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偷得一心人》文字图愿得一心人 冰山攻 偷得一心人女王

偷得一心人

青春校园已完结

夭霁新书《偷得一心人》由夭霁所编写的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主角韩弈,燃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们连续赶了一夜的路,天大亮的时候才到了一个小镇。一行人一到镇里就引起了轰动,毕竟离岸的长相和那身衣服就足以吸引眼球,再加上后面跟

安之原创基地|更新:2019-08-07 12:03: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夭霁新书《偷得一心人》由夭霁所编写的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主角韩弈,燃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们连续赶了一夜的路,天大亮的时候才到了一个小镇。一行人一到镇里就引起了轰动,毕竟离岸的长相和那身衣服就足以吸引眼球,再加上后面跟

《偷得一心人》免费试读

他们连续赶了一夜的路,天大亮的时候才到了一个小镇。一行人一到镇里就引起了轰动,毕竟离岸的长相和那身衣服就足以吸引眼球,再加上后面跟一群黑衣人,就更算得上是声势浩大了。镇里的居民估计很少接待这样的队伍,纷纷站在路边观望,颇有些夹道欢迎的意味。看见马背上那个只剩一口气的韩弈也没一表示出关心。韩弈抬头想叫救命,但一想到围观的都是手无寸铁的黎民百姓,也没人能救他就不浪费那个力气了。

离岸吩咐属下去询问路人是否有见到一个长得英俊不凡的男人骑马经过。经过那属下一描绘,镇民就有些兴奋地回答说,“有的有的,一个穿着不凡,长得更是赛神仙的大侠今早骑着一匹黑马也是今天早上到镇上的,就比你们早了一点。现在住在福来客栈,喏,就在街的那头。”镇民很热情地给离岸他们指了路。

离岸带着那群人刚跨进福来客栈的门,迎面就撞上了正要出门的萧溯冥。本来萧溯冥没打算理会他们,但他看见被尤大扛在肩上不知是死是活的韩弈时,他几乎是瞬间移动到了尤大跟前,随意一掌把尤大打到街上去,另一手把韩弈抱在了自己怀里。昨天晚上回去找这人的时候,却发现火已经灭了,人早已不见。萧溯冥在那一刻,产生了一种叫做心慌的感觉,就像是丢了一件自己在意的东西,就像发现那块玉玦不见了一样。他立刻在周围查找了一番,漆黑的夜里也没什么发现还以为是韩弈自己离开了。于是他想到这是最近的小镇,就驾着马来来这里,可是一路上居然也没有看见韩弈的身影。他一直希望韩弈不是出事而是一个人走了而不是被人绑走了。虽然这两个答案他都不喜欢。

第一次想要把一个人留在自己身边,他害怕自己又怎么样?说不定以后可以慢慢地让他接受这样的自己。早上刚到客栈,实在待不下去了正打算出去找韩弈,就遇上了这群不长眼的人。萧溯冥有些紧张的摇晃着怀里的韩弈,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韩弈!你醒醒!”韩弈悠悠地醒过来,发现自己在萧溯冥怀里,就猛地抱住了眼前的人,颇有些撒娇的意味。“刚才他实在是太累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萧溯冥见韩弈醒来,才放了心。他眼神不善地看着和韩弈一起的那几个人。

那几人立即紧张起来,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离岸也起了戒心,不过态度还算自然地拱手和萧溯冥打招呼,“萧兄。”

“你是谁?”萧溯冥冷冷地问。

缩在萧溯冥怀里的韩弈瓮声瓮气地说道,“他叫离岸,是燃莲教教主。”

离岸看韩弈和萧溯冥的相处方式,不由得猜测两人的关系,“他说得没错,就是之前请你入教的那个燃莲教,今日便来亲自拜访了。”

萧溯冥没理会离岸的客套,冷冷道,“你们对他做了什么?”萧溯冥用想杀人的眼神看着正一瘸一拐走进来还在擦着嘴角血迹的尤大。

离岸笑了笑,摆手道,“没做什么。鉴于你之前拒绝了我们的邀请,这次,为体现我的诚意,我亲自来请你罢了。你怀里的那个,是我们半路上捡到的,想来是萧兄落下的,就带了他一程。”

萧溯冥低头看着韩弈用眼神问他发生了什么。韩弈憋屈地看了离岸一眼,说,“他喂我吃了个东西。”

萧溯冥听完又惊又怒,看向离岸,“你给他吃了什么?!”

“你知道燃莲教最出名的是什么,给他吃的,自然是好东西。”现在的离岸脸上又重现了昨夜韩弈见过的那种妖异的感觉。

萧溯冥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解药!”

离岸毫不慌张地直视萧溯冥,慢悠悠地说道“我还没说给他吃的是什么呢。你知道我们燃莲教的噬骨丹吗?服下后十二个时辰内不吃解药,全身的骨头会一块一块化掉,犹如万鬼噬身。而且”离岸特地停顿了一下,“除了我手上现在仅存的一颗解药之外,无药可解。要是你可以助燃莲教一臂之力的话,我肯定是不会让韩小兄弟受这个苦的。”离岸刚开始并没有打算给韩弈喂药,最主要是舍不得把这么珍贵的要浪费在韩弈身上。但是一想到要针对的人可是萧溯冥,便咬牙让尤大给他吃了噬骨丹。

萧溯冥当然知道噬骨丹是什么级别的毒药,一想到韩弈将要遭受的痛苦,他就恨不得杀光现场的所有人。

“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然后拿到解药,再一个个杀尽燃莲教的人?”萧溯冥阴狠地说,他是彻底被惹怒了,从来没有有敢这样威胁他。

