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等你,再爱我》等你爱我再多一次 调教 等你,再爱我精彩内容

等你,再爱我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海连,于李的小说是《等你,再爱我》,它的作者是青蓝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李小木突然踮起脚跟,在青(qīng)海连脸上亲一下,微笑道:“要不,你去把弄脏的床单洗了,洗完正好可以吃早餐。” 要求合理,不好拒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7 18:03: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海连,于李的小说是《等你,再爱我》,它的作者是青蓝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李小木突然踮起脚跟,在青(qīng)海连脸上亲一下,微笑道:“要不,你去把弄脏的床单洗了,洗完正好可以吃早餐。” 要求合理,不好拒

《等你,再爱我》免费试读

李小木突然踮起脚跟,在青(qīng)海连脸上亲一下,微笑道:“要不,你去把弄脏的床单洗了,洗完正好可以吃早餐。”

要求合理,不好拒绝,过了一会儿,青(qīng)海连在李小木额上吻一下,才放开她。

“好吧”

青(qīng)海连知道李小木是在给他台阶下,所以,不再坚持。

既然她拒绝,自己就不该硬来,不能这么不尊重她、伤害她。这点,他懂。

青(qīng)海连转身走向卧室,去拿被自己吐脏的床单,然后去卫生间清洗。

卫生间里,青(qīng)海连先是手洗床单,再放到洗衣机里洗涤脱水。再顺便手洗两人换下来的衣物。

他一丝不苟地搓洗衣物,脑子里对李小木的反应却挥之不去,忍不住去寻思问题的所在。

他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可他又清楚明白地知道:日久能生情,但那终究不是最真、最纯粹的爱情,那只是亲情,是习惯,更是习惯彼此后的将就。

近一个小时后,青(qīng)海连刚把床单、衣物都洗净晒好,站在阳台里正望着外面发呆时,从屋里突然传来李小木的声音,“连,吃早餐了。”

青(qīng)海连走回屋内,走到餐桌旁坐下;李小木把一碗鸡蛋粥放到他面前,并递来筷子。

“给”

青(qīng)海连接过筷子、搅着粥,略带忧虑地看着李小木,片刻后,才开口:“你是不是在生气?”

听到唐突的问题,李小木很疑惑不解地看向青(qīng)海连,“生什么气?有什么生气的必要吗?”

“比如,昨天去哪了?和谁喝酒了?为什么喝得醉醺醺地回来?给你添麻烦了,害你得睡沙发,还弄脏了床单之类的。”

青(qīng)海连很小心翼翼地一口气说完。

其实,他心里倒是矛盾地希望李小木生一下气,那至少表示,李小木有一丝在乎他,没把他当成不相关的人。

李小木夹一些青菜、肉类到青(qīng)海连碗里,才平淡开口:“没生气。”

“真没生气?”

青(qīng)海连反应有些激动起来。

“真没生气”

“那你什么都不问吗?”

青(qīng)海连语气有些冲,像是在抱怨;他自己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他心里在生气,他生气于李小木的漠不关心,他生气于李小木把他当空气一样的态度,他生气于自己没法了解李小木……

‘那你就不想知道吗?一点都不在意吗?’青(qīng)海连心里嘀咕着没问出口,双眸定定地看着李小木。

“我是你爸吗?不是,我是你妈吗?不是,你是小孩子吗?也不是,你有独立人格吗?有,你会希望我过多过问、干涉你的事情吗?不希望吧?所以,我有必要过问吗?没必要吧?也没那权利。”

李小木从青(qīng)海连的语气里听出了异样,突然很严肃认真地自问自答。

听到李小木那么说,青(qīng)海连的态度不由地就软了下来,随即很委婉地开口:“这不是有没有必要或权利的问题,你就不好奇吗?”

“不好奇”

“就没兴趣?”

“没兴趣”

“就不想知道?”

对于青(qīng)海连一而再三的问题,李小木突然有些不耐烦起来,“不想,我想一个严紧自律的人,是不希望别人对自己指手划脚的吧?”

见李小木脸有不悦,青(qīng)海连马上故作微笑以缓解气氛,十分委婉、和气地开口:“小木啊,我们现在是夫妻,要一起生活,之前彼此都不了解,现在是不是该彼此了解一下?”

“要怎么了解?”

李小木很郑重地问。

见李小木似乎有兴趣,青(qīng)海连不禁有些兴奋起来,“你对我的事情都不怎么过问?你想了解什么,可以直接问。”

“你职业特殊,我就一普通老百姓,我是没权过问的吧?”

李小木一剑封喉般反问。

“我不是指让你了解我工作上的事,个人私事,你不想了解吗?”

青(qīng)海连笑着做提示。

“不想”

李小木低下头,简单直接地甩语。

“为什么?”

