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田园牧色》田园牧歌风禾苑 同人志 田园牧色忠犬攻

田园牧色

现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田园牧色》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竹苑青青,主角卢晓娴,卢海峰,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好啊!既然你们都以为三年大荒饿不死厨子,我们一

|更新:2021-02-05 20:04: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田园牧色》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竹苑青青,主角卢晓娴,卢海峰,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好啊!既然你们都以为三年大荒饿不死厨子,我们一

《田园牧色》免费试读

“好啊!既然你们都以为三年大荒饿不死厨子,我们一家偷嘴吃是不是?”卢晓娴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扭头望着孟老太太,说道,“NaiNai,您还是让大伯娘做饭吧!这饭我娘做不了!”

“够了,你们都给我住嘴,我还没死呢!哪能轮到你们这些小辈说三道四的?”孟老太太气得浑身直哆嗦,看着两个针锋相对的孙女,怒道,“等过了年,我就把你们这些丫头片子,一个一个都嫁出去,省得留在家里拌嘴斗气。”

“Nai,我不嫁人,我要在家里陪着您,伺候您!”卢晓彤顺势倚在孟老太太的怀里,大哭起来,“NaiNai,咱们怎么落到这步田地了……。”

“晓彤不哭!”孟老太太忙拍着她的背,自己也低头擦擦眼泪,扭头看着卢晓娴,训斥道,“晓娴,你姐姐们初来乍到的受不了这个苦,抱怨了几句,你干嘛不依不饶的,咱们都是一家人,要互相体谅!”

“NaiNai,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大家都在一个锅里吃饭,她们凭什么抱怨我们,又不是我们让这个家变成这样的,那我们的日子也一落千丈,我们找谁抱怨去?”卢晓娴毫不示弱,愤然道,“难道谁做饭,就应该怨谁?我娘凭什么受这个埋怨?谁嫌饭不好,谁自己做!”

今天赔了一只羊,心情本来就不好,回到家里也不能安生,烦不烦啊!

“晓娴,你给我住口,”卢明峰闻言,脸涨得通红,扭头瞪着卢晓娴,怒道,“你一个小辈,怎么能这样跟你NaiNai说话?还有没有规矩了,赶紧给我回屋去!”

“晓娴,咱们走!”罗氏抹了一把眼泪,上前硬拽起她。

“哎呀娘,您不要拽我了,我自己会走!”卢晓娴愤愤地起身,回了屋。

谁怕谁啊!

以后想在她面前没事找事,门都没有!

孟老太太一脸黯淡地拍着卢晓彤的背,不停地低声安慰她。

“哎呦,他二叔,你家晓娴真是长大了,嘴巴也变得不饶人了,不像小时候那样乖巧了!”吴氏望着娘俩的背影,冷声道,“如此一来,倒是我们的不是了!”

卢梓臣沉着脸,拿着筷子呆在那里,一声不吭!

这个家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别人家是怎么的,咱们没必要攀比,但是咱们家就是这么情况,一家人省省,争取年前把欠下的银子还上一些,老是背着饥荒过年,会让人耻笑的!”卢明峰看了看卢海峰和吴氏,皱了皱眉,沉声道,“我看往后咱们还是轮流着当家掌勺,至于多久轮一次,大家都商量一下吧!既然以后大家都住在一起,那么凡事都要摆在明处,要不然这日子没法过!”

“他二叔,晓彤还是个孩子,说话不知深浅,你不要跟她计较,我们回来不到一个月,家里的事情也不熟,还是过段时间再说吧!”吴氏见卢明峰变了脸色,忙笑道,“你们都误会了,什么三年大荒饿不死厨子,每天做饭我也在一边打下手,做饭的哪能偷吃呢!再说了,就算是偷吃,这家里也没什么可偷吃的,除了萝卜就是萝卜!”

总算说了句实话!

“晓彤,你也给我回屋去,身为姐姐,跟妹妹拌嘴,还有脸哭?”卢海峰一听要让他们当家掌勺,忙朝卢晓彤吼道,“要是觉得这个家苦,就赶紧找个人家嫁了,省的有点事就哭哭啼啼地让人烦心!”

“你们嫌我碍眼就把我嫁出去吧!”卢晓彤从孟老太太怀里坐起来,捂脸哭着跑了出去,把门摔得砰响。

“姐妹俩拌拌嘴,大人不要跟着起哄了!”孟老太太心烦意乱地白了卢海峰一眼,“女儿大了,不要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的,像什么样子!”

卢海峰叹了一声,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不再吭声。

吴氏坐在一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知道冲自己孩子发火,有本事出去挣银子养家啊!

“NaiNai,小丫头们不懂事,您不要生气了!”卢梓臣见状,忙起身给孟老太太倒了一杯水,毕恭毕敬地端到她面前,满脸堆笑,“NaiNai,您喝水!”

“唉,还是我孙子贴心!”孟老太太嘴角扬起一丝笑,接过他手里的水杯,轻抿了一口,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抬手慈爱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脸,笑道,“我的梓臣长大了,都能帮着家里干活了,今天去牧场,有没有耽误读书?”

“没有!”卢梓臣心虚地笑笑,“帮家里做点事情是应该的,谈不上耽误不耽误,都是自家人!”

“瞧瞧,还是读书人明事理!”孟老太太欣慰地看着孙子,笑咪咪地说道,“这说起来,咱们跟郑家还沾亲呢!你三叔父的岳母还是郑佰成的叔辈姑姑呢!虽然关系有些远,在城里的时候也一直没有多少来往,如今咱们家虽然没落了,但是人家在咱们家门口开牧场,咱们总不能装不认识,过两天,等爷爷出了头七,你跟我亲自去牧场走一趟,认认亲!”

按风俗,家里死了人,如果还没出头七,家里穿重孝的人是不能随便串门的,据说会把煞气带过去,所以,稍稍知趣的人家是不会挑这几天串门的,否则,会被人骂不知礼数的。

同样的道理,这几天村里人也不会到卢家来串门,他们也怕沾染上煞气。

孟老太太虽然不是重孝,但是她是新寡,所以也不能四处走动。

“嗯,好,到时候孙儿陪NaiNai去!”卢梓臣一下子兴奋起来,继而他又想起那个冷冷淡淡的郑佰成,讪讪道,“可是NaiNai,郑家对咱们好像没有什么印象啊!”

一想到赔了人家一只羊的事情,他心里顿时像被压了块大石头一样,浑身不舒服,若是就这样跟家里人说了,那岂不是太丢人了,连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孟老太太怕是也会对他失望了!

正想着,他的目光落到立在墙角的大花瓶上,不禁眼前一亮,这样的瓶瓶罐罐,他屋里摆着好几个,听说都是上好的古董,若是悄悄卖上一个,偷偷地买只羊补上,不就是神不知鬼不觉了……。

想着想着,他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开心的笑容。

《田园牧色》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