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心灵问诊》心灵法医 娘受 心灵问诊在线阅读

心灵问诊

现实连载中

经典小说《心灵问诊》由Mr大明所编写的现实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古登,莱斯莉·摩根·斯坦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来信者:为什么我尊敬的一个朋友从不离开一个多次背叛她的男朋友?为什么还有些朋友总是倾向于喜欢上那些“渣男”或是“渣女”?我还认识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7 12:05: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心灵问诊》由Mr大明所编写的现实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古登,莱斯莉·摩根·斯坦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来信者:为什么我尊敬的一个朋友从不离开一个多次背叛她的男朋友?为什么还有些朋友总是倾向于喜欢上那些“渣男”或是“渣女”?我还认识

《心灵问诊》免费试读

来信者:为什么我尊敬的一个朋友从不离开一个多次背叛她的男朋友?为什么还有些朋友总是倾向于喜欢上那些“渣男”或是“渣女”?我还认识一个人,她常年遭受家暴,但是现在依然与他老公生活在一起。甚至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他们过得很幸福。

辛沐:如果我们想要活下去?那我们就必须决定活下去——萨拉·贝克韦尔

为什么我们中的一些人不愿远离伤害他们的人,不会离开不健康的家庭环境,甚至最好危及到了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你会留下?这是被施暴者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为什么留下来?为什么会有任何女人留下来?

我们收集了一些被施暴者的答案:

莱斯莉·摩根·斯坦纳:我无论如何都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要执着于这个问题。因为在我看来,答案太明显了。为什么会有人留在所爱的人身边?要知道,我们都经历过不健康的关系,就算不是虐待关系,我们也很难长久维持。但我们实际留下的时间总比想留的要久得多。人们留下的原因是一样的。你留下来是因为,你爱这个人,或是因为你还爱你曾经拥有的这个人,或是因为你只是想照顾自己的孩子。

中年妇女莱斯莉·摩根·斯坦纳皮肤晒得淡黄色,面色红润,看起来很健康。当她谈起这个问题时,她对人们对家暴问题的关注点深感困惑。

贝弗莉·古登:当我们问‘为什么你会留下’的时候,我们在把家暴责任归咎于受害者。这显然是不公平的。我们首先应该责问施暴者:‘你为什么要动手打这个人?’、‘你为什么这么粗暴?’、‘你为什么一定得使用暴力?’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贝弗莉·古登一头卷发,她巧克力般棕色的皮肤,嘴唇很厚。她慢慢阐述,像是在谈论一件往事。

莱斯莉·摩根·斯坦纳:为什么会有人施暴呢?为什么会有人去打世上最爱他(她)的人,在解决这些问题之前,我们是无法消除家庭暴力的。我们必须把重点放在施暴者上,而不是受害者。

贝弗莉·古登:虽然这么说太老套,但他真的就是我的白马王子。他非常温柔、体贴、又善良,为了和他在一起,我辞了当时的工作。”贝弗莉·古登面带笑容,沉浸在美好的往事中。“跟他生活时我是孑然一身,我在那里没有朋友和家人,我找不到工作,所以由他承担生活所有开支。我们有次因为这个吵了起来,那是他第一次打我。他把我推到墙上,开始掐我的脖子,”贝弗莉·古登有点哽咽,“我当时没有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因为一直以来他都不是那样的人。当他终于放开我时,我以为是我做错了什么,”贝弗莉·古登一阵苦笑,声音微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我没有想着要逃跑。因为我爱他,而且我们马上要结婚了。

“在我们结婚后,暴力并没有结束。”贝弗莉·古登红润的手上,无名指有一枚钻戒,透着光,发出耀眼的光芒,“但是变得越来越严重,越来越严重。我觉得我被困住了。那时候我们已经横穿全国搬到另一边完全陌生的城市居住,这让我更加孤立无援。所以症结在于他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是我依靠他生活。就算我离开,又能做什么呢?我该去哪儿?我要怎么养活自己?我觉得没人会理解我,也没人关心我。”

基特·格鲁埃尔:“他不是一开始就施虐的,刚开始时他特别体贴,特别细心,特别周到,特别善良,跟我说从来没有人说过的甜言蜜语,给我从来没有人给过的关注。我真的很吃这一套。

莱斯莉·摩根·斯坦纳:“第一次真正的肢体暴力发生在婚礼的五天前。一方面我知道,我必须马上离开他,我不能和做出这种事的人结婚生活。但是另一个声音告诉我:‘或许只是这一次而已。’我劝告自己说他绝对不会再打我了,像他承诺的那样。他真的很愧疚。所以,我没有离开。我和他结婚了。”

