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老王 cj 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GL

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

婚恋连载中

完结小说《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是时光的碗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枉议,朝二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到了傍晚的时候,杨排长带着几个兵抬着一些从山上砍来的木头进了土院墙。 师傅和老汉一帮人正坐在院子里聊着下午的情景,篾匠最先看到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6 18:02: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是时光的碗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枉议,朝二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到了傍晚的时候,杨排长带着几个兵抬着一些从山上砍来的木头进了土院墙。 师傅和老汉一帮人正坐在院子里聊着下午的情景,篾匠最先看到了

《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免费试读

到了傍晚的时候,杨排长带着几个兵抬着一些从山上砍来的木头进了土院墙。

师傅和老汉一帮人正坐在院子里聊着下午的情景,篾匠最先看到了杨排长,赶忙用胳膊捅了捅身边的人,示意大家往院门口看。

大家扭头一看,顿时都愣在那里,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只见杨排长先是给身后的人指了指院墙的角落,示意把木头丢在那里,然后就大咧咧地走到大家跟前,低下头看看这个人,又看看那个人,像开玩笑地说,在开会呢?

大家面面相觑,不明白杨排长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

是在议论下午的事吧?杨排长扭着头,把一张张脸挨着个都看了过来,然后停到了篾匠面前,一张大方脸几乎凑到了篾匠的鼻子跟前。

杨排长边盯着篾匠的眼睛边说,下午我就看到你了,你们这是在议论国军,知道是什么罪吗?

大家齐刷刷地睁大眼睛,露出一副愕然的表情,没想到这说个话也能犯罪呀,一个个紧张得全身都紧绷起来,长工和逃荒的两个更是快从凳子上跌落下来。

蔫班长,你说说这是什么罪?杨排长还是紧盯着篾匠,并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手往身后招了招。

那个叫蔫班长的人见杨排长叫他,很识趣地走上前,先清了清嗓子,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按民国条律地四百二十八条及国军法纪第二百三十四条,凡无故枉议国家大事及污蔑国军者,当即予以抓捕,并判以枪决,立即执行!

听到没?杨排长突然声音变得严肃起来,目光更是凌厉,见身后没有动静,转身把脸挪开,冲着旁边的一个兵踢了一脚,说,他娘的,还站着,拉出去毙了呀。

篾匠像失了魂似的,两条腿一软啪嗒就跪在了地上,嘴巴一张一合的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看看杨排长,又转头看看师傅,带着哭腔喊起来,长……长官,我没,我没……叔……你救我……

师傅和老汉他们都傻了眼,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像挨了雷劈似的傻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

嗨嗨,尿了,尿了嗨。这时,不知是哪个兵喊了起来,手一个劲儿地指着篾匠的裆下。

大家低头往下一看,篾匠的裤裆已经湿了,两条大腿边的裤管一股股水渍在往下渗。

哈哈哈哈,吓尿了。这时,包括杨排长他们都笑了起来。

这是逗你们的。杨排长从旁边拿了一把小木凳坐下来,转身对蔫班长说,老蔫,你们还不快小兄弟扶起来,都是被你吓的。

老蔫一帮人赶紧过来把篾匠扶起来往凳子上送,可篾匠怎么也坐不住,一个劲儿地往地上滑。

这是吓过头了,老蔫说。

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你们几个把他扶到房里躺一会吧。这会儿,杨排长像换了个人似的,若无其事地看看篾匠,又看了看大家。

师傅和老汉见他们真的是开玩笑,这才松下劲儿来,可还是不敢跟杨排长搭话。

咋了?都吓傻了?怎么不说话呀?杨排长看看大家,又看了看二娃,想伸手去摸一下二娃的头,二娃赶紧躲到师傅身后。

哎,你们呀,一点也开不起玩笑。杨排长这会儿把帽子摘了下来,放在腿上,看见老蔫他们从屋里走出来,示意老蔫也坐下来,说,老蔫,你给他们说说看。

老蔫坐下来,笑着看了看大家说,我们以前也是庄稼人哩,不得已才当了兵,跟你们没啥区别。

见大家还是不敢说话,老蔫问,你们是不是看了这身衣裳害怕?

