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哑妃江山行》哑妃江山行下载 by金陵1号 哑妃江山行诱受

哑妃江山行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哑妃江山行》由金陵1号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福,欧阳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京都城热闹归归热,临江却没有什么兴致闲逛,除了有新鲜玩意面世能稍稍驻足,还是偏爱那淡雅幽静之地,瞅着天色晴好,便想着去踏春。 南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8 18:03: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哑妃江山行》由金陵1号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福,欧阳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京都城热闹归归热,临江却没有什么兴致闲逛,除了有新鲜玩意面世能稍稍驻足,还是偏爱那淡雅幽静之地,瞅着天色晴好,便想着去踏春。 南

《哑妃江山行》免费试读

京都城热闹归归热,临江却没有什么兴致闲逛,除了有新鲜玩意面世能稍稍驻足,还是偏爱那淡雅幽静之地,瞅着天色晴好,便想着去踏春。

南湖山清水秀,风光旖旎,少有人烟,他倒是挺喜欢去那儿随波竹流,肆意地享受着那悠然南山之美,这会子心血来潮转身就朝一旁的龙马车行奔去。

“王爷,咱这方向好像搞错了,再说了去北冥苑不需要车马。”阿福跟在身后,不知道主子要做什么,可眼瞅着这方向偏得没谱,去北冥苑压根不需要车呀,快步上前截住殿下的前路,怔怔地说道。

“谁说爷我要去北冥苑了?”临江被阿福挡住前路,着实不服气,挥动着手中的扇子在他的头上拍了几下。

阿福满脸懵圈,呆呆地看着攸王,抬手摸着那隐隐作痛的额头,迷糊地回话:“难道我记错了,昨晚爷明明说从宫里回来要去趟北冥苑的,好像还提到了那位王公子。”

见着阿福如此,攸王临江倒也有些无奈,这武功高强之人脑子就不太会转弯,逗得他有些不知所措,“说过又如何,爷今日心情好岂能辜负这大好河山,还不快去弄两匹马来。咱们先去南湖,再去北冥苑,晚上就去芙蓉院。”

“阿福明白,这就去办。”话说明了,阿福没敢耽搁,跟着临江一道进了龙马车行。

龙马车行是大虞境内赫赫有名的车马中转点,京都城内就有好几家分号,专门负责马车、马匹的雇佣流转生意,其东家是北境的欧阳家。

欧阳家世代居于北境,以商贸往来营生起家,其先祖欧阳卓多年前创立了龙马车行,专做货物中转、雇用营生。百年基业辗转到欧阳天手中,他凭借着自己天生的经商头闹,整齐划一,全境布局,将龙马车行的分号开到了京都,彻底打响了名号。

“二位爷,雇车吗?”车行里面的伙计,见着门口进来两位客人,笑脸迎上,招呼着。

“先看看。”

“掌柜,你们这里的车怎么雇?马又怎么雇?人也雇吗?”闻话,临江徐步行至柜台,看着掌柜模样的男人走了前去。

“这位爷,龙马车行老规矩,不买卖,车可雇,人可雇,马可雇,只要给得起钱。”那掌柜倒也是老手,魁梧的身体往那一站就很有分量,瞧身手跟那说话的底气,咋看都像是练家子。上下打量着临江跟阿福,眼睛露出一丝迂回之光,微微一笑,指着墙上的木牌,颇有力量的回话。

“钱给得起,车行就不怕东西不送回来吗?”临江继续追问着。

“龙马车行行走在大虞境内,每一辆车每一匹马都有车行的专属标志,无论是哪位客官想要把车行的东西私吞或买卖,一般都很难出手,这个自然依我们内行的规矩处理。”

掌柜见这两人似乎是来找茬的,人越发来劲,说归说眼神倒是变得犀利多了,“行走江湖讲究的信誉,哪里的损失就要哪里补,我们要收等价的银两才会把东西雇出去,等东西还回来的时候会退回多余的钱两。”

“不愧是大虞顶顶有名的车行,掌柜的,来两匹快马。”临江不过随口一问,图个新鲜,心里头还念着事,便没有再拖延。

掌柜转手从一旁柜子拿出一面锦缎,指着上面的内容,示意:“这位客官,不知你要选什么要的马,这是龙马车行的马匹种类牌,不同种类不同价。”

“吆,龙马车行的门道还真多,就来两匹最好的纯种马,两锭金子押着,天黑之前肯定归还。”临江扫了一眼,没有细看,示意阿福拿银两。

“这位客官爽快。”掌柜拿了一支笔,在单据上写写画画,转眼就有图幅,让签了字才放行。

“马呢?”阿福交了银两,见着那图幅上的画像,心中颇为不悦,稍微有些愠怒地质问着。

掌柜倒是丝毫不在意,手指着门口的方向,笑道:“客官不用担心,马匹已在门口给二位备好了,出门右手边就看到了。小心上路,平安归来!”

出了龙马车行的门,临江跟阿福看到有人牵着马候着,那马身马鞍都有龙马车行的标记,毛色跟身形妥妥的纯种汗血宝马,两人心中唏嘘不已。

“公子,请!”