青(qīng)海连瞪大双眼,很是吃惊不解。

李小木想了一下,抬起头,看向青(qīng)海连,才很认真严肃地开口:“深入了解一个人带来的结果是要负相应的责任;在负责这个问题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李小木极其冷静、理智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听在耳里,理性得近乎残酷,青(qīng)海连心里瞬间就恼怒至极,但出于修养,他却不得不克制忍住、不爆发而出,只是斥问:“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结了婚又不想负责,那干嘛要结婚?当摆设吗?”

青(qīng)海连的反应,像在李小木的意料之中,她非常冷静地解释道:“我没说不负责,只是现在尽责有限而已,我不知道其他夫妻是用什么方式相处的,但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与你相处。”

李小木因为不擅长与人相处、交际,所以,与人相处、交际时总保持一种疏离的态度与距离,但她非得与人相处时,会想着相处的尺度,用她自己的方式去应对。

“什么样方式?”

青(qīng)海连态度稍有缓和,淡淡地问。

“坦诚相待为基础,互相尊重为前提,互不牵绊为原则,互不干涉为底线,自在相处为目的,携手白头为结果。”

李小木严肃、认真、冷静得像法官在宣读条例。

听到李小木简明扼要表述出的观点和想法,青(qīng)海连的内心瞬间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儿。

他震惊于李小木的语言天赋,诧异于李小木的观点和想法,恼怒于李小木的冷静和冷漠,愤怒于李小木的相处态度。他心里不禁自问:‘这是常人能做到的吗?这是夫妻该有的相处方式吗?这种相处方式能叫夫妻吗?也许连搭伙过日子都算不上吧?这简直就只是合作。’

“你的理智近乎残酷,我做不到你的方式。”

青(qīng)海连神情冷峻,很讥讽地开口。

李小木心里掠过一丝愠怒,但表面却不动生色,冷静地又说出自己最后的底线:“我没要求你一定要做到位,我只希望能彼此忠诚,不管你曾经爱过什么人或几个人,也不管你将来会爱上什么人或多少人,在你我关系存续期间,能保持彼此忠诚,我不喜欢有瑕疵的事物,更厌恶污浊的事物,包括人。”

听到李小木说到这个份上,青(qīng)海连不禁惊讶不已之余,很是震惊于李小木最后所说的观点。

当听到她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喜欢有瑕疵的事物,更厌恶污浊的事物,包括人。’时,他终于豁然明白李小木最真的想法。

他知道李小木是个画家,但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文人。文人最大的特点是:弯弯绕绕表达了一大堆想法、观点背后,只有一个观点是他真正想表达的。说好听点,叫婉约含蓄,说难听点,就是扭捏作态。

“赞成!”青(qīng)海连突然很兴奋地大笑起来,爽快地开口,“我也不喜欢。”

见观点得到一致,李小木不再说什么,很快就在沉默中吃完早餐。

用完餐,李小木直接放下碗筷、站起身,很轻淡地随口道:“等下,麻烦你收拾一下餐具,如果不想收拾,就留着也行,我有空再收拾。”

事实上,她最讨厌做两件事情:洗衣物和洗餐具。每次吃完饭,要看心情决定是否洗碗,大多时候是:会留到下一餐做饭前才洗。洗衣物也是要看心情,但也不会留很多天。所以,她现在吃完早餐就放下碗筷,想直接去工作,纯粹是出于习惯而已,并不是对青(qīng)海连有任何成见。

“所谓的互相尊重为前提,是不是就该你做饭,我洗碗?”

看着李小木起身离坐,青(qīng)海连很玩味地笑着开玩笑。

“随你怎么理解。”

李小木头也不回地甩语,径直走向工作室。

青(qīng)海连看着李小木离去的背影,笑而不语。

他吃完早餐后,很自觉地收拾餐具、洗净放好,还把厨房简单收拾一遍。

他今天并没有什么出行计划,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从厨房出来后,就直接去卧室拿出笔记本电脑,坐到沙发上,开始看资料。

“叮咚……叮咚……叮咚……”

快到中午时,门铃突然连续响起。青(qīng)海连放开笔记本电脑,从沙发上站起身,直接去开门。

门被打开,青(qīng)海连看到并不认识的符兴涛站在外面。

符兴涛看到青(qīng)海连先是错愕愣住,后反应过来才问:“你怎么称呼?是小木的亲戚吗?”

符兴涛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曾见过李小木的二哥李硕梚和侄子李承瑞,他们的相貌和李小木很像,一眼便能看出是有血缘的家人;而他看到青(qīng)海连却没一丝相像、神似之处。

听到对方提起李小木的名字,青(qīng)海连即知是熟人,就直接应道:“我叫青(qīng)海连,是小木的丈夫。”,他移站到门边,“请进。”

是小木的丈夫?

符兴涛听在耳里,瞬间被惊得木若呆鸡,目瞪口呆看着青(qīng)海连。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走进屋。

他大步径直朝李小木的工作室走去,随即传来很大声地询问:“小木,你结婚了吗?”

《等你,再爱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