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星际之最高指令》星际战甲bug指令 小说目录 星际之最高指令穿越文

星际之最高指令

科幻空间连载中

沙发上的掌柜新书《星际之最高指令》由沙发上的掌柜所编写的科幻空间风格的小说,主角秦观,卞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安折景也知道没有秦观的应允她见不到唐辰,随即她脚步一转,走向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宽大休闲的家居服将她衬托得更加纤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6 12:04: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沙发上的掌柜新书《星际之最高指令》由沙发上的掌柜所编写的科幻空间风格的小说,主角秦观,卞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安折景也知道没有秦观的应允她见不到唐辰,随即她脚步一转,走向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宽大休闲的家居服将她衬托得更加纤细,

《星际之最高指令》免费试读

安折景也知道没有秦观的应允她见不到唐辰,随即她脚步一转,走向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宽大休闲的家居服将她衬托得更加纤细,完全看不出杀人取命时的狠决模样。

她到大厅的时候,安阳将她转了好几圈再三确定她没事之后,悬起的心脏才算落地。

“姐,下次你想做什么也要和我们说一声,我们都快急疯了。”安阳看着慵懒地窝在沙发里的自家姐姐,颇感无奈。

安折景心想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在秦观的眼神下到嘴边的话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是啊,幸好安小姐平安归来。”一旁的罗尽也松了口气。

原本觉得没什么,但看着他们担心安折景觉得愧疚起来,“让你们担心了,我很抱歉。”

她躲避秦观的视线,一转脸就见卞林一脸快哭出来的歉意,立马转移话题道:“对了,我很早就想说一个问题,你们能别总用‘您’来称呼我吗?我真的很不自在。”

她生硬地转移话题让其余人都愣了一下,陈钧反应过来,“安小姐,您值得我们尊敬。”

“那按你这样说,我每次见到你们家秦少将还不得跪下。就这样决定了,以后别让我听见您这个字,顺便给唐辰说一声,话说他人呢?”

陈钧低头不语,安小姐是知道唐辰在惩罚室的。

罗尽和安阳也面露难色,而秦观一直冷冷地看着她。

安折景被秦观看得心虚,她明白这种拙劣的借口在对方面前无所遁形。

她叹息一声道:“放他出来吧,原本就跟他没关系。”

“他失了职。”秦观的语调极为冰冷。

安折景知道他们有他们的规矩,可她也有她的原则。

她侧过脸直视秦观,“秦观,我是自己走的,唐辰是你的人,你想怎么做都可以,但不应该是为了这件事而处罚他,如果真的要追究,那在处罚室的人应该是我。”

罗尽和陈钧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良久,秦观眼神一扫,罗尽立刻明白意思,转身去了惩罚室。

很快就将脸色苍白、完全脱力的唐辰带了出来。

“您……您回来了?您没事太好了。”唐辰努力稳住身形,费力地说道。

安折景一看就知道他被罚得不轻。

“把尊称去掉,以后都别让我听见。”她轻柔地说道,“还有,是我刻意离开的,不是你的失职。”

“交流会上那些人是封远游的人,他们想要抓我,应该是从什么地方知道我在为你们家少将治疗的消息,交流会上也不过是为了试探从而进一步确认我的身份而已。虽然也没有实质性的作用,但他们的确因此锁定了我。”

“只是没想到会将无辜的人卷了进来。”安折景看了一下卞林,继续说道:“不过在带回卞林的时候,我杀了他们,还通过影像传输对封远游进行了挑衅。”

原本没打算说的安折景还是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们,说完她喝了一口水坦然地望着他们,“还有什么要问的?”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良久之后,完全没理解的卞林只明白了最后那句话,他不可置信地问道:“他们是因为你才要抓我,那抓我的人……...你……你一个人全杀了?”

安小姐是精神舒缓师没错吧?

星际所有的精神舒缓师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没做吧?

何况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能量枪,而且还身手不凡。

“嗯,都杀了。”安折景极为平淡。

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还不错一样简单。

所有人纷纷看着她,安折景不由得往后一缩,“你们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外界传言安小姐一无是处,还被退婚三次…………..”

罗尽才说到一半,就看见安折景捏着手中泛光的银针冷笑:“你们少将的腿还要不要了?”

“别别别,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说流言蜚语不可尽信,那些传谣言的人一看就是瞎了眼。”

安折景收起银针不屑道:“吃饱了撑的闲话而已,倒是让我安静了几年。”

如果没有那些流言蜚语,她很难将自己是精神舒缓师的身份掩藏这么久,不管是研究所的关注,或者是虫族陆续抓走或暗杀的危机,都难以让她毫无顾忌地生活这么多年。

“最近一段时间你不要出门,真有什么事就让唐辰跟着,研究所和星际委员会那边我们会处理。”

对秦观的话,所有人从来都是听从指令,这次安折景也乖乖地点了点头。

“至于你带回来的人,你自己安排吧。”说完秦观的轮椅滑动准备离开。

突然安折景的智脑传来声响,秦观下意识停止了轮椅滑动。

安折景看着智脑上的信息,脱口而出道:“完了完了!这次陆云生肯定又要敲诈我了。”

秦观一声冷哼,再次滑动轮椅,头也不回道:“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陆云生!”

