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皇牌农女》皇牌农女免费阅读 在线阅读 皇牌农女㚻

皇牌农女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是阿福,胡大叔的小说《皇牌农女》此文是亦函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大兄弟说这话就外道了,你对我们老牛家有恩情。我们没啥能报答你的,把闺女嫁过来孝敬你也是应当的,应当的。”老牛叔还没入戏,笑得干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3 12:06: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阿福,胡大叔的小说《皇牌农女》此文是亦函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大兄弟说这话就外道了,你对我们老牛家有恩情。我们没啥能报答你的,把闺女嫁过来孝敬你也是应当的,应当的。”老牛叔还没入戏,笑得干

《皇牌农女》免费试读

“大兄弟说这话就外道了,你对我们老牛家有恩情。我们没啥能报答你的,把闺女嫁过来孝敬你也是应当的,应当的。”老牛叔还没入戏,笑得干巴巴的,没什么营养。

不过听在胡亮耳朵里,就被理解成了身为人父的矛盾和心酸,愈发感念他仁义宽厚,哽咽道:“老哥,你可千万别再提啥恩情不恩情的了。我这心里原就有愧,你说这话,不是让我更没脸了吗?”

顿了一顿,又道,“家里啥模样你也瞧见了,婆娘光有一膀子傻力气,除了打柴做饭,啥也不会。强子岁数不小了,可又是……

唉,腿脚便利的时候我还能给他打算打算,现在腿脚不中用,断了来钱的路子,哪家姑娘肯嫁进来?眼瞅着我们老胡家就断了香火,但凡有一点儿办法,我也不能昧着良心提这门亲事。

老哥你放心,阿福嫁过来,我们一准儿拿她当亲闺女,断不会亏待了她……”

叶知秋被这一通情真意切的歪理逗笑了,“请问胡大叔,怎么才叫不亏待?”

胡亮正说到煽情之处,冷不丁被一个清脆带笑的女声打断,愣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

“我叫叶知秋,是跟阿福要好的姐妹。”叶知秋先撇清了自己和老牛叔的关系,又笑着问,“胡大叔,你们胡家打算怎么不亏待阿福?能让她吃好喝好,还是能让她穿好住好?

逢年过节,能让她带上四样六样的礼品,挺直了腰板风风光光回娘家?还是有病有灾的时候,能让她踏踏实实躺在炕上,被人端汤送药地疼着伺候着?

物质上和精神上都满足不了她,还拿什么善待?光凭几句不痛不痒的好话吗?如果说好话管用,胡大叔就不怕没有姑娘愿意嫁过来,也没必要跟老牛叔提亲了吧?”

胡亮被她一连串的问题砸懵了,愣愣地答不上话。

想到自己要是真的嫁过来,该多憋屈多凄惨,阿福顿时悲从中来。不需酝酿,眼泪便扑簌扑簌地落了下来。

多寿则愤然地捏紧了拳头,别家姑娘不肯嫁,阿福就得嫁?老牛家姑娘缺胳膊少腿儿了,还是口歪眼斜了?凭什么被老胡家低看一眼?

待要替妹妹抱几句不平,又意识到自己没有说话的资格。阿福被当成替死鬼,归根结底都是他惹出来的祸。只好松开拳头,颓然地垂下头去。

刘鹏达也暗暗地叫了一声好,这就是先生所说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吧?原来在这样的场合,也能用上这么深奥的东西,长见识了!

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从西屋传来,胡亮才如梦初醒,两眼悲怆地看向老牛叔,“牛老哥,我也知道这门亲是我们家高攀了,你要不乐意就直说吧,我胡亮也不是那不通情达理的人……”

“胡大兄弟,孩子胡言乱语,你可不能往心里去啊。我要是不乐意,能带着阿福过来吗?”老牛叔安抚了他几句,又转头去呵斥叶知秋,“成家侄女儿,我知道你跟阿福处得好,你要跟来看看,我也没拦着。可你不能胡说八道,坏了我们两家的情分。

胡大兄弟为了救多寿,赔上了一条腿,这可是双份儿的恩德啊。别说嫁个闺女过来,就是让我们全家给他当牛做马,都是应当应分的。”

叶知秋笑了一笑,“老牛叔,我不是在挑拨你们的关系,恰恰相反,我是在帮你们维系这来之不易的情分。

胡大叔救了多寿,本来应该是人人称颂的善举。如果你把阿福嫁过来,肯定会有人觉得胡大叔仗着恩情逼你嫁女儿。

恐怕这事传开之后,再有人落水也不敢随便让人救了。尤其是那些女儿未嫁的,一定要先问问那救人的家里是什么情况。

觉得合适攀亲,让救一救也无妨;如果不合适做亲家,还是淹死算了,免得回去这个哭那个要上吊,闹得家宅不得安宁。

这个风俗一开,胡大叔就成了好人变恶人的典型例子。但凡有人落水,你们两家的事都要被拿出来说一说。到那个时候,就算胡大叔不埋怨你,你也要埋怨自己吧?你埋怨自己,胡大叔心里也不会舒坦吧?那你们还怎么来往?你这是报恩呢还是报仇呢?”

多寿听她说得有趣,想笑又不敢笑,直憋得脸红脖子粗。刘鹏达也忍不住弯了嘴角,又怕被人看见,赶忙以拳拄口,轻咳一声掩饰不过。阿福低垂着头,肩头微微耸动,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老牛叔被叶知秋绕进去了,不自觉地进入了角色,急急地跟胡亮解释,“大兄弟,我可没有让人戳你脊梁骨的意思。我是觉得你这个人心善,实在,诚心诚意想跟你亲近。做了儿女亲家,走动起来也方便,还能相互照应照应。”

胡亮先是被狠狠踩了一脚,又被高高地捧了起来,心里已经乱七八糟了,听老牛叔夸他“心善”更是羞愧难当,“老哥,你快别说了,这门亲事就当我没提过吧。”

“那不行。”老牛叔板起脸来,“这要是让人知道了,还不说我老牛忘恩负义,狗东西没良心啊?那我以后在十里八村咋做人呢?”

“是啊,胡大叔,你就让我嫁过来孝敬你吧。”阿福抽抽噎噎地道,“要不我爹娘和我哥他们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叶知秋见胡亮表情挣扎,眼中却闪动着算计的精光,就知道不能再给这个人开口的机会了。虽然被她成功扰乱了心绪,可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考虑衡量,他一定会顺水推舟。毕竟跟面子比起来,传宗接代更为重要。

于是果断插话,“其实我不同意阿福嫁过来,还有一个原因。”

说着迈步上前,将一锭五两的银子放在炕上。

看见整锭的银子,胡亮眼睛不由自主地亮了一下。贪恋一闪而过,又被惊疑和警惕所取代。眼神明明暗暗地打量着叶知秋,揣测着她拿银子出来的用意。

商量的时候没有这个戏码,老牛叔也有些困惑,“成家侄女儿,你这是干啥?”

叶知秋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不点破,微笑地道:“这是阿福跟我学做买卖赚的银子。”

“啥?”老牛叔不敢相信地张大了眼睛,“这……这是阿福赚的?”

胡亮、多寿和刘鹏达脸上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讶之色,就连闭目养神的豆爷也忍不住将掀开眼皮,瞟了那雪亮的银锭一下。

阿福也有些意外,她的确是赚了几个钱,可远不足五两。知秋姐姐为什么要撒谎?难道想拿银子平了这事儿?

《皇牌农女》 免费阅读章节

《皇牌农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