韩弈被他的语气和散发出的气场吓到了,不由得在他怀里打了个抖,萧溯冥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背。

“想杀我只怕也是没那么容易的,韩小兄弟的命,可是还捏在我们手里。就算你杀了我,有你怀里的人陪葬,也值了。”离岸翘起嘴角,冷笑道。

萧溯冥眯起眼睛,看着那些不知好歹的,本来不想在韩弈面前再杀人的打算被抛到九霄云外。韩弈感觉到他的杀气,用手拉了拉他的下衣摆,萧溯冥才微微收了收自己的气势。

离岸看着萧溯冥的表情就坚信自己赌对了。对于萧溯冥这样几乎毫无破绽的人来说,韩弈的出现,无疑是这个完美的战神唯一弱点。

“敢动我的人,找死!”萧溯冥一手搂住韩弈,脚下一动开始向离岸那群人靠近。燃莲教的人早做好了准备,纷纷拿起武器准备应战。只是在萧溯冥面前,有没有准备都是一样的结果,只见他虽然怀里带了个人仍然身形灵活,几招下来,燃莲教的那些属下就都在地上了。

离岸一个跃起,跳到离萧溯冥远一点的地方。他本来觉得萧溯冥虽然在江湖上被传得神乎其神,但是其中肯定也有不少水分。自己以前虽然从来没有与他过招,但是自己的师傅也是当年江湖上仅输给了谷少华、人称鬼见愁的燕子安,再叫上自己也是个练武奇才,又有西域摄魂功在身,怎么也不会输得太难看。但是就刚才的交手来看,自己无论是在内力还是招式上,都和萧溯冥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所以他决定用绝招了。

离岸立在客栈的餐桌上,从怀里拿出一支萧来放在嘴边就要吹。韩弈看见他在桌子上准备吹箫,不由大感好奇。他探出头来想看,却被萧溯冥把头按在怀里,“用手捂住耳朵。”说完,他一个跃起带着韩弈朝离岸攻去。

离岸向后倒,躲过萧溯冥的一击,萧声却没有停下。

韩弈被那萧声吵得脑袋嗡嗡直响,什么都考虑不了。明明是挺好听的箫声,怎么这么让人头疼?!韩弈的双手不自觉地的抓紧萧溯冥的衣襟。

萧溯冥见怀里的人难受,加快了出招的速度。离岸一边吹着萧还要一边躲避萧溯冥的攻击,没几下支撑不下去了。刚想跃出战斗圈,却被萧溯冥的掌风扫到了腰侧,离岸动作一迟缓就被扣住了脖子。箫声骤止。而萧溯冥怀里的韩弈已经差不多要晕过去了。

“你…确…定…要…这么做?”萧溯冥的钳制让离岸有些呼吸困难。

萧溯冥把韩弈放下让他走到自己背后去,凑近离岸说,“看着。”然后用手一挥,只见一个之前被萧溯冥撂倒在地刚想从地上爬起来的人立马就身首分离,脑袋飞出去好远。在场的人都被这一手给吓住了,韩弈更是抓紧了萧溯冥的衣服。前几天萧溯冥杀人都不会这么直接把人脑袋飞出去的。

离岸看见着一招,神情一变。好一个“摘叶飞花”。明明是摘叶飞花的手段,却没用任何花叶做暗器,而是将内力实质化,借以伤人。这份功力,估计自己再练个十年也未必能达到。那么自己现在败在萧溯冥手上实在也是不冤。这萧溯冥果然名不虚传。如果离岸的脸不是因为被萧溯冥掐着脖子涨得通红,他现在的脸色一定是苍白的。这样的功力,即使他用尽全力也无半分胜算,只求萧溯冥能畏惧于噬骨丹的威力,今天能放过自己。

但是离岸对于萧溯冥能对噬骨丹产生忌讳的唯一把握就是他对韩弈的在乎,现在这样的情景,自己的命都在别人手里,又怎么能威胁到他?像萧溯冥这样的人,肯定是极其厌恶被人摆布的,倒不如一开始就争取韩弈站在他这一边。

萧溯冥看着离岸,“如何?我再说一次,给我解药,不然飞出去的,就会是你的脑袋!”

离岸用手掰着萧溯冥钳住他脖子的手,说道,“你先放开我,我就给你解药。不过,如果我给了你解药,你以后不能找燃莲教的麻烦。”离岸开始相信以萧溯冥的能力,即使没有自己手上的解药,他也不会让韩弈出事。因为他就是有那个能力!自己倒不如赶紧领着人逃命,不然燃莲教没救成,自己倒先殒命了。

萧溯冥闻言松开了手,立在一旁看着离岸。一点都不怕离岸会逃跑。离岸摸着自己的脖子,从怀里拿出一瓶东西递给萧溯冥,萧溯冥接过,眯着眼问道,“真的?”

离岸苦笑了一下,说道“当然,我怎么敢再骗你。”

萧溯冥倒出瓶里唯一的一颗药丸,递给韩弈让他吃下。离岸肉疼地看着韩弈吃下那颗药丸,没想到损失了一瓶珍贵的药、死了一个手下自己受了伤,居然什么都没捞着。

萧溯冥看韩弈把药咽下去,问他,“什么感觉?”

离岸看萧溯冥有些紧张的神情,就插了一句话,“药效的发挥还得过一段时间。”招来萧溯冥的一记冰冷的眼刀。

韩弈看着萧溯冥摇摇头,“本来吃完那个药也

《偷得一心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