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在大夏开黑店》我在大夏开黑店 小说 BL 我在大夏开黑店激H

我在大夏开黑店

古代言情连载中

《我在大夏开黑店》由网络作家两边之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金九音,钱小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虽然松了口,但金九音硬是把启程的日子拖了七八天。

|更新:2021-02-03 05:02: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我在大夏开黑店》由网络作家两边之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金九音,钱小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虽然松了口,但金九音硬是把启程的日子拖了七八天。

《我在大夏开黑店》免费试读

虽然松了口,但金九音硬是把启程的日子拖了七八天。

“我在漠北怎么也算小有家业,这么抛家舍业的跟你回京城,不得安排妥当了?”

“这一走还不知何时再回来,好友故交不得告别一下?”

“前途未卜,我心里不安,不得卜算个黄道吉日?”

前两个理由还说得过去,至于这最后一个,林崇渊就呵呵了,他归心似箭,能早一天离开这鬼地方哪一天都是黄道吉日。

在他看来便宜侄女不过是拖延罢了。

耐着性子等了七八天,在他的耐心告罄之前便宜侄女终于吐口启程了。

哦,临上车前还逼着他签了一纸承诺书,承诺绝对不再拿顾掌柜威胁她。不签就宁愿鱼死网破也不上马车。

林崇渊能怎么办?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呗。他自称算是好脾气,这一趟漠北之行却把他心底的恶全都放了出来。

有生之年他从未这样憋屈,也从未如此觉得一个女子面目可憎。

金九音走了,离开了她生活了十四年的漠北,哦不,原身那两年不算,应该是十二年。

去奔赴一场对她来说不知是凶是吉的盛宴。

京城繁花似锦,听说却也多风又多雨。

这次离开她只带走了李大嘴、钱小康和小唐,李大嘴是厨子,满足她的口腹之欲。钱小康和小唐是车夫,两人轮流赶车。

锦绣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她打小就和姑娘在一起,现在姑娘去京城却不带她,她又伤心又委屈。

可姑娘说了,她这一去还不知什么情况,若是情况不妙,她一个人也好脱身,让她安心在漠北嫁人吧。

还给了她三百两银票,说是她的压箱钱,让她好生收着。

还说,马浩川若是对她好,不妨漏个三瓜俩枣。若是对她不好,一个子都不要往外拿。

锦绣的心跟针扎似的疼。

她的姑娘呀,就是这样心狠又柔软。

顾掌柜一改往日笑呵呵的慈祥模样,甩向林崇渊的全是冷嗖嗖的小刀子。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带走了他的姑娘。

他想陪姑娘一起去京城,人心叵测,姑娘还这么年轻,他如何能放心?

姑娘却道:“不用,我就是去看看,好玩我就多呆几天,没意思我就回来。您老啊别操心了,您还是帮我守好客栈吧,顺便镇着山上那些家伙。别以为我不在了就可以称大王,您帮我给他们紧紧皮子。”

好友故交,金九音不少,但能够站到人前为她送行的还真不多,除了客栈的员工,也就是那些客人了。

客人们除了真心祝福,更多的是不舍,舍不得李大嘴,他这一走,他们哪点口腹之欲可就没了。

林崇渊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再耽误下去索性今儿都不用走了。

林福顶着主子的低气压来到金九音这边,提醒,“音小姐,时辰不早了,该启程了。”

金九音正安慰锦绣,对他的话就跟没听到一样。

林福又好声好气的提醒了一遍,“音小姐,该启程了,不然要错过宿头了。”

金九音这才瞥了他一眼,对锦绣道:“行了,把眼泪擦擦,欢欢喜喜的送我,姑娘若是混好了,以后带你飞。”

又看向其他人扬声道:“多谢诸君相送,山高水长,各自珍重。我该走了,诸位都回吧。”

说完一弓腰钻进了马车,钱小康拽着缰绳跃上车辕,甩开了鞭子。小唐则坐在另一边车辕上,李大嘴赶着另一辆马车跟在后面。

车轮滚动,金九音挥手告别众人,踏上了回京之路。

“姑娘,姑娘!”

身后传来锦绣撕心裂肺的哭喊,她追着马车跑着,摔倒了,又爬起来,她跑着,哭着,脸上的泪被风吹干,又湿了。

眼见着马车越行越远,锦绣绝望了,她跪在地上,大声的嘶喊:“姑娘,您早些回来呀!”

“------天冷了记得添衣,天热也不要贪凉------”

“------夜里盖好被子,渴了记得喊人倒水,别委屈了自己------”

“姑娘,姑娘,您保重啊!”

哭得力竭。

金九音眼眶热热的,心里很不舒服,嘴里嘟囔着,“姑娘我是去享福的,怎么会委屈自己?真是个傻丫头!”

傻了吧唧的,嘴巴还厉害,她怎么敢带到京城去?

李大嘴、钱小康和小唐都是外男,内宅就算不喜,也不好刁难,小心点总能避过去。可她是要进内宅的,那些人欺负不了她,还整治不了她身边的丫头吗?

所以她不能带锦绣一起。

明明就是个傻丫头,可这心里怎么那么不得劲呢?

金九音闷闷的坐在马车里,心情低落。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马车轧在雪上的声音。马车里的金九音抱着膝盖,整个人安静极了。

李瑾打马飞驰,皑皑的白雪一眼望不到边,心急如焚。

他被父亲借故打发出去,还是军师好心悄悄让人告诉他今天是她启程的日子。他赶来相送,还是晚了。

他心爱的姑娘啊,已经离去了吗?你去了哪里?

急疯了的李瑾狠抽马鞭,眼睛都红了。前路茫茫,难道真的迟了吗?

苍天啊,他只是想亲眼目送她离去而已。

难道连这点心愿都不成吗?

他冲上最高的山,沿着起伏的山路疾追,终于被他看到了几个小黑点。

李瑾大喜,继续打马疾驰。

小黑点渐渐变大,当终于清楚看到几辆马车的时候他却停下了,他怔怔的望着,哪一辆马车里坐着他心爱的姑娘呢?

“九音——金九音——”

李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胸口闷闷的,闷得生疼,像有一只手在摘他的心,肝,肠子------

他想要大喊,出口的却是心爱姑娘的名字。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喊她的名字,那些欢喜,那些羞涩,当他终于有勇气喊出她的名字时,却也是离别了。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我只不过骑着我的马溜了个弯,没想到这个弯没转过来就遇见了你。你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我未醉便已醒。

我心爱的姑娘啊,愿你福不单至,祸不成双,心念之有所尝,念念不忘自有回响。

泪湿了他的双眸。

喊声震荡山谷,传入金九音的耳中,她心中一动,掀开车帘往后看,看到远处高高山上的一人一马。

怔怔的,眼底酸涩!

那是李瑾,她知道。

垂下眸子低低叹息,她一直都知道李瑾喜欢她,可是她的心太苍老了,给不起他要的回应。

也许她以后再也遇不到如此热烈喜欢她的少年了。

我的少年将军啊,愿你战场杀敌凯旋归,愿你觅得如花美眷,愿你儿孙绕膝,愿你余生都平安顺心。

《我在大夏开黑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