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贵婢》贵妃网 章节在线试读 贵婢大叔受

贵婢

古代言情已完结

《贵婢》由网络作家壁蛇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殷暖,殷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四娘子,人已经晕过去了。” “弄醒就是了,不是还没死吗?”殷萝头梳飞仙大手髻,身穿蓝底金丝大袖衫,端坐绳床之上,左右各站一列婢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0 00:12: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贵婢》由网络作家壁蛇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殷暖,殷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四娘子,人已经晕过去了。” “弄醒就是了,不是还没死吗?”殷萝头梳飞仙大手髻,身穿蓝底金丝大袖衫,端坐绳床之上,左右各站一列婢

《贵婢》免费试读

“四娘子,人已经晕过去了。”

“弄醒就是了,不是还没死吗?”殷萝头梳飞仙大手髻,身穿蓝底金丝大袖衫,端坐绳床之上,左右各站一列婢女,一派的盛气凌人。

她今日并没有亲自拿鞭子抽人,倒不是突然善心大发或者心慈手软,而是水奴一头一脸的汤水菜肴,她嫌弃而已。

“四娘子。”有家僮进来禀道,“五郎君在外求见。”

殷萝闻言皱眉,“他来做什么?”视线扫过地上的水奴,复又冷笑道,“让他进来便是。”

“四娘子。”云秀小心说道,“这水奴原是五郎君那边的人,若是五郎君看见,怕不是太好。”

“这倒是好笑!”殷萝冷声道,“难道我还怕他不曾?”

“可是今早主母才说……”

“闭嘴。”殷萝呵斥道,“我的事轮到你这贱婢来说教?”

云秀一愣,立即意识到自己管的太多了,惶恐的跪下:

“婢子认罪,再不敢下次了。”

殷暖方进门来,才绕过屏风就看见地上躺着的水奴。心里焦急便想走上前去,然而他忍了一忍转身对殷萝道:

“四阿姊,水奴可是又做错了什么惹你这般恼怒?”

“没什么!”殷萝扯着自己的袖口低头打量着滚边的金丝,漫不经心道,“不过是怪她自己出身不好,怎么就生一贱命为奴做婢了呢?”

殷暖道:“水奴出身好与否仆不好言说,不过从我院子里走出去的这个事实倒是她不能选择的。”

殷暖外祖父家族谢家是比殷家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大家,只是殷暖阿母谢氏是谢家庶女,故而嫁进殷家为妾。但就算如此,谢氏也是殷家除了主母之外地位最为高贵的女子,因此平日里主母一脉最是看殷暖母子不顺。

殷暖受殷萝欺负次数多了,对殷萝脾Xing自然也最清楚。虽然低贱奴婢,但是殷萝每次不爽快都是直接要了人命,像这般变着花样的折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水奴曾是他院里的婢女。

“殷暖。”殷萝抬头直直的盯着他,“你这话什么意思?”

殷暖敛去眉间几分犀利,摇头说道:“仆并无它意,今日前来,原是为一事与四阿姊相商!”

“你想做什么?殷暖,我先说好。”殷萝指着水奴道,“若为这贱婢,你还是灭了这想法趁早离开。”

殷暖并不看地上犹自昏迷的水奴,只问道:“曾听说四阿姊极爱马中**踏景,如今可得了?”

殷萝讶异,“是曾多番寻求,不过未果,你突然提起做什么?”忽然喜道,“可是你找着了?”

“是。”殷暖点头,“仆前些时日有幸得一匹,虽是幼马,但身披墨锦,脑生白月,煞是雄伟可爱!”

殷萝早听得心动,“你既有如此宝物,为何不早早拿出来?”

见殷暖只是沉默,殷萝正疑惑,忽然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水奴,恍然大悟道:

“你是为了她?”

殷暖点头,“是。”

殷萝大怒,“我想你应该明白,在这个家里,我想要什么断没有不得的道理。”

殷暖点头,“仆自是明白,只是四阿姊可知,这幼马可是舅特意命人送来?”

“谢家?”殷萝冷笑,“阿母果然没说错,公主不过才失踪,这么快威胁就自己找上门了。”

谢家嫡子谢羊黎和已经嫁进殷家的庶姐关系极好,处处颇多照顾,殷家主母和子女顾忌他可能是下任郎主,一直收敛许多。然而在几年前,殷昕竟和公主定下婚约,有了这强有力的靠山,殷萝本就嚣张跋扈的Xing格更是肆无忌惮。

“这不是威胁。”殷暖平缓的语调慢慢的解释道,“不过是仆成全四阿姊的一份喜欢而已。今日欲要相商的事原不是此。”

“那是什么?”

殷暖道:“仆有牛十头,成马十匹,用以充四阿姊私庄,仅换水奴一个婢女,可好?”

“不过一个婢女而已。你倒是舍得!”殷萝道,“若我不愿你该如何?”

殷暖道:“只当今日仆没来过。”

若是今日没来过,自然送名马一说也无从谈起。他日来不来,怎么来,自然不是她殷萝说得清楚的。

若是之前,殷萝断不会因为一匹马就妥协了,反正只要还在这个殷家,她想要的没有得不到,只是现在不行,她再如何鲁莽,也不会在这多事之秋再给别人留下什么话柄。

“殷暖,我倒是不知道你何时这般犀利,狐假虎威倒是运用自如。”殷萝讥讽着说道,“东西尽早送到我私庄上,这贱婢你就带回去,别让她再碍我的眼就是。”

殷暖闻言终于松了口气,跟在他身后的容柳阿元两人早等得急了,此时见殷萝终于放话,不顾水奴满身脏污急忙上前把人扶起。

殷暖待两人出了门,转身对殷萝道谢,而后又对边上一直没开口的罗氏道:

“仆方才情急之下忘记给三娘见礼,望请三娘见谅。”

“罢了。”罗氏轻轻摇晃着茶杯里的清茶,头也不抬道,“你且去吧,若是遇见阿婴,让他快些归家去,莫在他处逗留。”

门外殷暖早命人抬了软轿等着,容柳两人方把人半扶半饱的带出来,就有两个奴婢忙上前帮忙把水奴送到软轿上。殷暖出门时,一边等候着的苏疡医正在替水看诊。

“怎么样?”

“女郎情形不好。”苏疡医摇头道,“老朽建议直接送到老朽药房,药材取用也方便些。”

殷暖道:“就依苏疡医的,快些把人送过去吧。”

抬轿的奴仆忙小心抬着人离开。将出院子时,殷暖回头打量一番这个折磨水奴多时院子,片刻之后,转身跟着众人离开。

其实那时水奴拜托殷婴帮忙传话,确是存了些求救的心思的,毕竟在这个殷家,如果说还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非殷暖莫属。不过更多的,也仅仅只为道别而已,见殷萝一次就离那忘川河岸近了一些,虽然和殷暖相处不多,这孩子却已经救了她两次。

殷萝屋里,罗氏叹道:“这殷暖小小年岁,倒有如此气势!”

殷萝冷笑,“怎么,三娘打算弃暗投明了?”

“阿萝你多想了!”罗氏忙赔笑,意有所指的说道,“不过是想着都是为妾的,怎么这谢氏就高人一等了呢?”

《贵婢》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