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沧海月泠》沧海月明珠有泪完整版 男妃文 沧海月泠BI

沧海月泠

婚恋连载中

《沧海月泠》作者:余之遥,婚恋类型小说,主角:寒时,阿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第二天早上,寒时起的格外早,自己挑了件素色的素缎褂子、一条嫩黄色及膝短裙再配上一条柳黄色裤子穿好,脚上瞪一双黑色长靴,头发自己随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2 18:05: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沧海月泠》作者:余之遥,婚恋类型小说,主角:寒时,阿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第二天早上,寒时起的格外早,自己挑了件素色的素缎褂子、一条嫩黄色及膝短裙再配上一条柳黄色裤子穿好,脚上瞪一双黑色长靴,头发自己随

《沧海月泠》免费试读

第二天早上,寒时起的格外早,自己挑了件素色的素缎褂子、一条嫩黄色及膝短裙再配上一条柳黄色裤子穿好,脚上瞪一双黑色长靴,头发自己随手全部用发带扎起来,斜簪一根素玉簪,最后头上套上个银狐皮帽子,整个人看起来既精神又麻利。

看着镜中干净利索的自己,寒时满意的点点头。

阿罗进来的时候寒时已经收拾好了,见她打扮成这样,有些意外,“小姐要出去吗?”

“是啊,”寒时转了一下,裙子一点都不束缚,爬山很方便。

“这样会不会穿的太单薄了点?”见她穿的轻便,阿罗瞅了瞅外面,“外面天寒地冻可冷了,虽然雪停了,但是到处都是积雪呢。”

“有很厚的雪了吗?”寒时道:“轻便些才好,我今日要去翠微山打猎。”

雪太厚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去打猎。

“翠微山?打猎?”阿罗惊讶的不得了,“小姐一个人去吗?”

“不是,”寒时摇头,“还有世子他们。”

##

吃完饭,花嬷嬷要忙着安排奴仆们打扫各处的积雪,还要清算买的碳火是不是够用。看着这架势,今年这雪还有的下。

寒时向花嬷嬷说了要出去的事,花嬷嬷想着有世子在,应该没什么问题,就同意了,不过还是叮嘱了寒时好多遍注意安全,又看她穿的有点单薄,忙去给她找出一件灰鼠皮大麾披上,“这还是你爹爹年轻时你娘给安置的,穿上特别暖和。就是太素了,不打眼。”

“不打眼才好呢,嬷嬷你等着,我去打几只野兔回来给你煲汤!”寒时笑道。

“难为你还记得我爱吃野兔。”花嬷嬷笑着点了点寒时的鼻尖。

花嬷嬷早年逃难来锦都,路上捉到一只野兔才没让她饿死,可惜那时候她的丈夫和孩子已经死了,后来每年都会买野兔回来吃。

“阿罗你呢?”寒时问阿罗。

“啊?”阿罗不知道寒时问她什么,眨了眨眼睛。

寒时被她呆萌的反应给逗笑了,“我是问你喜欢吃什么肉?我打给你呀!”

“什么都好的!”阿罗笑道,曾经一度差点饿死,只要有食物吃她就很满足了。

“那漵朝呢?你喜欢吃什么?”寒时又问漵朝,他好像只吃过海鲜类的食物。

漵朝想了想,摇摇头,他从来没吃过陆地上的那些动物。

“你可以吃那些食物吗?”

漵朝抬起头看寒时,点了点头。

“阿罗,去了翠微山要照顾好小姐,知道吗?”花嬷嬷挨个儿叮嘱,翠微山即使已经不是十年前的翠微山了,寒时身边还有世子伴着,她也还是有点不放心。

翠微山有悬崖峭壁又有茂密丛林,在山里一不小心出了事可不得了。

寒时因为在热孝,不能穿扎眼的衣服,可到时候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不小心出了事就麻烦了,花嬷嬷觉得脑仁疼。

“哎,”花嬷嬷问阿罗道:“你昨天绣的那条红枫叶帕子在吗?”

“在我房间。”阿罗答道。

“你把那条帕子给寒时带上。”花嬷嬷道,“虽然不能用,但你一定要带上。”寒时的性子她还不知道?要是真的有事走散了,有个显眼的东西可以做记号。

花嬷嬷看漵朝也穿的素素的,也不指望他能保护寒时。

漵朝今日也穿着件淡青色衣裳,黑色长靴,银发梳直,随意用发带束了披在身后。然而再朴素的装扮也遮挡不住漵朝的绝色,不可否认,即使花嬷嬷见过那么多海人,她也从没见过美得过漵朝的海人,简直美得令人窒息。

……

最后花嬷嬷给寒时收了一大包东西。

寒时无奈的扶额,“世子去打猎,底下人一定会收拾好该用到的东西的,我就不用带这么多了吧?还很累赘……嬷嬷你想,如果我真的出了事了,还背着这么多东西,那可多艰难……”

“呸呸呸!”花嬷嬷还没等寒时说完就打断了,“小孩儿不懂事,天神不要作真!”说罢又对寒时道:“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有阿罗呢,怎么会让你自己背?”

