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新霁绣罗襦》新贴绣罗襦 免费试读 新霁绣罗襦全文无弹窗阅读

新霁绣罗襦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文氏,夏轲的小说《新霁绣罗襦》此文是穷小花儿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数十里的红妆,马车从街头直排到街尾,路旁但凡是目光之所及,皆是挂着红绸,道路两旁人头涌动,络绎不绝,皆是想看一下这场婚事的盛大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5 06:04: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文氏,夏轲的小说《新霁绣罗襦》此文是穷小花儿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数十里的红妆,马车从街头直排到街尾,路旁但凡是目光之所及,皆是挂着红绸,道路两旁人头涌动,络绎不绝,皆是想看一下这场婚事的盛大场

《新霁绣罗襦》免费试读

数十里的红妆,马车从街头直排到街尾,路旁但凡是目光之所及,皆是挂着红绸,道路两旁人头涌动,络绎不绝,皆是想看一下这场婚事的盛大场面,尚书之子取媳,三品大员嫁女儿,本就是一件极喜庆的事情。

为着今日的婚事,夏轲与文氏提前便将府内外安排的井然有序,天还没亮,夏之遥就被采苓给叫了起来,说是送亲的时辰早,要提前去等着,眼睛都还未完全睁开,就跑去了棠梨院夏之韵的闺房外边候着。

“四妹妹竟来的比我还早,看来是也想沾沾大姐姐的福气了。”

夏之遥刚一进正厅就看见夏之钰站在房门前候着,这个孩子,倒是任何时候都比旁人勤快些,说起来也是足够谨慎。

“三姐姐安,我不曾见过出嫁,心里好奇得紧,所以一早儿便来这候着了,就等着大姐姐收拾好了,看看婚事的流程呢,听说一会儿会有全福夫人来给大姐姐梳头上妆。”

“似乎是这样的,大姐姐还没起?今儿可是她的好日子,怎的这会儿还没出来呢?”

“起了,母亲进去了,说是有事要交代,要在里面说几句体己话,我也不方便在里边听着,只能在这候着,刚等一会儿,可不你就来了,你可带了添妆礼,大姐姐平日里最好些面子了,一会儿若是各家小姐来了,咱们拿出来的添妆礼不够贵重,怕是大姐姐要不高兴呢。”

“没事的,反正都是添妆礼,为了就是个心意,大姐姐的嫁妆丰厚的很,不在乎咱们这些小来小去的东西,一会儿咱们进去就给了,不在外人面前给就是了,诶,对了,二姐姐……怎么还没来?”

夏之钰愣了一下,想起来这几日夏之遥都不出门,也就明白了,于是小声说道。

“三姐姐这几日皆在闺中练规矩,怕是还不知道,二姐姐病了,据说是白日里不思饮食,夜里总是梦魇,我去瞧过,气色极不好呢。”

“呦,这么大的事,怎么府里都没有人说呢,按说也该有人告诉一声,咱们也该去看看的。”

“这不是偏赶上了大姐姐的婚事嘛,怕吴尚书家觉得不吉利,所以就没声张。”

两人这边聊着,外面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来拜贺的人不多,两家结亲,娶亲的热热闹闹,嫁女的反倒是感觉落寞,丫鬟轻敲了敲门,半晌后文氏便出来了。

“母亲安,外面的已是来了几位大姐姐的闺中密友,全福夫人也来了,母亲迎接下吧。”

“你们俩倒是有心,来的也早,比那熙和院的丫头强多了,快进去与你们大姐姐说说话吧,过了今日就是别家媳了,便不能自在的说体己话了。”

“是。”

文氏的眼睛明显有些发肿,虽是喜事,可说到底也还是舍不得自己唯一视若珍宝的女儿嫁去别家,一想到日后一年中仅仅能见到几次,也会觉得难过吧,夏之遥也是叹了口气,尽管对文氏不很喜欢,可终究她也只是个母亲。

“大姐姐今儿气色真好,想来是好日子里容光焕发的缘故。”

“你们俩来了,我这提前几日就开始用珍珠神颜粉,果真效果极好,你们说,我今儿个是不是特别好看。”

夏之遥回过头将采苓手里捧着的盒子拿了过来,递到了夏之韵面前。

“可不是最好看的,我们两个妹妹能送大姐姐出嫁自然是荣幸,这不,准备了一点心意给大姐姐添妆,知道大姐姐不在乎我们这点子,只盼着哄大姐姐高兴,别忘了咱们的姐妹情分才好,日后一定到多回府来看看我们呀。”

夏之韵高兴的接了过去,接下来夏之钰也是送上了添妆礼并且说了一大堆的吉祥话,许是今日大婚,心情极好,夏之韵并不在意盒子里的礼到底是轻是重,甚至未曾打开,只是高兴的接下命人收好。

三人闲话了几句,便有夏之韵平日里交好的几位小姐来添妆,一时间,这屋子里倒是热闹的很。

“姑爷上门接亲了,全福夫人快些吧!”

眼瞧着到了时辰,丫鬟接进来全福夫人,紧接着便是一系列的礼节,梳头、刮脸、戴冠,这一系列看的是目瞪口呆,真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流程,出阁前的礼数全然结束后,便盖上了红盖头,一行人簇拥着去了正厅。

老夫人、夏轲与文氏早已经坐在了上首,夏轲也还好,表情淡淡的,倒是文氏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另几位姨娘站在旁边,有的安慰,有的看热闹。吴晨则是挂着大红绸缎扎成的花,器宇轩昂的站在正中央,只等着新娘出来拜别父母。

吉时一到,立刻便开始了拜别,夫妇双方跪在垫子上,对着上首的老夫人、夏轲与文氏磕头拜别,夏轲与文氏皆嘱咐了几句,而后,便由夏子桦背着上了花轿。

吹吹打打的声音开始了,夏之韵也就算是彻底的出了阁,此后只是吴家妻,不再是夏府的女儿了,作为妹妹,夏之遥自然是跟着送出了门,看着花轿走远,后面跟着的十六担嫁妆皆是跟随远去之后,这婚事对于夏府来说,便算是结束了。

“三姐姐,母亲今儿哭得伤心得很,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母亲如此失态呢。”

“哎,既为人母,哪里舍得,若今儿出嫁的是你,薛姨娘也会如此的,不过也好,这婚事办的也算是热闹,吴家也是给足了脸面的。”

“什么给足了脸面呀,这全都是母亲自己张罗的,姐姐不知道,当日吴家说是庶子娶亲,不愿大肆铺张,连下的聘礼也只有八担,是母亲怕委屈了大姐姐,硬是准备了十六担的嫁妆,又提前安排的如此盛大,若依着吴家,怕就是简单操办了。”

“这倒是少见,旁人家娶亲,为了显示诚意,下聘可都是极丰厚的,只八担可是说不过去的,不过那吴尚书是吏部尚书,多少人盯着,怕惹人耳目也有可能,只我瞧着,那吴晨的相貌也算不得正派,你看在正厅的时候,那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四处看,像是没见过世面似的。”

“可不是,据说得了引荐,却一直也没有得个官职,跟咱们大哥倒是能玩到一块去,罢了,咱们快回去吧,里边那还等着呢。”

夏之遥与夏之钰两人回了内院,与夏轲跟老夫人回了话,又安抚了文氏几句,随后便各自散去了。

《新霁绣罗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