大家点点头。

嗨,就是一身皮。老蔫扯了扯身上的军服,转身问来宝爷爷说,嗳,这位叔,你是做啥的?

来宝爷爷把来宝往怀里揽了揽,怯怯地说,以前是种地的,才逃荒出来。

哦,老蔫应了声,过了一会儿又说,现在逃荒的人是不少。

那个……杨长官。这会儿师傅胆子大了一些,问杨排长,你们这是才打仗回来?

杨排长说,别叫我长官,也别叫我排长,这排长我他娘的早就都当腻了。这破烂仗打了一年又一年,打了今年打明年,我早就打烦了,还不如回家种地呢。

师傅坐在一边不吱声了。

咦,排长,上回不是听你说,小日本就快没奔头了,这仗就快打完了吗?旁边的一个兵插了一嘴。

那是骗你们的,傻小子,小日本快没奔头了这倒是真的,可打完了小日本,不是还有共产党吗,也不知要打到他娘的啥时候,杨排长说。

啊,敢情现在的合作都是假的呀?那上次师长训话的时候,不是说……

你听那些扯淡,杨排长打断了他的话,说,都是骗你们这些兵娃子的,团长亲口跟我说的还能有假?那些都是政治,你们懂个屁。

那个兵便不再说话了。

二娃瞧着杨排长神气的样子,眼睛直勾勾地往他手上看,只见杨排长的手正插在腰间的枪匣子里。

你多大了?杨排长发现二娃正看着他的手。

八岁多,到年底就九岁了。师傅替二娃说。

跟我儿子一样大,哎,我有好几年没见过儿子了,杨排长说话间伸过手来想摸摸二娃的头,可二娃还是害怕,又往师傅身后躲。

你想看看这个吗?杨排长拍了拍枪匣子,朝二娃笑。

二娃从师傅身后露出半个脑袋,点了点头。

给,你摸一下。杨排长把枪掏出来,是个黑漆锃亮的二八大盖,上面的漆都掉了。

这可使不得,杨长官,娃儿胆小。师傅赶忙推脱。

没事,锁着呢,打不着人。

二娃看看师傅,又看看杨排长,一只小手怯怯地伸过来。

摸一下就好了,别多摸。师傅还是有些不放心。

二娃的手指在枪柄上摸了下,又滑到枪管上,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啥感觉?杨排长笑呵呵地问。

凉。二娃有点不害怕了,伸出半个身子回答说。

这娃儿招人喜欢,就是胆子小了点。杨排长把枪放回枪匣子,站起身说,好了,我们该回去了,明天来拿拐杖。

嗳嗳。师傅连忙答应着,站起身要送他们。

别送了,赶紧干活吧,到时交不了货,我们团长那可不好交差。杨排长说完就带着老蔫几个人往院子外走去。

那天呀,我算是真开了眼,才知道原来还有那么小的枪。可篾匠就遭罪了,整整躺了半个月才缓过劲儿来。

然后呢?小刘问。

你是说那些当兵的?这会儿,老王还是照例坐在自家的墙根下,小刘跟他并排坐着,屁股底下垫了两块板砖,认真地听着老王讲述那天的故事。

老王继续说,第二天他们就来了,杨排长带人取了拐杖,团长也来了,又让做多二十个。

给钱了吗?小刘很关心这个问题。

没,就算给了也不敢要啊,那些拐杖都是师傅连夜做的,我想帮忙师傅都不肯,怕做不好惹出祸来。

说着这话,老王微笑的面庞慢慢冷却下来,一丝丝哀伤又爬上苍老的脸颊,半响,老王才说,那天要是团长不来就好了,不来就没那些事了……

小刘忽然预感到,不幸就要来临了。

《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