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玉笛横空》一俭横空 耽美狼 玉笛横空全文章节

玉笛横空

历史连载中

火爆新书《玉笛横空》是草木混秋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苗夫人,梅尧明,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二天一早,牛立新醒来后发现苗夫人坐着睡的,他小心地将自己仅有的一块被角移到了她身上,就这一点动作还是惊醒了苗夫人,她睁眼一看后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9 12:07: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玉笛横空》是草木混秋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苗夫人,梅尧明,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二天一早,牛立新醒来后发现苗夫人坐着睡的,他小心地将自己仅有的一块被角移到了她身上,就这一点动作还是惊醒了苗夫人,她睁眼一看后

《玉笛横空》免费试读

第二天一早,牛立新醒来后发现苗夫人坐着睡的,他小心地将自己仅有的一块被角移到了她身上,就这一点动作还是惊醒了苗夫人,她睁眼一看后,敏感地向后挪了一下。牛立新说:“委曲你了,我们家就这条件,这几天我多出去些时间,搞一些动物的皮毛,让你有肉吃、有衣盖。”

他说后起来就出去了,苗夫人喂了一会小孩后又睡了一觉,她不放心让小孩一个人在家,自己又对环境不熟悉,她不敢出去。梅尧明说:“小孩可以多睡一会,你既然会采药,门前屋后山上草的品种较多,你看看能不能在大雪没有完全盖住的地方找一些可以治我腿伤的。”苗夫人只有下去,她的身子本来就弱,加上雪地,路不熟悉,她几次跌倒,手上有多处擦伤,不过,真的让她找到了一些止疼杀菌的草药。

只要牛立新愿意,抹杀野兽对他来说不是难事,看着一屋子的皮、肉,第一次直面如此血腥,苗夫人几次反胃,但为了生存,她还是请牛立新分解好后,她做起了美食。梅尧明的腿因草药发挥作用真的感觉好多了,可能也有心里作用,一个少妇、一顿美妙的雪中食物,让他们爷俩真想喝上几杯,可家中没有酒。梅尧明说:“立新,你多年也没有打这样多的肉,我真沾了苗夫人的光。”他吃着苗夫人做的肉,看着她忙碌,要是一家人就好了,他在心中默想。

牛立新说:“以前我又不会这样做,你只要求不要浪费,够吃了就好,我看着它们可爱,就不想害它他们性命。今天不同,苗夫人要喂孩子,不能让她自己都吃不好,我只有拿上屠刀了,爹,你不要总这样为难人家苗夫人,她冒雪在你找药,她和我不合适,人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我这个样子,自己都感到不配。”

苗夫人向牛立新看看,那种只有经历过苍桑才有的、与实际年龄不符的脸,她说:“我不是因为你说的这个,我是个有小孩的人,配不上你。以后有合适的我一定帮你张罗,我们这样先把日子过好,把叔叔的病维持好。”她一边说一边将碗洗好,几只碗上的垢己经太厚,她用雪水提前化过了,又煮了一会才洗干净。

这一切当然没有逃过梅尧明的眼睛,他知道再劝可能会适得其反,这种有女人操持家务的场景让他不想再次失去,他装作不看她,帮她逗了一会啥也不懂事的小孩。

平静的生活让牛立新显得比原先年轻的多,他也知道为自己一家人添置一些衣物,加上苗夫人会收拾,整个人看上去比一开始苗夫人才来时精神许多。快过年时,苗夫人和儿子有了自己的小屋,就在牛立新房子不远处,新建的一个木屋,苗夫人缝补、做饭,牛立新打猎换钱买粮。

酒好不怕巷子深,苗夫人并没有出去过多少次,只是偶尔上山采药,走得不远,几乎没有遇到过别的人,可即使这样,还是引来了注意。附近山村的一个吕姓地主听到了消息,他带着几个家丁来到了牛立新的家,梅尧明一个人在家,牛立新出去了,吕财主说:“老牛,我们做了多年的邻居了,你家不会种田,我们也没有什么来往,怎么?听说从外地拐来一个女的,我可是这个地方的员外,治安是县令交给我代管的,你家新来了人,为何不报我知道?”

