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白金时代》白金数据 全文章节 白金时代激H

白金时代

都市连载中

《白金时代》是顽疾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白金时代》精彩章节节选: 陆熹庆幸老爸有自己的事业忙,就很少管他,回家给孟夏回过邮件,又去正在装修的网吧转了转。他抱着赚两三年钱,微讯盈利就把网吧卖掉的想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5 00:04: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白金时代》是顽疾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白金时代》精彩章节节选: 陆熹庆幸老爸有自己的事业忙,就很少管他,回家给孟夏回过邮件,又去正在装修的网吧转了转。他抱着赚两三年钱,微讯盈利就把网吧卖掉的想

《白金时代》免费试读

陆熹庆幸老爸有自己的事业忙,就很少管他,回家给孟夏回过邮件,又去正在装修的网吧转了转。他抱着赚两三年钱,微讯盈利就把网吧卖掉的想法,因此网吧的装修就很简单,除去铺线之外没什么精细活,再有几天就可以完工。

从网吧出来,陆熹打电话通知燕京的电脑公司发货,随后又去办公家具市场订购桌椅,又去报社发了一条招聘启事,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毕才直奔新港。

赶到电信局,才知道线路正在维护升级,服务器周一才能正式使用。

返回新港的火车上,陆熹脑子里还在想着未来的推广方案,就听旁边一青年男人大声跟身边的女人用鹿城方言说:“待会下车你先回家,我再去捞两把,把前几天输掉的捞回来。”

陆熹瞄过去,那女人脸色不好看,又压低声音叫男人不要去赌,男人呵呵笑着说:“感觉今天手气不错,再说那赌场安全,彪哥有人……”

陆熹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儿,那男人肆无忌惮的说着刘文彪如何如何,说赌场如何安全,去的都是些什么人,欠赌债不还的都是什么下场,女人说不动也不听,将头扭过去看着窗外。

不晓得周佳慧找没找到刘文彪的犯罪证据,想想已经一周没联系过,市里也没传出什么风声,她应该是还没找到可以致刘文彪于死地的证据吧。

在火车上听见这事,对陆熹来说,也算是意外的收获。既然已经将刘文彪这个看似不起眼,又起着关键作用的人物指给了周佳慧,陆熹听见这事也不会无动于衷,刘文彪涉黑、开赌场,又是放贷又是砍人手指……,这件事就足够他坐一辈子牢,情节严重足够枪毙。

火车到站,天已经黑了下去,下了火车,男人和女人分开,男人就近取了钱出来上了一辆出租车,陆熹随后跟上去。

几分钟之后,前边车子停在一破旧的楼前,女司机讪讪的笑道:“前边那人不会是去找小姐吧?”

陆熹没应声下车跟了过去,临街门店都是粉红色灯光,不时有穿着暴露的女子站在玻璃窗前搔首弄姿,还有一些胆大的女子见有人从窗前路过,主动出来揽客,陆熹这会儿才明白司机说的什么意思。

他真不知鹿城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明目张胆的行当,不过想想从90年石浦大开发,鹿城在辐射圈内,经济跟着飞速发展,外来务工人员逐渐增多,现在的常住人口比90年多了怕是不只二十万。经济飞速发展,百姓生活水平提高,外来务工人员增多,滋生出这些肮脏的行当倒不是什么稀奇事。

身前的男人不惧怕这些风尘女子,有人过来搭话,他都笑着调戏两句,不过却是不进那脏乱的店内。陆熹在他身后十几米外,尽量躲开那些冲他抛媚眼,叫着“小帅哥”的女人,跟着拐到楼后,见男人进了后楼一所二层红砖楼,就蹲在十米外的桑树下看着那栋不起眼的红砖楼,要不是听这男人说来赌,他还真想不出这里会是赌场。红砖楼亮着灯,有窗帘挡着看不到里面,楼下停着一些车,可见来这里的人着实不少,豪车不多见,但这个年代私家车还没普及,能买得起车的,也算是先富裕起来的一部分。

只见有人进不见有人出,陆熹正想去给周佳慧打电话,就见一辆S500开进来停在门口,一男子走下车,推开门红楼的大门,里面就有人叫道:“彪哥来了。”

等红砖楼的门关上,陆熹走回楼前的街道,找到公用电话给周佳慧打过去,行人还不少,电话里说不清楚,陆熹叫她立即过来。听陆熹说有刘文彪的犯罪证据,周佳慧急忙赶来,停好车子目光扫过街面,找着陆熹人在哪里,刚扭过头,就见他正给一个穿着暴露的妖**人拉着,往霓虹闪烁的店内拽。

生长在海峡对岸,周佳慧对这样的事早见怪不怪,心想陆熹若是拿这些当证据,怕是一下打不死刘文彪,不过关键还是要看鹿城方面的态度,毕竟这也是不合法的勾当。

听见有人按喇叭,陆熹回头瞥见周佳慧的别克车,不客气的推开风**人,转身往车边走去,听见那女人在身后骂自己,也不理睬径直上了车。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嫖呢!”周佳慧不客气的笑着,“这些场所敢明目张胆的开,应该没什么大用。”

陆熹咧嘴,心想这女人也是个荤素不忌的主,不接话叫她把车子停在一边,拉着她往楼后走去。蹲在桑树下,他才说道:“国内禁赌,这里是刘文彪的赌场,他不仅开赌场还放贷砍人手指,应该可以治他罪了吧?”

