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温凉如许》温凉傅御风 㚻 温凉如许小说大结局

温凉如许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温凉如许》是文心z.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父,勃朗特,书中主要讲述了: H国,帝都,千悦湾。 书房内,书墙林立。 桌面光滑蹭亮如镜,桌面上的文件摆放得纹丝不乱,都放置在桌子的最左侧。 温父坐在坐椅上,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0 18:03: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温凉如许》是文心z.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父,勃朗特,书中主要讲述了: H国,帝都,千悦湾。 书房内,书墙林立。 桌面光滑蹭亮如镜,桌面上的文件摆放得纹丝不乱,都放置在桌子的最左侧。 温父坐在坐椅上,

《温凉如许》免费试读

H国,帝都,千悦湾。

书房内,书墙林立。

桌面光滑蹭亮如镜,桌面上的文件摆放得纹丝不乱,都放置在桌子的最左侧。

温父坐在坐椅上,胳膊支撑在桌子上,双手交叉在一起,缓缓道。

“锐意集团的董事长现在成了曾诺。而且根据暗影传来的消息曾家似乎又多了5%的国家军械设备的生产权。”

温凉站在书房的窗前,凝视着窗外的花圃,良久后才出声道。

“曾诺才能有限,不足为惧。”

“以往曾家在帝都属于中立,现在恐怕是不好说了。”司父回应道。

他又继续道:“司家开始暗中对四大家族下手了。”

“不管局势怎么变化,温家岂能随意让人拿捏?想动它,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温凉冷笑一下,讽刺地开口道。

温父起身走到温凉身边,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好小子,好气魄,不愧是我的儿子,那别的乱七八糟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就完全放手了。”

“但是你现在年纪不小了,什么时候能找个心仪的人回来,你都已经二十七了。

你是不有是什么隐疾吗?趁早说,才好趁早治。”

说到这,温父强硬地把温凉转过来,面朝向他。

“你妈最近老是问我,还说要来看看你,您能不能带个姑娘回来让她少操点心。”

温凉转过身来后,正视着温父的双眼良久,直到盯得温父心中有些发毛,才缓缓说道。

“管好自己的女人,其余我的事,别多管。

情感累人,我不想和你一样总有人束缚自己。”

温凉说这话时内心坚定。

此时的他也许没有预料到自己未来会被疯狂打脸,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那种。

“好,我不说你,你自行解释,不要牵连无辜,我尝试和你沟通过。”温父无奈地说道。

“没事的话,可以离开了。”温凉开口道,话语间的赶人之意非常明显。

温父看着儿子清心寡欲的状态分外忧愁,摇了摇头。

最终无奈地出声道:“哎,儿大不由老子,我走了。”

温凉静静地看着温父离开,听到隐约地叹息声,面无表情,似乎陷入深思。

他在想事情的时,眼神会变得愈发深邃,犹如万丈深渊,里面承载着变数和心机谋算。

外人皆道:温凉优雅如仙,令人迷醉。

若着一身白色西装,如魔;若着一身黑色西装,如仙。

室中万籁俱寂,窗外的月光倾洒在他身上,衬得整个人芝兰玉树,绝尘脱俗。

人影相照,凭添了几分孤寂。

[同天早晨,议会大厅。

国会讨论的主题——勃朗特的《夜觅》应无偿,或是有偿遣送归国。

因为历史缘故,这幅画一直悬挂在H国的博物馆,供人瞻仰。

可勃朗特的《夜觅》先前是R国的珍贵国画。

随着R国的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为了国际友好交往,有人提议将这幅画遣送归国。

可问题的关键是——有偿,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如果无偿,勃朗特的《夜觅》作为一代名画,价值已经不可估量,是勃朗特仅存的几幅名画中的巅峰之作。

即使他们H国财力雄厚,也不能拿这种臻品做人情啊!

温凉十指紧扣,胳膊肘搭在红色的梨木桌上。

嘴角适时地扬起一抹微小的弧度,听着议会人员唇枪舌战,争论不休。

司渊抬了抬手,在空气中往下压了压,看向温凉,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温左卿,你怎么看?”

顿了半晌,温凉缓缓开口道:“勃朗特的《夜觅》固然珍贵,可名画易得,盟友难遇。”

司渊点了点头。

这边温凉话落,司平立即开口道:“《夜觅》的珍贵之处恐怕温左卿不太清楚,它是十七世纪与其它两幅画并称三大巨作的伟大作品之一。”

“多年来,国家为了能将作品长期保存下去,项目耗资高达350万欧元,预计将持续数年。如今舍手送人,经济损失恐怕难以预计。”

司平眼神锋利,如果能化作实质的刀片,恐怕温凉已经体无完肤了。

“嗯!”温凉不咸不淡地回应了一个字。

内阁成员看着上座的两位开启了日常争论模式。

他们随着说话方的转变,不断转着头。

神仙打架,任谁也不能随意乱入。

“R国经济实力近年来稳居前五,而且GDP有上升趋势。如果司右卿你关注国际政治的话,应该会发现,这个国家的潜力将不止于此。”

温凉的思维极具跳跃性,稍有不慎,对方的观点就能被他以奇特的角度驳回。

他既没有直接表明应该有偿还是无偿,也没有像司平一样毫不客气地否定对立的观点。

可事实却是,他在用宏观数据把控微观结果,让事情最终偏向那个他所希望的方向。

司平握着钢笔的手紧了紧,不紧不慢地开口道。

“温右卿需要明白,国与国之间,没有绝对的友谊,只有相对的利益,很多事情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

“R国发展起来,不一定是你想看到的。”

温凉眉眼如画,静静地等司平把话说完。

他右手大拇指指腹从左手上轻轻抚过,缓缓开口道,语气不矜不躁。

“难道,让R国偏向别国是你想看到的?”

司平看着对面的温凉,拍了拍桌子,语气明显有些气愤。

“你——”

司渊轻咳了一声。

他从司平面上掠过,又看了看温凉,目光微微停滞,又收回了自己视线。

思维敏捷,才华横溢,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只是可惜生错了家族。

司渊开口道:“司平遣送勃朗特《夜觅》归国。”

“有偿?”司平急急问道。

“无偿,这件事情不必再讨论了。”司渊回应道。]

《温凉如许》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