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作不合》天作之合许乘月网盘 女王 天作不合穿越文

天作不合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天作不合》是漫漫步归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乔苒,唐中元,书中主要讲述了: 乔苒一声惊呼,猛地从榻上坐了起来。 “小姐。”红豆睁开眼睛,将桌上的灯端了过来,见她脸上满是汗水,顿时一惊,忙站了起来,向外间走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6 00:07: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天作不合》是漫漫步归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乔苒,唐中元,书中主要讲述了: 乔苒一声惊呼,猛地从榻上坐了起来。 “小姐。”红豆睁开眼睛,将桌上的灯端了过来,见她脸上满是汗水,顿时一惊,忙站了起来,向外间走

《天作不合》免费试读

乔苒一声惊呼,猛地从榻上坐了起来。

“小姐。”红豆睁开眼睛,将桌上的灯端了过来,见她脸上满是汗水,顿时一惊,忙站了起来,向外间走去,“小姐,可莫着了凉。”

外间响起了一阵打水绞帕的声音。

晨风拂过,额头背后的凉意让乔苒清醒过来。

这是清醒梦。

她不是头一回做了。

上一次是搬到玄真观来不久,她梦到有人喂她喝符水,这一次却梦到了一个人。

红豆端着一盆温水走了进来,用沾了温水的帕子替她拭了拭额上的冷汗,忧心道:“小姐,奴婢可不是说不能忧心表公子,可您自己的身子也要小心了。”

乔苒点了点头,忽地掀开被子从床榻上爬了下来。

虽说此时早已入春了,可乔苒骤然掀被下床的举动还是让红豆吓了一跳,忙找来外衫为她披上,一边披着衫一边唠叨了起来:“小姐总是这么不仔细自己的身子,奴婢一不留意,您便不注意了。若真是着了凉,那可如何是好?”

“我没事了。”乔苒说着系上外衫的腰带推窗向外望去。此时天已蒙蒙亮了,窗外沾了晨露的木香花发出柔和的光泽,她盯着木香花看了片刻,转身向外走去:“我出去走走。”

“小姐。”红豆叫了她一声连忙放下手中沾湿的帕子跟了上来。

乔苒转身对她道:“红豆,你别跟着了,玄香来送饭寻不到人又要急了。”有一回就是如此,乔苒与红豆不过是起的早了绕着玄真观走了两圈,结果正赶上玄香来送饭,见院子里空空荡荡的以为遭了贼,险些都要报官了。

“可是……”红豆还欲说两句,便见乔苒目光定定的朝她望来,神色坚定,后面的话便不由自主的吞了回去。

“我就随便走走。”乔苒说着便出了门。

梦里的场景时不时的在眼前闪过,那个女子的面容依旧模糊不清,她的那一声“我好痛”每每记起都能让乔苒心头一震,一股驽钝的疼痛感涌遍全身。

她一定认识那个女子,而且关系还很亲密。那样凄厉可怖的惨叫声若是个不相干的人她一定会害怕,可那时,她非但没有害怕,还想要靠近她。这是一种融入骨髓的亲近,对她的亲近远远战胜了感官望见的可怖。

那么……她是谁?她说她好痛,哪里痛?是受了伤还是患了恶疾?

这具身体环绕着重重迷雾,时不时的总会有一两段久远的记忆冒出来,乔苒深吸了一口气,停下脚步,准备回去,只是抬首望向四周时不由吓了一跳。几个挑着箩筐的瓜果贩子从眼前经过,时不时的用金陵近郊的方言交谈两句,而前方不远处,两扇朱红色的大门紧闭,两个古篆文书写的“金陵”二字刻在墙头。