梅尧明在炕上欠欠身子说:“吕员外,自从我身子不便,一直没办法去拜访,小孩子刚懂事,这不,快过年了,我让他给你准备的几张皮子快干了,正要送给您呢。”说着,他向那几张己经晾干的皮子指了指。

吕财主说:“皮子是小事,我无功也不好收,只是你家新来的人要带到我那去登记一下,本来我是让管家过来的,管家说你身体不便,以前就不好说话,所以我亲自来的。这不是小事,不要有案子在身,要是随便收留到有罪的人,我们可要连坐的。”他说着就想向苗夫人的小屋去,梅尧明急忙说:“吕员外,等牛立新回来,我就让他带人去你家登记,不是有案子的人,是一对孤儿寡母,家就在邻县,可以查到。”

听说要带他家,吕员外就没有进苗夫人的屋,吕员外走后,苗夫人到了梅尧明的房间,梅尧明说:“你要是不能嫁牛立新,还是快离开这里吧,刚才的吕员外一定是听到风声了,他让你到他家登记,你又没有男人,去了后,他可能就不会放你回来了。你不了解这个吕员外,他和每一任的官员都熟悉,附近只要有好的女人,他总要想办法,先逼你家没饭吃,再让你主动交人。玩够了后,他就将人送给官家做老妈子,山村是越来越小,男人不是娶不起老婆,是没有女人可找,都让他祸害了,我要不是腿受了伤,早就为民除害了。”

苗夫人小声问道:“就是嫁了牛立新,不也是一样吗?可以避免?”梅尧明说:“你要是嫁了牛立新,那可就不一样了,你有男人,就有身份,再说,我们家立新他可不敢惹,真要是让他恼了,我相信他不会忍着。”

苗夫人告诉梅尧明,她可以慌称是牛立新的女人,梅尧明不同意,我认为自己儿子是肯定要成家的,只是早晚的问题,要是让苗夫人耽误了,那可不行。梅尧明让她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没有好办法,还是躲起来好。

吕财主到了家里,老管家问道:“怎样?我可是远远地看过,是个好女人吧?为何没有带回来?听说她可不愿意嫁给牛立新那个小子,有一身力气有啥用,不是老爷你,要势有势,要钱有钱。”

吕财主让他安排收拾一处房子,他没有看到人,但看到了那女人住的地方,太小了。等来了之后,如果真有老管家说的那样好看,就留下来,又不是大姑娘,到哪还不是为了一口饭,给她饭吃就是了。

牛立新到家听说以后,他找到苗夫人说:“不要怕他们,我陪你过去,有我在,他们不敢怎样。”梅尧明说:“民不和官斗,你斗不过他们,你送她们去可以,但不能来硬的,可以告诉他们,苗夫人是你内人,先躲开这一次再说。你也不小了,个人的事情可要早一点,我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你要是再出点事,我急也急死了。”

牛立新一直是顺从的,他点了头后帮父亲装了一碗吃的,苗夫人做的菜让他如同天天下馆子。他告诉父亲,今天卖出了几张皮毛,换来一些酒,现在在外面过滤呢。梅尧明听到有酒,一定要喝上几口,牛立新自己没喝,家里的滤酒具不行,太粗,他让他父亲喝了几口。苗夫人看到浑浊的酒后,告诉他们,她可以用多层纱来做虑网,以后就可以喝到清爽的酒了。

饭后,小孩睡下了,牛立新带着苗夫人准备去登记,苗夫人想抱着小孩过去,她担心万一出了意外,她们母子也可以在一起。梅尧明说:“小孩你就不要带了,这样,你可以时间短一些过来,告诉他们小孩要喂。牛立新,我可和你说了,不管发生什么事,至少你要平安回来,你要是有什么,我可就在家等死了。”他看看苗夫人,叹了一口气。

到了吕员外家,刚进客厅,吕员外就进来了,他向苗夫人一看,真的把他看傻了,平静中素眉紧锁、细腰上薄饰皮毛、两支轻盈的玉腿支撑着因走路才出现稍微起伏的前胸、粉脸无暇、在娇美的发髻映衬下胜若桃花。生过儿子的体态不修而娆,只是向那一站,即使不好色的男人也会浮想无限。

吕员外吞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坐下问道:“你就是新到牛家的那对母女?小孩为何没有抱来?”苗夫人说:“是的,老爷,小孩睡了,我还要立即回去,不然他醒来找不到我会大哭的。”

吕员外说:“家有家法,庄有庄规,你带着一个婴儿跑到我们庄子里,我这个员外对上面可是要负责的,不查清楚我不能让你回去,我马上让人将你小孩抱来,你在我这等我查清楚后才能走。牛立新,你要准备一些口粮供她们娘俩,我可不管饭。”

牛立新说:“老爷可能不知道,她己经是我女人了,不是逃难的、没有名份的人。要是不放心,我可以陪老爷的人到她娘家去一趟,省得老爷操心。”吕财主问道:“你们何时结的婚?谁做的媒?我怎么不知道?昨天你爹也没有说,结婚可不是你说的这样简单。你也真说出口,就你,一个野小子,也想吃这样好的肉?小心我将你送官,拐骗良家妇人。老实回去,将小孩让我的人抱来,要是不从,我将你们一起交官府,你病床上的爹看由哪一个管?”他又向柔嫩的苗夫人看一眼,因悲伤、无助,看起来更加楚楚动人。

《玉笛横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