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书良缘》锦书歌曲 玻璃 锦书良缘冰山攻

锦书良缘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和一合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锦书良缘》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刘清素,刘靖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八章迷雾 这边余氏和刘靖业正在吃饭,怡心苑里里的点心也好了。 “姑娘,你多少吃点吧,大少爷可还指着您呢?您要是不顾好自己的身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2 00:05: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和一合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锦书良缘》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刘清素,刘靖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八章迷雾 这边余氏和刘靖业正在吃饭,怡心苑里里的点心也好了。 “姑娘,你多少吃点吧,大少爷可还指着您呢?您要是不顾好自己的身体

《锦书良缘》免费试读

第八章迷雾

这边余氏和刘靖业正在吃饭,怡心苑里里的点心也好了。

“姑娘,你多少吃点吧,大少爷可还指着您呢?您要是不顾好自己的身体哪来的精力去照顾大少爷呢?”留红在一边望着一口未动的玫瑰酥、翡翠芹香虾饺皇、梅花香饼、如糕着急的劝说道。

刘清素有点无可奈何,留红这丫头前前后后光劝她吃东西都说了十几遍了,可惜自己是真的吃不下,不过留红这丫头说的也对,自己要是再倒下了,哥哥怎么办?

于是刘清素逗弄留红说:“好了,你这丫头都快赶上母亲看守院门的顾婆子了。”

留红睁大双眼盯着刘清素:“姑娘竟会打趣奴婢,奴婢要是成了顾婆子姑娘就吃东西,那姑娘还是当奴婢是顾婆子吧。”

刘清素听到这话想笑又觉得眼睛胀得慌,于是情不自禁的拉着留红的手说:“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做顾婆子的。”刘清素在心里也默默的说,留红我一定会让你有个好归宿的。

留红听到这话疑惑的望着刘清素,刘清素笑着说:“我还是吃点吧,省得一漂亮丫头变成了婆子,那我不得后悔死了。”

留红边收拾边说:“姑娘竟会胡说,什么死不死的,多忌讳的。奴婢变成什么样不要紧,只要姑娘好好的。”

刘清素再一次被留红的说的无语,只是这无语是感动的。

吃了些许糕点,刘清素又进入内间。

望着依然惨白着脸躺在床上的刘元毅,刘清素默默的坐下。

“哥哥,你能听到吗?我是素素啊!哥哥你都不知道我本来还要你帮忙的。哥哥,娘走了,父亲也娶妻了,这个府里与我最最亲的就是哥了,所以哥哥你一定要赶快好起来,等你好了我们守望相助。我们都要幸幸福福的活着,这样娘在天上肯定会很开心。娘生前不快乐,你肯定和我一样希望娘死后开开心心的吧。。。。。。。”

刘清素泪眼婆娑的絮絮叨叨,边的留红也时不时的擦着眼睛。房间里似乎能听到滴滴答答的声音。

羲和院里余氏和刘靖业吃完饭便一块去清风院看望老夫人了。

老夫人黄氏此刻正好起身,刘靖业见了之后忙过去帮扶着。

“娘,郑大夫不是让您多休息吗,您怎的又起来了?”刘靖业担忧的说道。

“是啊,母亲,您多休息会。”余氏也跟着说道。

“我再躺下去骨架就散了。”说着便走起来了。

“对了,老大媳妇,元毅那边现下如何了?”

刘靖业望了望余氏,余氏忙道:“现下二姑娘清素在那边看着,大夫说只要精心照料元毅就会没事的,只是时间可能久点。”

听到余氏如此说,刘靖业当下松了口气,对于余氏避重就轻的回答很满意。大夫说老夫人受不得刺激,有些事便没必要再让老夫人Cao心。

老夫人并未作声。有些事她也是明白的,再担心也无济于事,反而让身边的人受累。

余氏见老夫人没有吭声,心下以为老夫人以为自己对刘元毅不精心正欲开口,老夫人对着刘靖业说道:“靖业怎的这个时候回来?”

刘靖业回道:“今日府衙事物并不多,听到府内传话便告假回来了。”

“要好好当差。”说完一顿:“可有去瞧过元毅”

余氏没等刘靖业回话忙说:“刚和老爷就说过会就去看元毅。”

老夫人点点头,走到桌前坐下说:“好了,我也没什么事,你们就去看看元毅。”

余氏觉得她似乎又说错话了。她也不知道刘靖业刚才是想告诉老夫人他一回来便去了刘元毅的院子,只是恰巧碰见余氏从怡心院出来便没去了。于是余氏和刘靖业都准备说话又都沉默了下来。

老夫人望着不言语的二人说:“快去吧,我也要吃点饭多休息休息。元毅那边有什么需要的知会声。”

余氏和刘靖业回道:“知道了。那我们先下去了,晚些时候再来看望您。”

余氏和刘靖业出了清风院便向怡心苑走去。

而此时刘清素那边,已经看过大夫的罗风正在回话。

“罗风,大夫说哥哥中毒了,你整日跟在哥哥跟前可有什么发现?你又是怎么受伤的?”

罗风听到二姑娘刘清素说大少爷刘元毅中毒了时便直接跪在了地上。

刘清素一直觉得罗风是知道一些情况的,不然也不会同时在这个节点也受伤,可看到罗风被他一问竟然跪到了地上,便觉得很是惊疑。难道这中间其他什么重要的隐情?