他话里嘲讽的意味太过明显,安折景转头身边的陈钧,“你家少将是什么意思?”

陈钧低头,笑而不语。

“就字面意思。”

嘿,我这暴脾气。

安折景将手中的水杯重重放下,冲着秦观的背影提高声音道:“我都是为了谁我,陆云生要是把你药植给弄没了,找谁培育去。”

“那就让我废着!”

说完秦观的孤傲的背影消失在众人视线力,罗尽连忙跟了上去。

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安折景被秦观的话堵得头冒青烟。

“安小姐多担待,少将说的是气话,他就是太担心你。”一旁的唐辰说道。

担心?她可一点都看不出来,气人倒是真的。

她是来给他做精神舒缓的,又不是来心里探查的,一天天的,谁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还有伤,先去休息吧。”

安折景边叮嘱唐辰好好养伤,随后给萧老发了消息。

她给秦观治疗的事,交流会上闹这么一出,瞒肯定是瞒不住了,她想了想还是让老师给陆云生解释一下。

原本时间就紧急,现在封远游参合进来,所有的治疗都迫在眉睫。

发完消息后,安折景看向一直安静的卞林。

“很抱歉连累你,还有谢谢你帮我挡下攻击。”

“你也冒死救了我,还用少将的治疗舱治好了我所有的伤,所以我们也算是扯平了。”这些卞林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是废弃星域逃亡生存下来的人,像他们这种永远都会生活在尘埃中的人,能在有生之年亲眼见到曾经将他们救出战火中的战神,已经无憾了。

“现在你平安回来,我也该回去了。”卞林起身告辞。

“你家里可还有什么人?”安折景突然问道。

“啊?”卞林愣了一秒,明白安折景话里的意思后,情绪低落下来,“我没有家人了………………他们都死在了战争中,我弟弟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如今X3764废弃星域只是一片废墟。”

“如果不嫌弃,给我做个助手如何?”

安折景突如其来邀请让卞林十分震惊,连声音都在颤抖,“我?我……..我可以吗?我什么都不会。”

“当然肯定不是做精神舒缓,只是帮我跑腿打下手,只要你不怕苦、不怕累,我会教你一些别的东西,至于费用,估计只能维持你的生活。”

她是真的很穷,开不起太高的工资。

卞林完全没考虑费用问题,光是能做精神舒缓师的助手这件事已经够让他震惊了,“我不怕………我……我……..”

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那你回去处理一下,挑个日子过来吧。”

“好的!谢谢!真的谢谢你!”

卞林的连番道谢让安折景逃一般躲进了实验室。

但以往进入实验室立马就能进入工作状态的安折景,今天像是吃错了药一样,魂不守舍。已经是第三次打碎实验器皿了。

安折景盯着地上的碎片看了好一会儿,继而关闭计算光幕,仰趟在实验椅上望着上空,目光仿佛穿透了一切障碍奔向苍穹。

她脑子里有太多东西,纷杂缠绕如同理不清的蛛网。

最后所有的混乱的停留在秦观那张如千年寒冰的脸上。

他明显就是生气了,但她实在想不明白他到底在气什么?难道气她受伤偷跑坏了他名声?可她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或者是气她挑衅了封远游给他招惹了麻烦,可明明就是封远游欺负到头上了,还不允许她说句话了?

“啊!烦死了!”

安折景暴躁地换了一个姿势,继续躺尸。

此刻被安折景念叨着的秦观正在极为严密的惩罚室深部。

简洁冰冷的室内,一身家居服的秦观敛起了一身杀伐之气,散落下来的发丝垂在额前竟生出许多温柔气息,和他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面前躺在血泊中的四人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显然是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酷刑,气息微弱得随时都会一命呜呼,或许现在对他们说死才是最想要的。

“趁我还有耐心听,告诉我卖消息给你们的人是谁?”

“不………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是研究所的人…….”四人中的其中一人含糊说道,他口腔溃烂,连吐字不够清晰。

秦观没有得到真实的答案。

“既然不想说,我也没什么想听的了。”轮椅滚动到舱门处,唇角勾起残酷的弧度,“让他们好好活着享受每一天,直到骨碎尽、血流干。”

“是!少将!”舱门内的监守人员立刻应道。

罗尽跟在轮椅身后走了出去,舱门关闭,所有哀嚎和绝望都被隔绝在后。

“少将,如果查出来的人……….”罗尽的话未说完,但秦观明白他的言下之意。

“无论是谁,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冰冷的语调里包裹着灼人的怒火。

路过空旷走廊过道的时候,秦观的轮椅滑动渐渐慢下速度最后停了下来。

他微微侧身轮椅自动转

《星际之最高指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