周佳慧是台湾人不假,但在国内多年,对国内的政策也异常了解,开赌场情节严重要负刑事责任,她清楚若是陆熹说得不假,这事倒是可以把刘文彪弄进去,只是她不能确信这是否是刘文彪的赌场。

陆熹把火车上听来的话说给她,又伸手指着停在门口最起眼的车,笑道:“那辆S500就是刘文彪的,现在他人就在这里,正好可以连锅端掉。”

“哪那么容易的?”周佳慧轻笑一声,“你回去吧,我找人进去看看。”

陆熹笑着拍了拍脑袋,也觉得自己想得太过简单,就算有证据,这事也要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程序,若是警队里有害虫,怕是还会让刘文彪提前得到消息将这里收拾干净。想要一下子搞死刘文彪,确实要仔细思谋。

起身拍了拍有些发麻的腿,陆熹笑问道:“你不一起走?”周佳慧摇头道:“我留下看看。”随即又笑说:“我先送你回去,你别顺水推舟,真给那些女人拉到那些鸡店去。”

陆熹咧嘴,这女人倒是什么都敢说,她死掉的台湾老板应该很好这口吧,笑道:“我才多大?”

周佳慧犀利的目光瞄着陆熹,轻笑一声道:“这事可不分年龄,你有十八岁了吧?”

陆熹呵呵一笑,知趣的不接话,转身刚离开树下,就听见身后红楼里传来砰的一声。陆熹急忙停下来,在国外玩过无数次枪的他可以确定这是枪声,而非鞭炮。

周佳慧跟在身后,陆熹一回头,她整个人撞进陆熹怀里,额头撞在他下巴上,顿时揉着额头叫道:“你小子故意报复吧?”

不在红楼里面不确定发生什么事,陆熹也不管她给撞疼不让她大声说话,拉着她躲去后楼的楼道口。周佳慧给他弄得有些紧张,揉着额头的手没放下,蹙眉问道:“你发什么神经?”

“刚刚应该是枪声。”陆熹低声道。

“乱讲,哪里有声音?”周佳慧根本没听见有声音,抽开给陆熹拽着的手转身要走。

这时候,红楼的门给人从里面推开,急匆匆跑出几个人,有人钻上车离开,有人小跑向楼前的街道。看情形这几人应该是红楼里的赌客,亲眼目睹了开枪的经过,其余那些没跑出来的人,应该是没看到,或者不在一个房间内。

周佳慧这会儿也看出不对,脸上有些慌张也有一丝兴奋,陆熹忙道:“他们亲眼目睹了开枪的过程,周姐开车跟着其中一个就行,我在这里盯着,待会你过来找我,要是真发生命案,他们应该会在深夜抛尸……”

周佳慧愣了一下,陆熹说道:“他们是证人,你出去时候别慌。”又催促道:“快去,别叫那几人走远了。”

周佳慧知道这几人的作用,应了一声转身出去,高跟鞋踩在水泥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倒是听不出一丝慌张。等着她走远,不见红楼再有动静,陆熹走去红砖楼后侧转了转,没发现**,这才放心的回来,站在二楼楼道里望着红砖楼。

走了半个小时周佳慧返回来,陆熹将她叫上二楼,周佳慧已经摸清了一人的住址,又问这边是否有动静,还说她已经通知了老板,让她立即去找市委书记孙琮,借着这个机会一举将刘文彪打掉。只凭借刘文彪开赌场,周佳慧不确定能否一棒子把他打死,但若是闹出人命,她可以肯定刘文彪别想跑掉。

两人站在楼道里大概一小时时间内,红砖楼一直没任何动静,周佳慧的手机倒是响了几次,听着里面传来的女声,意思是叫她盯着,那边应该很快就有行动。陆熹不想参与过多,但那边还没动作,他怕这边有事周佳慧一个人应付不来也不好走开,一直陪着观望,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十几分钟之后,周佳慧攥在手里的手机又响起来,陆熹听过对话,确定市委为了不走漏风声已经上报近江市委,从近江调集武警过来,轻松的笑道:“快点来吧,再不来我都要饿死了。”

周佳慧不语,从包里掏出几块糖塞进他手里。两人又聊了差不多半小时,院子里就开进来几辆警车,后面跟着三辆军绿色卡车。车上的人下来,迅速将红楼围了起来。

红砖楼内一直没有动静,几分钟之后,武警官兵破门冲进红砖楼,随即传来几声枪响,再过一会儿就见里面有人给押着出来,竟是排成长长一对,男男女女足有七八十人,看样子像是红砖楼里的赌客和工作人员。救护车这时也从外面开进来,然后就有武警官兵抬出几人,一队武警官兵驾车跟在几辆闪着红蓝灯的救护车之后开走。

抓捕行动很快完结,距离红砖楼不算太远,但天黑看不清刘文彪给人押出来,陆熹不免有些失望,不过想想他一直没出来,近江市出动这些武警和公安,他应该跑不掉。

《白金时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