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阴阳灵官》阴阳灵异小说 年上攻 阴阳灵官娘受

阴阳灵官

婚恋连载中

纸落凌烟新书《阴阳灵官》由纸落凌烟所编写的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林逸,白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白目狼点住断腕穴道,单掌纵鞭,沙鲶游得极快,橇车在沙漠里拖出长痕,林逸一手提刀,疾步奋赶。 雷鸣正在清理战场,瞥到这边变故,急急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1 18:03: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纸落凌烟新书《阴阳灵官》由纸落凌烟所编写的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林逸,白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白目狼点住断腕穴道,单掌纵鞭,沙鲶游得极快,橇车在沙漠里拖出长痕,林逸一手提刀,疾步奋赶。 雷鸣正在清理战场,瞥到这边变故,急急

《阴阳灵官》免费试读

白目狼点住断腕穴道,单掌纵鞭,沙鲶游得极快,橇车在沙漠里拖出长痕,林逸一手提刀,疾步奋赶。

雷鸣正在清理战场,瞥到这边变故,急急喊道:“小子,见好就收,别追了!”可其置若罔闻,径直朝坡下冲去,雷鸣气得破口大骂,一声咆哮,飞奔而出,跟上他们。

林逸喘着粗气,双眼死死盯住白目狼,四肢紧张到发抖。想起刚才一刀剁下他手腕,复仇的快感,如电流般涌过全身,颤栗酥麻。

娘亲惨死之状,在脑海中不断闪过,表情扭曲狰狞,凄声道:“白贼,还我娘命来!”

白目狼吓得打了个冷战,如芒在背,心里惊惧交加,哪敢停留?

两人相继奔出数里地,其他逃散的军士,纷纷驾着沙橇,在前方会和,组成十多人的小队伍。

众军士看到林逸落单,独身追杀己方首领,倍觉屈辱,北幽军横行霸道,败给西荒妖族也就算了,可这毛头小子也敢狐假虎威,端的不知天高地厚。

最后方两名军汉,互相示意过眼神,抽出腰刀,调转沙橇杀回,高喊道:“忒那毛孩,莫要得寸进尺——”

林逸眼里只有白目狼,随意俯腰,捞起把沙子,右手高举含光,喝道:“滚开!”

“受死!”一名军士率先迎上,没料一团黄沙突然迎面撒来,忙抬臂去遮。

含光暴怒劈下,这军士武功亦是不弱,错愕中,挥刀格去,朦胧刀光却从面前虚晃而下,半途转横,自腰际掠过!

“扑哧!”血溅七尺。

两仪刀法本脱胎于上古战场,乃历代武将经验凝就,其中暗器藏凶,佯攻诈敌,无所不用其极。今日再现世间,一招便裁决生死,那军士腰腹豁开,盘肠迸出,扑坠倒地。

林逸足下不停,跟他擦肩而过,精神略一恍惚,手指微颤,真正的杀人,与戏文中完全不同。

触目惊心的伤口,犹如翻开两片巨唇,内脏似淤泥般喷涌而出,腥膻味刺鼻欲呕,实实在在的血与肉!

另一位军士已绕到身后,趁他不注意,挥刀削去。

林逸后颈生凉,一股冷风吹向汗毛,陡然惊觉,目中乍现玄彩。

时空仿佛在此凝滞,直到一抹胧光将其斩断,重归流动。他冲到三丈外,偷袭的军士只剩下身子,头颅远远飞出。

见同伴被他两刀砍死,军士们吓得魂飞魄散,丧失了斗志。林逸全力奔跑,耳后隐隐听到雷鸣呼喊,却不管不顾,仍朝白目狼冲去,胸中愤怒激荡,血管里似流淌着火焰!

十多位北幽军士,个个身材矫健,驾着沙橇,被一个小孩徒步撵得四处乱逃,模样极为滑稽。但没人敢笑一下,因为被他追上的,都成了尸体!

一行人越驰越深,沙痕蔓延数十里。待到此时,军士已死伤过半,骇然回过头,都在对方眼里,看到惊恐与莫名。

他们不明白,这小孩为何非要追杀自己?

林逸两腿狂奔,好像永远不知疲倦,悲愤大吼道:“白目狼,交出你狗头,祭我亡母!”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射向白目狼的视线里,充满了愤怒,觉得是他牵连了自己。

有聪明的,已勒动沙鲶,调转方向,分道而行。白目狼听到索命之声,骇得屎尿横流,恨不能插翅飞天。

“快点,再快点,只要找到阎姬大人,我就能活下去!”他心里急道。

前方荒漠里,半埋着一栋遗迹,似是座高塔,尖顶从沙中窜起。褐黄瓦片上,坐着位窈窕女子,正背向众人,抬头望着清冷皎月。

白目狼摔下沙橇,双膝跪地,喜极而泣道:“阎姬救我!”

那女子闻声回头,因背对月光,看不清相貌,见北幽军被一个小孩追着,暗叹口气,纵跃而起。半空中爆发出阴冥鬼火,汹涌凝聚,吸附在自己身上。

冥焰包裹全身,化作一件漆黑铠甲,冰冷燃烧。

林逸终于追上白目狼,挥扬长刀,目露凶光,四下里忽觉一阵严寒。侧头望去,十丈外一名黑甲武者,正悄无声息地冲向自己。

“别碍事!”他横刀疾斩。“乒!”黑武者一拳打在刀锋上,震得林逸后退三步,自己却毫发无伤。

黑武者站定,护着白目狼,全身被火焰铠甲覆盖,不露分毫。林逸虎口剧颤,瞥了眼含光,有些难以置信,心道:此等利刃,居然被他挡住了?

