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城之烟花绚烂时》姑苏城是烟花区吗 大叔受 城之烟花绚烂时调教

城之烟花绚烂时

现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沙漏原创小说《城之烟花绚烂时》,主角是范城泽,苏晓言,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因为那次偶遇,范城泽发现自己其实在想念苏晓言,这

|更新:2021-01-13 00:05: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沙漏原创小说《城之烟花绚烂时》,主角是范城泽,苏晓言,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因为那次偶遇,范城泽发现自己其实在想念苏晓言,这

《城之烟花绚烂时》免费试读

因为那次偶遇,范城泽发现自己其实在想念苏晓言,这个思念让他有点心慌。他好像除了等待什么都做不了的滋味,尤其是在突然空闲下来,让他非常不舒服。

“天一茗园”停工的事件因为范伟明派来的协调员很快解决,恢复了开工。如范城泽所料,高松柏收受了隔壁房产商的**,和施工方的工程师一起计划好,擅自修改图纸,唱对头戏,制造风波,延迟工期。而且这只是开始,如果计划没有被识破,他们可能还会进一步煽动民工,搞些罢工之类的。

原以为继续掩藏身份,谁知道,爸爸范伟明打电话要求范城泽以天一集团董事长助理的身份去跟高松柏好好说几句。

“我倒忘记你是姓范的。我原来想走的时候带上你。”高松柏说。

“我很感谢你两年来对我的帮助。”范城泽说:“但是,你要记住,作为一个品行不端的人,是不能做建筑师的。虽然法律上没什么对你能惩罚的,但是行业内,我相信聪明人是不会再用你的。”

“小范啊,你还是太单纯。没有谁不为利益。我今天栽了,无所谓。当然,我相信你们天一有这个实力让我在建筑业混不下去。但是,我最后还是忠告你,你是天一的富二代也好,你是这里的小工程师也好。说到底,钱才是你的身份。懂吗?”高松柏笑着离开了。

在恢复开工的第二天,总经理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他除了替了高工的职位,也宣布了他是天一集团派驻的董事长助理。

周六约几个大学同学去攀爬。小安问:“你的小姐姐呢?”

范城泽饶有兴致地反问:“为什么你觉得她比我大呢?”

“看她的衣着打扮、行为举止,一定比你大啊。”

小安不服气地说。“那你说,她几岁?”

范城泽笑笑:“我怎么知道她几岁。我又不大认识她。”听完,小安似乎心情大好。

范城泽回到家已经快8点多了,到楼下看到灯亮的时候,连忙跑了上去。

“我觉得我像个贼。”苏晓言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开门进来的范城泽。“我挺害怕万一你家人回来,会不会送我去派出所啊?”她还是习惯用这些不着边际的话掩饰她的别扭和窘迫。

“没关系,到时候我去赎你。”范城泽克制了想上去一把抱住她的冲动。他看到了餐桌上的饭菜。

“等得太饿了,就自己先吃了。”苏晓言起身走了过来:“看起来你也吃过了,我给收拾一下。”

“别,我现在饿了,正好当宵夜。”范城泽连忙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那我给你热一下。”

“不用。蛮好吃的。”

两个人坐着聊天,就如早上刚分别一样。范城泽说了工地的事情,但是没有说自己的身份。苏晓言饶有兴致地听着,还从中分析附和了几句。

“我能出去走几步吗?我太撑了。”范城泽抱住苏晓言,她还是僵了一下,马上微笑地点点头。

开门后,范城泽又推进来说:“你不许偷偷溜走了。”

回来的时候,范城泽看到苏晓言坐在沙发上看书,吃着水果,说不出的恬淡美好。

“你手机拿来。”

“干嘛?”

“给你换个。现在谁还这么老土用诺基亚啊。”看到范城泽打开苹果手机的盒子,苏晓言如临大敌。“你跑出去买手机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我想有你的联系方法。”

“我们说好的。”苏晓言起身要走。

范城泽追上去,拉住她。“你走了,是不是就不会再来了。”

“我不知道。”苏晓言已经开始换鞋。

“帮你换个手机而已,你不想给电话号码,随你。”范城泽板着脸,拉过了苏晓言的包。

“你自己拿,还是我帮你翻。”范城泽问。

“你真是疯了。”苏晓言气结,回到沙发上,递给他手机。

范城泽突然高兴起来,拿出工具,利索地帮她换了手机,连接了无线,还倒腾了一些软件。苏晓言趴在旁边看,幽幽地问了句:“多少钱,我下次过来还你。”

范城泽没答她,若无其事地告诉她一些用法。

“现在大家都不看博客,换成这个微博了是吗?哦,这个是微信,跟QQ不是一样的吗?”苏晓言新奇地玩了一会,就把手机放回了包里。

范城泽洗了澡出来,拉着苏晓言看了一部电影。突然苏晓言说:“我加你微信吧,以后来之前跟你说一下。”“好。”

苏晓言开启了微信。她让范城泽随意地拍了一张背影,然后取了个“西西”的名字。范城泽在旁边说:“还是叫喂好了。那才是你的名字。”以为苏晓言会恼,谁知道她真的改了叫“微”。

然后她坐得挺端正的,看着范城泽。

“干嘛,看的我心慌。”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奇怪的人?”

“还好。”范城泽摸了下她的脸。

“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们就这样,合得来高兴得在一起,一方觉得不舒服了,就随时的放手。”苏晓言说:“我们互不问对方姓名,互补亏欠、互不牵绊,随时结束。好吗?”

“相处条约?”

“是的。我想男人会更高兴男女间制定了这样的好条约。”苏晓言的眼里有淡淡的忧伤,很快就不见了。

“如果我问为什么,你是不是又要走了?”

“如果你不是坏人,总会随时放我走的吧?”苏晓言逃避着回答。

“看过聊斋吗?以前那些狐仙都是这样的,来温书生的床,最后却拿了他们的魂。你不会也是狐狸吧?”范城泽站了起来,似乎在思考,又别有用意地看了眼苏晓言。

苏晓言一时间没反映过来,范城泽已经哈哈大笑了,这一下,苏晓言意识到自己的无聊了,也尴尬地笑了。

和第一次的匆忙不同,范城泽显示出淡定和从容。他在刻意让这个过程更久更久些,耐心地等待着苏晓言的觉醒、释放、热情和满足。温暖宽大的床犹如一片深海,让苏晓言不断地沉沦和升腾。对于不断袭来的陌生的感觉,她迷离得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

“喜欢吗?”范城泽深深地看着她,好像要从身体穿过,直达她的灵魂。

她点头了。第一次诚实地,没有流离地回应了他。范城泽满意地笑了,说:“微,我遵守你的条约,我只要我们快乐。”他想,如果她这么抗拒自己成为她熟悉的人,那么他就当好这个陌生人吧。毕竟,她在这里,他很欢喜。

窗外突然烟花响起,她和他都觉意外,跑到窗前看。烟火在城市的上空绚烂无比。似乎触手可及,似乎恒久不息。“真美。”她看着窗外,他在她背后重新轻柔进入,温柔地说:“你对我来说就是那美丽的烟花。”

《城之烟花绚烂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