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暖心蜜恋:腹黑竹马请留步》腹黑竹马吃定你 69文 暖心蜜恋:腹黑竹马请留步免费阅读

暖心蜜恋:腹黑竹马请留步

现代言情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浔清原创小说《暖心蜜恋:腹黑竹马请留步》,主角是胡小柳,安向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人的命运啊谁也说不准。有的人前生无忧后半辈子孤苦无依,有的人呢又前生劳苦后生安康,又有那一生孤苦或一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4 00:09: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浔清原创小说《暖心蜜恋:腹黑竹马请留步》,主角是胡小柳,安向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人的命运啊谁也说不准。有的人前生无忧后半辈子孤苦无依,有的人呢又前生劳苦后生安康,又有那一生孤苦或一

《暖心蜜恋:腹黑竹马请留步》免费试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人的命运啊谁也说不准。有的人前生无忧后半辈子孤苦无依,有的人呢又前生劳苦后生安康,又有那一生孤苦或一生和顺的。

命运就似那浩瀚大海,你总以为能够看到边际,可当你走进了才会发现根本就不是那回事。

十岁这一年是安向和第一个命运的转折点,具体发生了什么,其实胡小柳也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她当时只有十岁,对于大人们复杂的世界总是无法真的理解明白。她只知道自从一次安向和因为上体育课被高年级的体育器材砸中大出血住院后好似一切都变了,就如同这山城总是阴气沉沉的天一般,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窒息。

胡小柳对于当时的事情只记得,安向和父母从医院回来就开始没日没夜的争吵,与对门以往的安静不同,这些时日总会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以及女人的哭喊尖叫和辱骂声,胡小柳不懂为何平日里那么文雅的安爸爸和总是细声细语的安妈妈会发出如此恐怖的声响。偶尔她也会隐约听见自家老娘和楼下王阿嫂嘀咕几句什么安父是个糊涂蛋啊安母是个狐狸精啊之类的不太好字眼,虽然她还太小并不完全明白这些字词真正的含义,但她还是本能的听出了不对劲,也隐约探出似乎是那个美丽的安妈妈做了什么特别对不起安爸爸的事。

这时胡小柳就特别想去医院看望安向和,她已经好多天没能见到她的瓷娃娃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胡妈把她看的特别紧,她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跑出去。

但是胡小柳是绝对不会因此放弃的,因此某个不上学的星期天,当胡小柳趁着胡妈一个不注意就溜了不见身影的时候胡妈一点也不意外。她看着空无一人的小屋只略微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

而这时的胡小柳却已经溜到了医院,其实说是医院也不过就是镇上的一家还算大的小诊所罢了!

此时的安向和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一双大眼毫无焦距的睁着看得胡小柳一阵莫名的心慌。

她张了张嘴,她想问他过的好不好,她想说说她这几天在学校的趣事,又想安慰他告诉他很快就会好起来啊什么的,可是动了动嘴却一个字也吐不出。

静默了良久最后还是安向和先开了口,“你来做什么?”

问完不等胡小柳回答他又接着道,“你也是来嘲笑我的吗?你是来骂我是野孩子的吗?”他说着神情有些激动,毫无血色的小脸扭曲着让胡小柳感到有些恐怖。

胡小柳摇着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不知道安向和是怎么了,为什么要那么激动的对着她吼,原本精致的面孔就那么扭曲着,让她感到很害怕。她鼻子酸酸的有些想哭,为什么要对着小柳吼呢,她最近又没有偷吃他的糖果,也没有玩坏他的玩具啊,为什么要吼她呢?她很想告诉她的瓷娃娃她只是想来看看他,她想他了而已。

见胡小柳不说话安向和更加激动了,随手抓起床头的东西就朝着胡小柳砸去,胡小柳一惊赶紧退到门边,那物品似乎是玻璃做的,在胡小柳几步远的地方落地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胡小柳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看了看依旧目无焦距神色激动的安向和,她默默拉上了门,也许小和只是因为她这几天没来看他而生气了而已,等他气消了应该就好了,胡小柳想着,就静静的站在门外,她要等她的瓷娃娃气消了陪她玩呢!

而屋里的安向和却似没有发现胡小柳已经不在屋里了一般依旧自顾自的叫喊着,其中还隐约夹杂着细小的抽泣声。

“怎么?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你是不是也在心里嘲笑我是个野杂种?你说啊说啊!!!”

“你们才是野孩子野杂种,我有爸爸妈***,安向和才不是野孩子,安向和是有喜欢我的爸爸妈***。”

“呜呜~~呜呜呜呜,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要不要小和,为什么呢!我真的不是野孩子,真的不是!”

…………

就这样一个下午,胡小柳静静的站在门外听安向和在屋里低低的哭泣,直至安向和累的睡了过去再也发不出声响胡小柳才转身回了家。

第二天下午放学,胡小柳没有回家而是又一次的来到了医院,和昨天一般一进屋就见安向和一个人沉默的望着头顶,精神依旧不是很好,脸色似乎已经白的透明了。

这一次她有所准备的掏出书册,然后扯出一个如同往常一般,不,或许还要更加灿烂的笑容,轻声对着他道:“嘿,小和,你生病这几天都没能听课,我今天把笔记带来了,我给你补课吧!”

安向和看看她没有说话,胡小柳就默默的咧了咧嘴:“嘿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喽,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好不好?”

胡小柳等了半天没见安向和有什么反应,她也不恼只自顾自的翻开了书,一遍一遍的读着,并且努力把老师教过的都讲给他听。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暗沉了下来。胡小柳放下了书,对着安向和笑了笑,“嗯,今天就先到这儿吧,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见安向和依旧没有说话,胡小柳有些失落的扯了扯嘴角,背起小书包低低说了一句,我明天还回来的,就转身出了门。却在木门合上的一霎那她听到安向和嘶哑的说了一句,“为什么呢?你是在同情我吗?”

胡小柳僵了僵身子没说话,只沉默的转身走了,她有些淡淡的想,为什么呢?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我能触碰的瓷娃娃吧!还是活的,能动的,会陪我玩的,还会给我好吃的,胡小柳一字一句补充着。

夕阳西下,胡小柳的影子被拉得老长了,她一路小跑着回家。

到了大院门口时她停住了脚步,她没有告诉安向和的是就在昨天,同样的时间,她看到安爸爸独自一人走出了小院,灰色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悲伤之感……

胡小柳静静的将那有些泛红的旧铁门看了良久后才伸手推开它,然后一阵风儿似的小跑着上了楼,隐约听见她那清脆的童音叫着:“妈我回来了!”

接着整栋楼就不可避免的响起了胡妈那高亢的嗓门,还有胡爸那一如既往的劝诫声……

这一年安向和十岁,他正经历着人生的一次磨练,注定要失去一些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东西——亲情。

这一年胡小柳同样十岁,她依旧是那个会趴着厚玻璃做梦能够总有一只瓷娃娃的单纯女孩,没心没肺的笑着,但那懵懂的意识里却又参杂了些其他不同的东西。

《暖心蜜恋:腹黑竹马请留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