林逸握刀守住中线,转念想道:不对,是他这身铠甲有问题。

黑武者缓缓抬起胳膊,黑火如薄纱般套在手上,五指修长,对他做了个挑衅的动作。

“是个女人?”林逸微微皱眉,随后持刀劈去,喝道:“与你无关,让开!”

黑武者架起臂铠,接住含光,右手回了一拳;林逸不敢硬抗,侧身闪躲,运起九宫步,斜斜冲出,含光上撩。

黑武者轻松挡过,报以快拳;林逸脚踏八卦,左右腾挪,从她拳缝间穿过,挥刀连攻。

白目狼赶紧爬起,躲在遗迹后观战。两人周旋数个回合,林逸举刀劈下,被其一掌接住,牢牢握紧,发力欲抽,却像嵌入钢板,纹丝不动。

黑武者摆身一脚,踢在他腹部,林逸两眼圆瞪,如遭重击,倒飞出去,狠狠摔在沙里。

黑武者转过刀柄握住,轻轻一挥,称赞道:“好刀。”

“此女甚强。”林逸捂着肚子,疼得倒地不起,望着黑武者手持含光,迈步向自己走来,心里不禁发凉:“我要死了。”

黑武者走到他身前,毫无怜悯地举起长刀,刀光将林逸脸上照得惨白,正要斩下,远处忽然传来一声虎啸。

雷鸣四爪翻飞,全力奔出,一跃二十丈,如炮弹般坠落,右臂砸向黑武者。

她急忙提刀去格,受巨力撞击,含光脱手而出,身子腾空,扑开七八步,摔在沙中。

雷鸣指甲被含光削断四根,顾不得查看,运转灵气,体格暴涨三尺,又是一拳砸去,势若山倾;黑武者奋起应敌,顽强抵抗。

林逸抓住机会,冲过去抢到含光,那两人打得天崩地裂,黄尘震散,轰鸣声如雷涛滚滚。他想参入战局,却无能为力,怕是一入其中,就化为糜粉。

雷鸣右掌挥出,黑武者艰难挡住,骨骼爆响。雷鸣遂翻身而起,左腿巨斧般凌空劈落,黑武者双臂交错,接下这一招,两腿陷进沙中,没过膝盖。

雷鸣落在地上,左肘拉回,虎爪摊开,蓄劲击出,喝道:“破!”

黑武者腹部中掌,身子猛地一震,“砰!”余劲贯穿,背后沙暴喷溅,地面如被圆石碾过,现出一道鸿沟,延伸无际。

气流撞上遗迹,塔顶松晃,瓦片纷落,白目狼跌坐在旁,两腿发软,尿湿了裤子。林逸持刀冲过去,想趁黑武者分神,宰了白目狼。

黑武者硬吃下这一掌,僵住半响,缓缓回过神,朝后跃出,双手按地,口念晦涩咒语。

雷鸣正要追击,黑武者双手涌出冥火,向四周蔓延,三丈内沙漠化为黑泽,咕咚冒着气泡,千百只魔爪从中升起,霎时间,阴风阵阵,鬼哭神嚎。

黑手扭曲舞动,雷鸣悚惧中倒腾后撤,爪子从身上挠过,毛发应之枯竭,留下无数道血痕,皮开肉绽。

鬼臂捧起一柄黑火长剑,伴其问世,四地里阴风呼啸,明月无光。黑武者左手拔出邪剑,右掌从锋刃上轻轻拂过,指向雷鸣,沙尘将其身形掩盖。

下一刻,烟雾洞散,黑武者从中擎剑刺来,宛如飞鸟凌波,彗星袭月,剑身在空中拉出道细长火痕,百尺之遥,瞬息既至!

雷鸣被摄住心神,面露惊恐,动弹不得,瞳孔里倒映那一剑疾影,宣布阎罗亲至,命数终结。

林逸跑到半路,白目狼近在丈许外,眼看就能报杀母之仇,便听到身后动静。忙扭过头,乍见雷鸣遇险,心里艰难抉择,转息后,做出决定,返身冲回去救援。

他催动体内仅余真气,心入刹那境,时空随即凝固,雷鸣站立不动,黑武者奔于半空,冥火悬如长丝。

林逸快步赶至,挥刀砍向武者手中邪剑,光阴再度流转,刀剑交触,火花迸射,耳中吱呀锐响,仿佛冤魂凄嚎。

黑武者那夺命一剑,因此偏移数寸,擦过雷鸣咽喉,刺在空处。接着,脚下猛烈晃动,好似地震将至。

雷鸣死里逃生,跌跌撞撞地跑开,惊魂未定地看向林逸,对其大为感激。

地震愈发强烈,黑武者努力站稳,正疑惑间,沙海突然沸腾,无数大鲶鱼从地下蹿出,席卷万丈黄尘,遮天蔽月。

大漠奇观,鲶群迁徙!

“上来!”雷鸣四足着地,高喝提醒。林逸望着鲶群,震撼中回神,翻身骑上,一人一虎夺路而逃。

……

雷鸣负着他,跑开十多里地,心脏砰砰乱跳,后怕连连,痛声责骂道:“林逸,不是叫你跟着我么,为何独自寻事!”

“雷叔叔……”林逸神情黯然,失落片刻,才苦涩道:“如果有人当着你面,一刀刀杀死娘亲,而你只能躲在暗格里,苟且偷生,鲜血滴落在脸上,哭都不敢大声……好不容易等你学成本领,再见仇敌,你会怎么做?”

雷鸣听得皮惊肉跳,慢下脚步,垂低虎头,过了会迟迟道:“那我拼死也要杀了他。”

“是啊……”林逸笑得悲凉,滚烫的泪珠滑过脸颊,“可惜让他跑了。”

《阴阳灵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