不知不觉间,她居然已经走到山脚了。

此时城门还未开,等着赶早市的小贩聚集在城门口正有一茬没一茬的闲聊,清晨的气息凉爽中夹带着淡淡的青草味儿,她深吸了一口气,江南水乡特有的气息让她冷静了下来。

正准备转身回去,官道的尽头忽地出现了十几骑人马,神骏踏地,溅起尘烟滚滚,乔苒连忙走到一旁和几个瓜果贩子退到路边,以避开这些人马。

对方来势汹汹,他们这些升斗小民还是避一避的好。

那十几骑人马转瞬便已至众人跟前,一片尘沙中隐隐看到有一骑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待到尘沙散去,这一人一骑也清晰的出现在了眼前。

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上,好些时日不见的张解正看着她,目光中露出些许惊讶之色:“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乔苒也没有想到碰上他,见他这么一问,才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洗的发白的布裙,这不是外出见人的衣裙,而是穿着在院中偶尔捣鼓捣鼓院中花草时穿的衣裙,此刻就是这身洗的发白的布裙,还因她走了一通山路,裙角上沾上了不少泥污,再加上方才的一片尘沙,乔苒便是不用看也能猜到自己此时的狼狈。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而后摸到了一头乱发,哦,对了,她还未来得及梳洗就出门了,所以现在的自己是披头散发灰不溜秋的混迹在一群瓜果贩子中。

也难为他了,居然还认得出自己。乔苒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我就随便走走。”

张解看了眼正在缓缓开启的城门:随便走走就走到山脚下了吗?

乔苒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十几骑人马在城门口停了下来,此时正诧异的朝他们望来,从中她还能辨认出两张熟面孔:徐和修、谢承泽。

也不知道这些天他们做什么去了。

张解盯着她看了片刻,忽地向她伸手:“上来。”

乔苒看向那快到她胸口的高头大马,下一刻,手便被他抓住,而后整个人便腾空而起,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上,一股檀香混合着青草的味道从身后涌来。

这样的接触让乔苒身体一僵。

“你要去哪里?”他拉住缰绳问她,“府衙?”

府衙?乔苒怔了一怔,猛地回过神来,抓住他的胳膊:“对,我要去府衙,我想见一见表哥!”

“走!”

***

唐中元打了个哈欠,推开了府衙的大门,今日又轮到他们这一班人留守府衙了。抬头望天,朝霞遍布,道道阳光破云而出,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天公作美,想来今日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那个……那个唐中元?”一道试探的女声响了起来。

唐中元吓了一跳,虽说还不曾听出这声音是谁的,可身体本能的一紧,也不知道这样的紧张是自何而来的。

一个女子从府衙旁的石狮子后探出头来。

“乔……乔小姐?”唐中元看着女孩子一步踏了出来,整个人出现在了眼前,他一呆,“你去泥里打滚了还是去田间劳作了?怎的这副样子?”

“我要见表哥。”她道。

唐中元皱眉:“乔大公子现在是嫌犯,闲杂人等是不能见的。”

“我是乔大公子现在唯一的家眷。”乔苒说道,“表哥已经被乔大老爷从乔家除名了,我现在是他唯一的家眷,我想探望他。”

这怎么行?他唐中元可是个说一不二的。

回头看了眼板着脸跟在他身后的乔小姐,唐中元暗忖:好像也没说不行。乔大公子虽是嫌犯,但家眷是可以探望的。

“到了。”唐中元停下脚步敲了敲牢门,转头催促乔苒,“乔小姐,长话短说,你可要……”

“我问一句就走。”女孩子隔着牢门喊了一声“表哥”,见到乔墨欣喜的从床榻上爬下来时,便开口了:“有这么一条青色的抹额,中间镶了一块那么大的祖母绿宝石,表哥知道是谁的吗?”她比划了一下那块宝石的大小。

那么大的祖母绿价值不菲,用作抹额,可见那人的身份非富即贵,她走了一早上,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猜测,却还想要人证实一番。

唐中元看着她比划的,惊讶不已:“这么大的祖母绿宝石,便是整个金陵城也未必寻得出一块来吧!”

乔墨一怔,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

“表妹,你怎会知道祖母的东西?”

《天作不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