刘清素越发惊疑不定,问道:“到底出了何事?”

罗风连连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都是奴才的不是,都怪奴才自作主张,却没有照顾好大少爷。”正当刘清素焦急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何事时,罗风却说:

“二姑娘,大少爷究竟中了什么毒?”

罗风一向老实本分,对哥哥很忠心,于是刘清素又把李大夫说的大概说了一遍。

“大夫说是西南夷族的离毒,无药可解也无需解药,需细心照料一年才可好,而且这一年需要时不时的唤醒哥哥的求生意志,否则即使照料细致也是无济于事。”刘清素缓缓地说道。

而罗风听到这些呆愣愣的呢喃着:“无药可解。。。。。。一年。。。。。。”

刘清素似乎没听到罗风这些便问道:“你先告诉我,哥哥到底怎么出事的?”

“二姑娘,大少爷是如何中毒的,奴才也不知道。若是知道奴才怎么都会阻止的。昨晚大少爷和李二少爷以及周大少爷被国子监监丞王大人留下说是有话要说,之后大少爷、李二少爷、周大少爷又一起为之后几个月的秋闱再讨论讨论学问,然后李二少爷和周大少爷都说大少爷学问好今年秋闱必能高中,说着说着周大少爷便说一起去明月楼尝尝新出的菜品,结果李二少爷便一直说大少爷今年高中来年成亲好事成双,便一直给大少爷敬酒,周大少爷也跟着起哄,后来大少爷就被灌醉了。”

刘清素皱了皱眉头,哥哥不擅长喝酒,一向说话老实的罗风都用到灌这个字眼了,必是闹得很凶的。

“后来呢?”刘清素忍不住问道。

“后来李二少爷和周大少爷便和奴才一块准备回府,走到半道上又碰到了国子监监丞王大人。王大人将几位少爷训斥了一番,说是不好好温习诗书到跑去喝酒,太不像话。王大人走后,李二少爷便和周大少爷商量说大少爷喝的太醉,回府恐遭家中长辈训骂,李二少爷便说京郊南面他姐夫有个庄子,于是便说到那里休息一晚,对府里就说白日游玩耽搁了时间明日便回。奴才看着大少爷也实在是醉得厉害,想着李二少爷说的也有道理,开始奴才考虑没人回府报信,又担心自己报信大少爷无人照顾,李二少爷说他没醉不需要人照顾便让他身边的董卿到咱府上告知一声。”

罗风说的这些留红之前让人打探过了,昨日确实有人来府里禀告说是大少爷京郊游玩耽搁了时间,晚上回不来了。府里便对昨晚刘元毅回府做出反映,谁知今儿就出事了。难道害哥哥的就是李二少爷和周大少爷?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这样做很容易引起怀疑的吗?

刘清素又皱紧了眉头说:“哥哥他和李二少爷周大少爷有无过节?”

罗风想了想说:“没有。几位少爷一向关系好,最近也一直挺好的没什么矛盾。”

“那你是又如何受伤的?”

“奴才是随着进了庄子,睡时似乎看到有人在外面说话,便出去看看,结果回来的路上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摔了一跤结果成这样了。早上醒来见大少爷昏迷不醒,脸色也不对便以为是酒喝多的伤了身体,便将大少爷送回府中想请郑大夫看看。”

刘清素听到罗风的伤与李二少爷和周大少爷无关的时候,编剧的此事越发扑朔迷离了。近日初开始请的也并不是府中常请的郑大夫。此事处处透着奇怪。

正当刘清素思考的时候,刘靖业并余氏一块进来了。

刘靖业看到地上跪着的罗风便问:“怎么回事?”

刘清素说:“见过父亲,女儿想问问哥哥的一些事,结果越问越糊涂,到现在也没弄明白。”

于是罗风又将刚刚告知刘清素的事又一一告诉给刘靖业。刘靖业沉默半晌问道:“哪个哪个李二少爷?”

“可是都察院都事李大人的嫡长子。”刘靖业又接着问道。

罗风回道:“是李大人家的嫡长子。”

刘靖业说:“查一下今日是谁给元毅请的大夫?”

一会儿,路明进来了。

“回老爷,今日是怡心苑的松平命人传话说是大少爷昏迷了让请大夫,奴才便让外院刘管事去请的。”

刘靖业又让刘管事过来。刘管事听到刘靖业问:“今日怎的请的不是郑大夫?”

刘管事回道:“今儿去郑大夫府上,府上说郑大夫被户部侍郎府上请去了,奴才在回来的路上听说宋仁堂的李大夫妙手仁心便将李大夫请过来了。”

首先非常抱歉,今天更新的晚了。今天白天是比较多晚上好闺蜜结婚蜜月归来一起相聚吃饭,虽然只吃了点饭便中途退场还是结果回来的晚了。紧赶慢赶还是过了十二点。特别抱歉!本来晚上还挺高兴又有人评论了,而且还有推荐票了,真的很激动很高兴,结果保证不断根的我虽然是在晚上更了,但从时间细细算起已经是第二天了。很抱歉!祝大家一切安好!感谢大家的支持!若大家还没放弃我的话有推荐票的烦请原谅一回投上宝贵的一票,感激不尽。无论如何,我既然开始了便不会放弃。

《锦书良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