是问:“小姐打算怎么处置如玉?”

赵瑾言笑眯眯的道:“留着,再许一门好人家,也不枉跟我这么久。”

这是小事,便也过了,徐嬷嬷又问:“小姐会怎样对容小姐?”于她而言,赵府夫人只有一个,那便是东门宛,称一声“容小姐”便已经很是客气了。

赵瑾言依然还是很好脾气的道:“不怎样,毕竟我同她以前还是手帕交。”

徐嬷嬷看了赵瑾言许久,问:“小姐当真这样想?”

赵瑾言这才收了笑容,也不似方才坐的潦倒,她瞧着徐嬷嬷那有些严肃的过分的面庞,想着她前些日子的病态,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便也直接了当的问道:“母亲希望我如何做?”

徐嬷嬷有些意外,却并未表现出来,她只恭身道:“容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不能留下来的,这会威胁到小少爷。”

“这是母亲说的?”赵瑾言问。

徐嬷嬷回道:“是。”

她轻笑了一声,未说是好与不好,“母亲又说了些什么?”

“剩下的便是小姐你的婚事了,夫人她希望你能尽快同温公子完婚。”

赵瑾言以往总觉得母亲总是偏向弟弟,而如今却不得不说母亲她是谁都想到了,若容怜儿肚中的孩子没了,纵是恪儿在众人眼睛是痴傻的,可父亲也不得不将目光放到他的身上。如此,弟弟的未来自是不用担心。

而在母亲眼里,温家当真算得上是一门好亲事了,自己便也算是有了着落了。

就不知,母亲是从何时开始筹谋这些的,可惜了,她一件也不会依。

在她曾亲身经历了那丧子之痛之后,她是无法再对一个未出世的孩子下狠手的。

当然,前世里魏娴汝那事儿着实不算是意外,一命赔一命,如此而已,纵然那孩子当真无辜,可她的孩子同样无辜。

再说嫁给温元良这事情,便更是不可能了,自她从混沌中醒来的那一刻,她不晓得未来会发生什么,不晓得历史会不会重演,不晓得太多太多事情,唯独肯定的便是温元良这个人,她是决计不会嫁了!

徐嬷嬷听着赵瑾言轻飘飘的将这一切都给推了个一干二净之后,颇为不认同,便又搬出来了东门宛。

赵瑾言也并无不悦,她只问:“徐嬷嬷,你可知你之所以能站在这儿,凭借的是什么吗?”

未等徐嬷嬷说话,她便接着道:“诚然你跟在母亲身边二十年之久,能力什么的都是数一数二的,可我看重的却是你对母亲的那份忠诚,在我失去如玉之后便显得更为难能可贵。”

徐嬷嬷也多有触动,她有些哽咽道:“这些都是奴才的本分,也定会对小姐忠心不二。”

赵瑾言点点头,继续说道:“我自然也知道母亲做这一切是为了我和恪儿好,然今时不同往日,嬷嬷怎知容怜儿肚中孩儿不会是恪儿最最重要的挡箭牌呢?去挡掉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剩下的事情再从长计议吧……”

这些日子里,徐嬷嬷也是看着赵瑾言的,她晓得这是个有主见的小主子,想必夫人她也算是欣慰吧。

接连几日都未曾休息,赵瑾言只靠着椅背,便打起了小盹,徐嬷嬷站在一侧,目含怜爱。

冷不防她突然开口,“嬷嬷要说的都说完了吧。”

徐嬷嬷道:“完了。”

“那便由我来问你。”她揉了揉脑袋,想要清醒一些,“母亲离开那日,你曾递给我信封,可知那上面写的什么?”

“不知。”徐嬷嬷脱口而出,模样不像作假。

“行了,你下去吧。”

待到屋里只还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方伸了伸懒腰,走向床榻,也细想这几日,如同做梦一般。

先是容怜儿入府,紧接着陆菱蕊便死去,赵瑾言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不想最后会到了卫辞身上,可真凶究竟是不是卫辞,她并不确定。

倒不说她有多么深明大义,不查出真凶不罢休什么的,着实是她真的有些不解。

这好像是一个套,下套的人是她,然而不知什么时候连带着她也被人下到这套里了,至于结果,更不由她掌握。

在这个府里,讨厌容怜儿的人绝对不少,讨厌自己的怕也不少,而同时讨厌她们两个人的却不多,更别说能让卫辞不惜以命相抵的人,就更少了。

她心中隐隐有了判断,却仅仅是由推理而得,而她并不喜欢猜测,想了想还是唤来了如玉。

赵瑾言仔细回想了一番,上一世里如玉好像也是这个时候,被人告发与管家儿子私通,最后沉河而死。

所以如今她是选择了自己生,这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她真的不怪她,想活而已嘛,更何况,也不仅仅是她。

《良人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