莱斯莉·摩根·斯坦纳耸了耸肩,无助地垂下了眼睛。墙上挂的是莱斯莉·摩根·斯坦纳的婚纱照,所有照片里的她都挂着笑容,看起来很幸福。

基特·格鲁埃尔:“我没有选择!”基特·格鲁埃尔擦了擦泪水,但神色专注,“我感觉人们的好奇心很可笑。就像是,标准问题。你为什么不离开?你为什么不离开?为什么你不离开?”基特·格鲁埃尔吸了吸鼻子,不断重复着。“他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受到的训练就是追踪和狙杀别人。他跟我说,如果我离开,他就把我抓回来杀掉。这就是我为什么没有离开!”基特·格鲁埃尔冷淡地说道。“我以前会试着逃走,带着孩子,他称之为’消失行动’。”基特·格鲁埃尔一直折着擦过泪水的纸巾,“但我总是会回来,因为至少我知道他在那儿,他一直都在那儿。这是这个变化无常的世界里唯一不变的一点。不过,整天留心背后的日子,过起来实在糟糕。”

贝弗莉·古登:“每一个暴力的瞬间,都让我感到是在以一种扭曲的方式和他联系得更紧密。我感觉,我们有了共同的秘密,把我们捆绑在一起。而且这事很重大,我们在想办法解决它。所以我们要在一起,直到想出办法。后来暴力发展到了让我意识到我可能会死掉的程度。我不得不花好几个月计划出逃,在此之前我甚至没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也没有可以坐巴士过去的路费。我留下来是因为我跟朋友和家人隔了半个国家,完全孤立,没有人可以帮助我。我要找谁求助,如果有求助对象的话,我很害怕,我担心他会找到我。我担心他会因为我的离去而暴怒。我担心他回来追我。我不能直接站起来走掉。”

莱斯莉·摩根·斯坦纳:“最糟糕的感觉就是,明知道我可以离开,但我还是离不开。因为我被束缚在这个心理陷阱中,我以为那是爱,可它不是。如果你当时过来问我’你是不是在遭受肢体虐待?’如果我的医生或是好友这么问我的话,我会说’不,我没有被肢体虐待。’”

贝弗莉·古登:你确实会觉得孤立无助,你会保守很多秘密。你会在心里埋藏很多秘密,在家里,在脑子里。我留下来是因为他说他再也不会这样的时候,我相信了他。我留下来是因为我没有任何可以去的地方。我没有钱,我没有任何获取资源的渠道。我留下来是因为我的宗教社区使我相信,我不能离婚,因为我会遭天谴。我留下来是因为我爱他。我留下来是因为他是我的一生挚爱。而我想要相信爱能战胜一切,包括虐待。

米尔德里德·穆罕默德:“我们留下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现在的行为,和我们最开始遇到的那个人相比,简直判若两人。”米尔德里德·穆罕默德带着头巾,她肤色黝黑,面色极佳,“而我们一直在寻找最开始的那个男人,而不是着眼于我们面前的这个男人。我明白过来这一点后,就做出了决定,我得离开,这和我嫁的不是同一个男人。我是说,我爱他,但是他要杀死我。”米尔德里德·穆罕默德缓慢地说道,像是在斟酌,更像是在陈述一件往事。

瑞丝:我如同生活在地狱一般。结婚后,我发现他又酗酒的恶习,第一次阻止他深夜出去喝酒的时候,我遭受了人身的第一次殴打。在我怀孕八个月的时候,他因为工作不顺喝个大醉后将我踢下了床,我流产了。从那以后,再也没能怀上。因为这个缘故,他对我的态度更加恶劣。不仅殴打我,还管我叫’婊子’、’贱人’。他不工作,家里全靠我的微薄收入来支撑。我赌气回过几次娘家,但每次都是被他好言相劝带回家。那个时候的他很温柔,什么都会依着我,就像回到了恋爱的时候。我爱他,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会是我最后一个男人。

但是回到家后不久,预料之中的,毫无缘由的,是一顿毒打。我不敢逃离,因为他会杀了我。他真的会。我曾经试着离开诺曼好几次,然而每一次,他总能找到我,把我拖回家,然后是一场暗无天日的暴力。我不敢找报警,因为闺蜜说除非闹了命案,警察是解决不了家庭纠纷的。而且他经常警告我,我报警的那天,就是我的忌日。

那一天,他酒后睡得很死,我拿出地下室的猎枪,给他的脑袋壳来了两枪。我毫不犹豫,感觉完成了一件计划很久的事情。

Je

y:在年复一年的毒打后,我慢慢以为这是常态,每个家庭都有各自的问题,只是我们的问题更严重一些。

Sayyu:他真的很爱我们的孩子。我是母亲,我只想给孩子最好的。

Elizabeth Plank:不是他在每天对你动手,而是他每天都在不懈地让你变得更渺小。

Rachel Miller:我下定决心要让一切好起来,我想让孩子们有父亲,他对我所做的事没有影响到他们,我这样说服自己。

Jessica Merrell:因为我太擅长假装我们是恩爱的一对了,连我自己都开始信以为真。

:有人告诉我,婚姻就是永恒,我不想成为一个失败案例。

:我留下来是因为牧师跟我说上帝痛恨离婚,我当时没有想到,上帝可能也痛恨虐行。

Kat:因为在虐待关系中被困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相信这都是我应得的。

Rachel McKibb:他说他会改的,他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信了他。他说了谎。

Carmen Marston Feinber:因为我以为

《心灵问诊》 免费阅读章节

《心灵问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