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镇香令》镇香令全文阅读 小攻 镇香令女体化

镇香令

古代言情已完结

《镇香令》作者:沐水游,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白焰,司徒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景府的骊园里种了很多红梅,不过现在还不到花开的时候,树枝上只看得到几个花骨朵,零零落落的,完全没有那让人神往的冷傲姿容。 乌金西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8 06:09: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镇香令》作者:沐水游,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白焰,司徒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景府的骊园里种了很多红梅,不过现在还不到花开的时候,树枝上只看得到几个花骨朵,零零落落的,完全没有那让人神往的冷傲姿容。 乌金西

《镇香令》免费试读

景府的骊园里种了很多红梅,不过现在还不到花开的时候,树枝上只看得到几个花骨朵,零零落落的,完全没有那让人神往的冷傲姿容。

乌金西沉,安岚踩着最后一点余晖走进骊园。

她以前来过骊园一次,在她还只是天枢殿的侍香人时。那时景炎公子住在景府的白园,她当时没有资格入住白园,于是便在骊园安歇。

不过那次正好赶上满园的红梅怒放,那景色,美得让人心悸。

安岚一步一步往里走,眼睛扫视过每一个角落。依旧是外檐斗拱,朱漆廊柱,每一处都是精巧华美匠心独造,即便是王侯将相入住此处,也不会辱没了身份。

只是,园子还是那个院子……但如今这里门窗紧闭,院中冷寂,外头守园的婆子只窝在自己的小屋,偶尔听到些声响,也绝不探出头瞧一眼。玉瑶郡主带过来的那几个丫鬟,眼下也还住在这里,郡主的死因没查出来之前,她们怕是都不能离开。

除此外,前院那边还有八个南疆侍卫,日夜轮值,时时盯着骊园,以及整个景府的动静,就好似在特意等什么人一般。

这些日子,除了接待官府来查案的人外,景府的人能避开这里就尽量避开,因而,只要有人往这边靠近,就瞒不过那些南疆侍卫的眼睛。

然而安岚一个人都没有惊动,就走到了骊园的堂屋前。

此时堂屋的大门是关上的,里面放了一副棺木,是南疆人命景府给准备的,不过玉瑶郡主并未入殓,尸体就放在棺木旁边。七八天过去了,也不知那尸体成了什么样,幸好眼下是冬天,不至于太难看。

据闻这些天,没有人敢轻易动郡主的尸身,即便是大夫和查案的官差来了,也只能站在一旁看几眼,余的,皆由郡主的贴身丫鬟口述。

安岚走到门口时,没有急着马上推开门看个究竟,而是收住脚步。

在她踏上台阶的时候,就隐隐感觉到许些不对劲,越是靠近堂屋,这种感觉就越明显。

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

在她进入景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起了香境,她虽身在骊园,但其实是行走在自己的世界中,只要她不愿,就没有人能看见她,更不可能有人能接近她。

但,这危险的感觉却来得那么突然,就好似有什么人,或是什么东西要闯入她的香境世界!

难道别的大香师也过来了?会是谁?

安岚看着眼前紧闭的门,眉头微蹙,不对,不是有人要闯入她的香境,而是……安岚目中露出诧异,遂往后退了一步。

不是另外一位大香师,那是什么?

那种冰冷的,黏腻的,焦躁的,正在四处寻找,试图扑上来一口香噬掉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大香师的香境是由心生,故翻云覆雨,也只作用于生灵,生灵的灵Xing越高,就越抵抗不了香境。因而这天下,几乎没有人能逃得过大香师的香境。而能对抗香境的,也只有另一位大香师的香境。

可是,此时却出现了未知的情况,堂屋里面有什么?

就在这时,旁边厢房的门开了,两个丫鬟从里出来,一个手里端着一盆水,一个捧着一叠棉巾。

“雪都停了,怎么还这么冷!”

“都入冬了,肯定是一天比一天冷,快走吧,别磨蹭了,早点做完早点回去歇着。”

“嗯。”

见她们是往堂屋这走来,安岚便往旁让开两步,看着她们走到自己刚刚的位置。两丫鬟都十七八岁的模样,都生得很好看,一个圆脸,一个瓜子脸,此时那圆脸的丫鬟露出几分怯意,轻轻道了一句:“咱也不知接下来怎么办,要是——”

瓜子脸丫鬟马上制止她:“嘘,别多嘴!”

圆脸丫鬟赶紧收声,只是脸上的忐忑并未减少。

安岚微微眯了眯眼,看着她们推开堂屋的门。

……

长安城东区的枣树巷口,有一家专门卖羊肉火锅的铺子,铺子很是简陋,差不多就用油布搭起来的棚子,除了头顶,前后左右都敞着风。棚子下摆着几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搁着一个小火炉,炉子烧得旺旺的,羊肉在锅里翻滚,浓郁的香味飘散在这寒凉的冬夜,吸引那些在夜里赶路的人,每每走到这后,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

白焰夹起一片羊肉尝了尝,然后道:“可以吃了。”

此时与他同坐一桌的,是个穿着斗篷,戴着帽子的人。那斗篷很大,将整个人都罩住,那斗篷的帽子也很大,几乎盖住了整张脸,只露出一截精致的下巴。

“你找我,就是请我吃这个?”

白焰笑了笑:“人间烟火,别有滋味。”

“你知道,我从来就不喜欢羊肉。”

白焰喝了口汤:“汤很鲜,既然来了,就尝一尝。”

“她今晚去了景府。”

白焰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夹起一片羊肉。

“原来如此,是她让你来拖住我的。”

白焰吃了半碗羊肉汤后,抬起眼:“没错。”

“你觉得你能拖得住我?”

白焰将剩下半碗汤喝了,又盛了一碗:“可以试试?”

“试试?”司徒镜忽然低低笑了一声,“你,不是我的对手。”

白焰唇边也挂着一抹笑,没说话,炉火映在他脸上,那抹笑意似也随之亮了几分。他今夜出来,依旧是一身简素的棉袍,不过加了件披风。披风上缀着一圈毛领,他吃东西时,将披风的领子解开了,就搭在肩膀上。他看起来很随意,身上甚至没有佩剑,没有给人丝毫危险的感觉。

司徒镜还是微微垂着脸,宽大的帽檐遮住他的容颜:“我不想跟你动手。”

“那就吃碗羊肉汤。”白焰说着就给他盛了一碗,放在他面前。

司徒镜在阴影后面盯着他:“你为何要屈尊听命于她!?”

“屈尊了吗?我未曾觉得。”白焰淡淡一笑,递给他一双筷子。

司徒镜看着那双筷子,忽然又阴测测地笑了:“你知道为什么我还不走吗?”

白焰把筷子放在他跟前:“你给她设的陷阱。”

“你知道!”司徒镜微怔,随后微微点头,“你猜到不奇怪。”

白焰又喝了半碗汤后,觉得差不多了,便放下筷子。

司徒镜在阴影后面看着他:“你不担心?”

白焰拿出钱,放在桌上,然后站起身,看了看夜幕:“晚了,回去吧。”

《镇香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