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卿世翎歌摄政王妃太妖娆》一世歌之王妃不回家 健全文 卿世翎歌摄政王妃太妖娆冰山攻

卿世翎歌摄政王妃太妖娆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婳笙米原创小说《卿世翎歌摄政王妃太妖娆》,主角是那对,沙道,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我听力比你好!”幼渔淡淡道,看着屋子后面,“里面可以躲一下,没人!” 音鹿,“……” 百里衡,“……” 里面没人也可以听到吗?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3 00:07: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婳笙米原创小说《卿世翎歌摄政王妃太妖娆》,主角是那对,沙道,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我听力比你好!”幼渔淡淡道,看着屋子后面,“里面可以躲一下,没人!” 音鹿,“……” 百里衡,“……” 里面没人也可以听到吗?

《卿世翎歌摄政王妃太妖娆》免费试读

“我听力比你好!”幼渔淡淡道,看着屋子后面,“里面可以躲一下,没人!”

音鹿,“……”

百里衡,“……”

里面没人也可以听到吗?

“那对老夫妻呢?”他们不是进去了吗?

“走了!”幼渔猫着身子进去,“早就在这群人围住我们之前,就没了!”

百里衡看着幼渔拉着他的手,嘴角微微上扬,很是自然的跟着她进去,音鹿一脸茫然的被萧一拖进去。隐沙善后,见没有箭矢过来,一脚踢开桌子,朝后面进去。

外面的人还没离开,现在他们没有后路,对这里丝毫不熟悉,本只是借宿,这下看来是小命都得搭在这。他们是怎么找到他们的,有的这么隐秘,一般是不会被人发现的,难不曾早就预料到他们会在这里停下来?

“有人知道我们会在这里停下来,早就在这里等着我们了!”幼渔坐下来叹了口气,“怎么走哪里都有人跟着?”

幼渔抬眼看着百里衡,“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他们这么锲而不舍,顶着得罪玉衡的罪名都要来追杀你?”

“姑娘怎么说是来追杀我们的,难道不是你们吗?”

幼渔看了他几眼,“莫不是来追杀我的?”

“怎么不是?”百里衡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你可是背上了人命的!”

隐沙道,“莫不是你们要颠倒黑白吗?若非你摄政王,姑娘怎么会逃出来!”

萧一顿时哑口无言,半晌,也没见他憋出一句话来。

幼渔轻声道,“很简单,因为这群人,明显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他们是见到你之后,才觉得的可以试试。”

“何解?”百里衡倒是想听听原因,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外面的人也不进来。

幼渔道,“我们走了这么久,无人追杀我们,只是我们一停下来,他们就开始行动了,显然他知道我们的路线。料到我们会在这里歇息下来,已经提前解决这里。”

“之后,我们进村,还没靠近我就闻到了一股味道!”

“味道?”音鹿知晓幼渔的嗅觉比他们要厉害得多,可是这冰天雪地的,能闻到什么?莫非是……

“血腥!”

没错,这个村子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一股血腥味,“这个村子,经历过屠村,死的人太多了,所以过去了很久这血腥味都没有散去。”

说到这,音鹿也有些疑惑,“我看见门口的那红围布,有些破!”

“嗯,这里的确在办婚事,只不过应当是好久以前了,今天这个日子,忌嫁娶!”

所以,“屠这个村子的人,专门在等我们了?”

不过,幼渔觉得,她应当是高估了这群人的智商,“他们应该没那么聪明,连我们到了哪里都知道,应当是我们离开的消息一出生,第一时间就被人传到外面,然后那些一直没有机会下手的人,终于开始行动了,他猜测我们会经过的所有地方,设下关卡,就等我们自投罗网!”

萧一倒吸一口凉气,不自然的看着百里衡,而他也很无奈的看着幼渔,十分头疼捏了捏额头,“这么回事吗?听起来……有点麻烦!”

“不麻烦!”幼渔款款而笑,“你只需要告诉我们,你身上带些什么东西,让他们这么着迷,冒着得罪玉衡,也要来追杀你!”

萧一眼神有些不自然,百里衡倒是毫不在意,“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得了祖师婆婆藏宝图的残卷罢了。”

“残卷!”幼渔还没说话,音鹿反应倒是特别大,“哪里来的?”

“残卷?”幼渔疑惑道,“你怎么会有这个,哪里来的?”忽然有些紧张,“莫不是……”

“真的!”百里衡道。从怀中拿出一卷书皮纸样的物什,“无意间得到的,听闻这是祖师婆婆留下的宝藏。上面只有部分路线!”

幼渔接过来,“你……是为了这个才出来的?”所以,不是刻意为了我才出逃的。

“幼渔……”百里衡想说什么,幼渔伸手挡住,扭过头去,“别说了,有了部分残卷,所以你们才会出来找,对吗?”

“幼渔姑娘,其实我们……”萧一想解释什么,还没说出口,音鹿就一脚踢上去,“说什么说,带着这种东西也敢带着我们?你们这是嫌姑娘的麻烦不够多吗?”

百里衡道,“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宝藏应该不止一星半点,我们可以一人一半!”

幼渔意会不明的看着他,“一人一半?”

“哦,你不喜欢一人一半,那你把我收下吧,这样所有都是你的,也不用分开了!你说呢?”说着还用一种含情脉脉的眼神望着幼渔,差点没把她的鸡皮疙瘩给望出来。

“你够了!”

隐沙插进来一句,“那我们怎么离开呢?”

冷不丁防的来了句,拉回了一帮人的心思,幼渔这才想起来,他们应该想想怎么应付眼前的危机。

示意他们不要说话,细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动静越发小了,“他们走远了,但是还没离开,应当是在等我们出去!”

百里衡道,“能听见他们往哪里去了吗?”

幼渔收回听声,“不知,但是那对夫妇……”

百里衡一看幼渔的眼神就明白,“我们去聊聊吧,兴许还有点用!”

音鹿见他们离开,疑惑道,“这么久了,那对夫妇还没走吗?”

新郎将女子扶到太师椅上睡着,正要扭头去拿水,却听见有脚步声靠近,手上也不马虎,拔剑而出,萧一上前一挡,“我劝你放下剑,就凭你的武功,在这里,你谁也打不过!”幼渔看着相交的剑,伸手一指,二人便同时放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

男子退回去,护着身后的人,警惕性十足,性子也冷淡,幼渔坐下来,“你们不是这村子里的人吧!”

音鹿道,“何以见得?”

“可能是个过路人,不小心被截下来,被迫演了一场戏。”

男子时不时注意着身后之人,“姑娘猜的不错,我们的确是路过。三天前就被他们关起来,说是要办一件事,办成了就放我们离开。所以……”

婚礼不是他们的,演戏才是!

《卿世翎歌摄政王妃太妖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