“再说了,世子的是世子的,你也不能总麻烦别人!”花嬷嬷不赞成道。

寒时点点头,天神都消失了,她才不是乌鸦嘴,她打猎也不需要很多东西,带这么多反而麻烦。

“要在戌时前赶回来,”花嬷嬷絮絮叨叨的,“戌时二刻城门可是会上锁的,包袱里有干馍馍,火折子,匕首什么的……”

“知道知道……”寒时点头,准备带阿罗和漵朝去前院等世子他们。

花嬷嬷又叫住她,“你等会儿!”

花嬷嬷跑进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五只素青色的香囊,她将香囊都绑在寒时的腰带上,又拿出一只小巧的匕首插在寒时的靴子里藏好,“五个个香囊里头,分别装了盐巴,辣椒面和胡椒粉末,火折子,蜡烛头。你爱吃辣的,可以多加点辣椒面,还有匕首千万别掉了……”

寒时知道自从上次刺杀事件过后,嬷嬷一直没放下心,她抱了抱她,安慰她道:“您放心,我厉害着呢那些术法口诀我都记住了……我一定好好的,晚上回来给您带我亲自打的野兔!”

有小厮过来传话,说云公子来接寒时了,花嬷嬷这才依依不舍的送别寒时,若不是她年岁大了,身子不太好,府里又有很多事要安排,她简直恨不得寒时去哪里都跟着。

目送寒时带着阿罗和漵朝上了马车,又亲眼看着马车消失在街角,花嬷嬷才回府做事。

马车里十分宽敞,阿罗本来想和车夫一起坐外面的,被寒时给拉了进来,“天那么冷,车里又不是坐不下。”

阿罗诚惶诚恐的埋着头坐在靠近车帘的地方。

车里除了寒时、漵朝和阿罗,就只有云画岫一个,他还抱着一个煎饼在啃。

“映楚呢?”只有在只有自己人的时候寒时才喊锦瑄的小字。

“有事,”云画岫啃饼子啃的满嘴冒油,“遇到点事儿,等会儿就来,他让我们先走。”

寒时嫌弃的看着他,“你没吃早饭吗?”

“唔唔…”云画岫点头,“吃了……不过这个煎饼真是太好吃了!”

寒时:“……”

车里有云画岫,一点都不闷,一行人在车里笑笑闹闹的。

锦都城内路上的积雪被清除的差不多了,马车走的又快有稳,很快就出了城门。

“翠微山可是锦都最大的一座山,”云画岫摇了摇扇子,他今日穿的一身银灰,配了一把白色的山水画折扇,“以前锦州王去打猎的时候就在那座山,你去过吗?”

寒时摇摇头,她在边疆出生,在边疆长大,每年只回来一次,锦都她都没好好转过呢。

“嘿嘿,”云画岫咧嘴一笑,“放心,有我在,带你玩好玩的!”

经过一夜大雪,路上并不好走,出了城门后,一路上的积雪没人扫,车夫技巧再高也没法走的太快,好在风雪已经停,马车再慢,也在巳时之前到了。

阿罗先跳下来,寒时还没等阿罗站稳也跳了下来,把阿罗吓了一跳,漵朝和云画岫都跟在后面下来了。

翠微翠微,大山上种满了苍翠的松柏,昨日又恰逢大雪,绿色中夹杂雪的白,十分美丽。

“翠微二字真妙。”寒时叹道。

“是呀,”云画岫伸了个懒腰,让车夫去找柴生堆火,“咱们等锦瑄来了再去打猎还是自己去?”

寒时想了想,“自己先去吧!”

“那锦瑄怎么办?”云画岫不愿意动弹,找了块大石头拂落上面的积雪,用一块手帕垫着,一屁股坐了上去。。

“你打猎不会要带小厮吧?让你的小厮守在这里等他呗!”寒时指了指那个捡柴火的车夫。

“嗯!不行。”云画岫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然谁帮我拿猎物?”

寒时抚了抚眉角,“那行,你就在这里等吧,我先去了!”

阿罗一听,顿时急了,还没等云画岫劝寒时,她就阻拦道:“我们还是先等世子来吧!”

深山里迷路可不是说着好玩的。

“你们等吧!我先去也!”她打猎可没这么大排场,说着拿起弓箭背了箭篓就向林子里跑去。

漵朝紧随其后。

阿罗因为穿着长长的裙子,步子小跑不快,只能眼见二人消失在林子里,心里干着急。

《沧海月泠》 免费阅读章节

《沧海月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