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度君心》谋君心度后倾国又倾城 无广告 度君心NP文

度君心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柳曼,罗子俊的小说《度君心》此文是紫竹飘香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罗子俊虽是一副轻松随意的神情,眼中却含着真诚。这

|更新:2021-01-12 15:04: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柳曼,罗子俊的小说《度君心》此文是紫竹飘香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罗子俊虽是一副轻松随意的神情,眼中却含着真诚。这

《度君心》免费试读

罗子俊虽是一副轻松随意的神情,眼中却含着真诚。这样一位穿着不俗非富即贵的青年公子,能两度对着自己这样看上去穷得丁当响的人提出交为朋友,令柳曼再度对他心生好感。

笑了笑,柳曼表情平静地道:“四海之内皆兄弟,公子所说的恩情却让在下受之有愧了。或许不是在下耽误,您的手下早已经把人救出来了。”

罗子俊却不以为然,笑着道:“救人也跟做生意一样,要讲究一分先机。你能赶在众人之前,最先冲入火海之中,又懂得保护自己,那份急智,实在令人赞赏。”

“公子谬赞了。”柳曼仍然一脸平静,轻轻地答了一句,便一边用衣袖擦拭着脸上沾惹上的黑灰,一边四处寻找趁手的灭火工具。

望着那双清澈却平静得令人心静的眼睛,罗子俊微微地出神。

大庭广众之下,口才出众,气度沉稳,智驳表妹;客栈前庭,语惊四座,一脸自信;面对熊熊燃烧的大火,能够冷静地发动众人顾及全局;听到有人呼救又能毫不犹豫地冲入火中,施以援救。

这样一位看上去不过十六岁的少年,怎么能够如此冷静如此出色,又如此的与众不同,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又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落成现在这样穷困的模样。

罗子俊充满了好奇与期待,而想到刚才心中再度悄然泛起的怪异想法,他的心中微微泛起一丝涟漪。

他,到底是男是女?自己不是没有见过长得柔美的男子,为什么对他却一再产生那种怪异感觉?

罗子俊忍不住拿眼仔细地瞄着柳曼显得比一般男子瘦弱的身子,目光仔细地在她光秃秃的耳垂上搜寻着,尔后又落在她的胸口。此时,干透的男子袍服又成了原来的宽松模样,完好地遮挡着柳曼的身体。

柳曼正在拿衣袖擦拭脸上的黑灰,胸微微地往前含着,如此一来,那原本发育并不成熟又经过她用薄布缠裹的双Ru,从前面看过去,便真是一马平川。

看到柳曼光滑无损的耳垂和那与男子无异的平坦胸口,罗子俊的目光微微地一恍,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若说昨天只是因为好奇想看一看柳曼到底是男是女,这一次,他的心里竟然隐隐的希望这样一位与众不同的人是一位女子。

心中的那一抹空白,等待的,不就是能有一位令自己心头激荡的女子来把它填满么?难道,等待寻觅了那么久,到头来,只是蹉跎了光阴荒废了心田,最终,还是要从善如流,流于世俗么?

可是,再看了一眼那张虽然已经有些花了,却仍如女子一样柔美的脸,罗子俊突然有点不甘心。面前的这位,真的只是一位口才出众、异常沉着、与众不同的少年么?

望着用衣袖擦拭脸上黑灰的柳曼,罗子俊脸上的笑意加深,突然从袖中取出自己的手帕,在提着水经过的壮汉桶中打湿。

“能把人从如此大火中带出来,确实不易。要不是你想到把被子和衣服打湿,此时怕不只是在这儿擦灰,而要去上烫伤药了。”罗子俊抓过柳曼的手,自己拿着打湿的手帕,轻轻地在她的脸上擦拭着,手指似无意地,缓缓划过她的脸颊,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柳曼,生怕错过她一丁点的表情。

别说像她这样识文断字的,就是只字不识的姑娘家,也知道男女授受不清的道理,哪里会容许一个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与自己如此亲密。

若她真的是女子,面对自己这样亲密的举动,哪怕平时再沉稳平静,此时应该也会惊慌失措,慌乱地躲开自己的手吧。就连表妹那个整天喜欢黏着我平时任性时什么都可以不顾的女子,有时靠得近了,不也会露出羞涩的神情来么。

然而,这样程度的接触,在柳曼这个曾见识过男女当众接吻的人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或许在平时,柳曼还会有些尴尬之情。然而此时,柳曼的注意力全在救火之上,看到不远处的一个破簸箕,她正想着用它盛土呢。

面对罗子俊突然伸过来的帕子,柳曼先是一愕,继而一边接过帕子快速地在脸上抹了两把,一边感激地道:“谢谢公子的关心,小的也是听一位老人说的法子,没想到真的很管用。”

之后,也顾不上罗子俊,快速地奔向那个有些破的簸箕,拿起它就来到一旁的松土边,扒了些泥土进去。

望着柳曼短暂的惊愕之后,神色如常地从自己的手中抽出手接过帕子,快速地把脸上的黑灰擦拭干净。自始至终,脸上都没有露出他所预料的女子该有的娇羞之态慌乱之态。罗子俊的心里,升起一股难以言明的失落。

为什么这一次又是自己的错觉呢?也对,若他真是女子,又如何能毫不顾忌地把罗林一个男子背在身上,表情却无一点异样呢?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是女子?

罗子俊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为了一个并不熟识之人的性别而懊恼。

“表哥,一个不知死活的穷小子罢了,你犯得着对他那么好么。”王怡欣虽然惊慌害怕,却因为担心表哥的安全,一番挣扎后,还是在珠儿的陪伴下,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这边的表哥。

没想到自己的表哥却拿手帕替一位并不认识的穷小子擦脸,令她心中十分不悦,这才忍不住走上前来。

她作为十分倾慕他又心里盛满了他的亲姑舅表妹,也没享受过他如此待遇,面前这个男不男女不女非亲非故的穷小子,表哥为什么对他那么好。

看了一眼渐渐小下来的火势,想到周围危险在慢慢地解除,罗子俊看了一眼满脸不悦的表妹,也由着她呆在身边了。

王怡欣却似乎不解气,待柳曼提着一个空簸箕返回取土时,又极其不屑地嘲讽道,“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那么多汉子不会去救人,偏要他这个不男不女的人去充什么英雄。怕是刚才说了一番狂妄自大的话见没人相信,此时便想着用这种拼命的方式引人注意吧。真是天底下最笨的蠢材。”

《度君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