“阿福,别磨蹭,上马。”

临江心中一喜,腾空一跃坐在马背上,身子前倾速速地奔着南湖的方向去了。

一路欢腾,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这两匹马果然是极品,临江跟阿福很快就到了南湖。一旁有草地,倒没有勒马,任由马儿悠然的逐食物。

“爷,这龙马车行果然名不虚传,还倒是有些真本事的。”阿福颇为感叹,刚下马就拉着主子一阵闲说。

临江亦为感慨,望着那一湖翡色的碧水,长叹一声,若有所思地说道:

“龙马车行自是不简单,不光是马匹好,就连那车行的每一个伙计都是把好手,这么多年能在大虞境内迅速发展要是没点能耐赶出来混。刚才的那个掌柜,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人,瞧瞧那手上的画工着实了然,身后的欧阳家不容小觑,就连父皇都要忌惮三分。先前我们的太子殿下派人去北境拜访,只是欧阳家从不踏足官场,给回拒了。”

“爷,既然欧阳家如此有实力,我们要不要派人前去试着与其接触。”

“暂时不用,有缘自会相识。上月谷粒来信说,近日欧阳家的少主欧阳宇会来京都,如果有条件我们可以试试这次机会。你派人注意些欧阳宇的消息,到时候我们见机行事。”临江满目淡然,看着阿福,怔怔地说道。

“阿福明白。”

“罢了,出来是散心的,这些事都先放一边。”

“是,爷,这边请。”

南湖人烟稀少,平日里头倒没有太多船,只有一个上了年岁划船的老者,他的脾气有些古怪,只渡自己的有缘人。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口中的有缘人是什么尺度,倒是攸王临江回回来老者都默声相渡。

靠近渡口,远见那位老者头戴斗笠,佝偻的身子倚靠着栏杆,闭着眼睛在静静地垂钓。生怕惊扰,临江上前躬身小声说着话:“老前辈,近来安好。”

“老朽一切如常,劳公子挂牵,有阵子不见,看来公子这灾祸是过去了。”那老者没有睁眼,继续吊着自己的鱼,稍稍沉默倒是开口说话了。

“借老前辈吉言,今日天气晴好,垂钓沐浴倒真是桩美事,不知老前辈今日渡船吗?”临江恭敬地拱手,问话。

“今日无筏用何渡船,公子要戏湖还须稍稍等候,人来了,船就来了。”老者依然没有动弹,淡淡地说话。

临江不知道老者所言为何,但冥冥之中能感觉得出眼前的这位老者不是个简单的人,倒没再多言,静静地站在一旁,眼睛扫视着周围的一切,除了几声鸟叫倒还真看不出有什么玄机。

“爷,要这么等吗?”阿福胸中有些不明白,没忍住凑到主子耳边悄悄地说话。

“安静候着,相信老前辈,提高警惕。”临江使了个眼色,小声嘀咕。

阿福得了临江的吩咐,眼睛瞪得跟铜铃,全神贯注地守望者周围的一切,仿佛如临大敌般紧张,握起的拳头有些发白,额头的汗珠密密麻麻地排布着,凝神屏息,生怕惊动了潜在的敌人。

“啊……救命呀……救命呀……”

忽然,一声尖锐的呼救声打破了原有的沉闷,目之所及之处有一个身影在南湖之中忽上忽下地扑腾,周遭翻起了层层白色的水花,一个狭长的竹筏在她的前方缓缓地晃动着,一个身形娇弱的女人伏在竹筏上伸着长长的胳膊拼命爬向落水之人。

“不好,有人落水了。”

临江见状,丝毫没有犹豫,一个箭步腾空而起,轻点着湖面匆匆地朝着落水之人飞去。嗖得一声,他一个长臂将落水之人拉出了水面,怀抱而行,飞向竹筏。

“姑娘,你没事吧。”临江这才看清落水之人是位年轻的姑娘,从身上的服侍来看多半是北方之人,见着人是清醒,退后一步关切地问道。

“无碍,多谢公子救命之恩。”那姑娘虽说刚刚落水受了些惊吓,人倒是没有半分落魄之相,浓眉大眼趁着白皙的面颊倒有几分姿色,性格确着实豪爽,言语爽快,拱手行礼。

“不必挂怀,听姑娘口音应是北境人士,既不谙熟水性,往后还是小心些才好。坐稳了,我送二位姑娘上岸。”临江丝毫不在意,摇着木筏慢慢地向渡口靠近。

“敢问公子高姓大名,日后小女子好生谢恩。”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有缘自会再见。”临江矗立在竹筏之上,娴熟地摇着竹筏,静默地回话。

其实,他这会并不在意船上之人,倒是有些迟疑,渡船的老者为何会如此精准,刚才说着人来了船就来了,心中充满了疑问。

转眼就到了渡口,见着自己自家主子回来了,阿福着急嘛慌地跑了过去,“公子,你没事吧。”

“没事,阿福,老前辈人呢?”攸王临江一上岸,就寻思着问想要问些什么,看着空荡荡的渡口,诧异地问着。

“老先生离开了,怎么了,公子?”

“无事。”临江挥手,“我们还是赶快回城吧。”

突然,身旁的落水姑娘前来喊着话,她整个人看起来活力满满的,完全不像是娇滴滴的小姐,“公子,你们要去京都城吗?一道顺路,不知道可不可以搭个便车。”·

“车没有,不知姑娘会骑马吗?”

“马,自然会骑。”那姑娘问话,心里面乐呵呵地,跟身旁的侍女不知在嘀咕什么。

“那便送你们一匹。”临江点头说道,“阿福,去把马牵来,让二位姑娘同乘一匹。”

《哑妃江山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