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她眇眇兮愁予》她眇眇兮愁予小说 无广告 她眇眇兮愁予精彩试读

她眇眇兮愁予

浪漫青春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甜笔原创小说《她眇眇兮愁予》,主角是白予,丁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丁眇眇被噎了一下,想要反驳,却只能哑口无言。 确实也没错,她数学及格的概率,也挺低的…… 白予难得看调侃她成绩的时候,她不炸毛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30 18:08: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甜笔原创小说《她眇眇兮愁予》,主角是白予,丁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丁眇眇被噎了一下,想要反驳,却只能哑口无言。 确实也没错,她数学及格的概率,也挺低的…… 白予难得看调侃她成绩的时候,她不炸毛的

《她眇眇兮愁予》免费试读

丁眇眇被噎了一下,想要反驳,却只能哑口无言。

确实也没错,她数学及格的概率,也挺低的……

白予难得看调侃她成绩的时候,她不炸毛的,也没再继续逗她。

看她专心致志削苹果,觉得自己两手空空有些不太好,就也探过身子,往茶几上去拿一个梨子来削。

丁眇眇见他起身,以为他要拿什么东西,连忙动了动自己的屁股,想要给他腾开点空间。

但是她动作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手上的动作,不小心抖了一下,锋利的水果刀割破红润的苹果皮,直直朝她的大拇指飞了过去。

白予眼尖地喊了一声,“小心。”

但是已经晚了。

他眼睁睁看着丁眇眇的胖乎乎的大拇指上被刀刃给飞起来一片皮肉,雪白的肌肤上溅着明显的血色,一滴滴淌下来。

不大的口子,在白予眼里硬生生看成了一张巨大的嘴,贪婪地张着,想要将丁眇眇吞噬。

他当即就丢掉手里的梨子,将丁眇眇手里削的快差不多的苹果,连同刀子一起夺了去,执起她的双手,放在眼前仔细查看,“怎么样?痛不痛?”

丁眇眇还有些发愣,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是真的不痛,只是割伤了一点皮肉,出了一点血而已,学做菜的时候经常会遇到这种事情。

只要是拿刀的,不管是经验多么丰富的厨师,都会或多或少有些伤口,没什么好惊讶的。

但是看到白予紧张的样子的时候,丁眇眇突然觉得,如果这时候痛一下,也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可惜……

唉,她天生皮糙肉厚。

“没什么事情啦,只是一个小口子而已。”她不以为意地甩甩手,脸上还冒着一丝红霞,看着白予憨憨地笑,“又不是什么大事,瞧把你给吓得。”

白予皱眉,“出血了,你这是刀,如果不干净得破伤风怎么办?”

“哪里有你想得这么严重?”丁眇眇夸张地瞪眼,“你这是想咒我吧?”

“我没有在开玩笑。”

白予又加重了自己的语气,强调了一遍,“破伤风不是闹着玩的,你最好明早跟我去打个针,或者让你哥,让你妈,都行,总之要打针。”

“好吧好吧。”丁眇眇敷衍了几句,下意识要将被划伤的食指伸进嘴里含住,把上面的血给吸出来。

她活得确实算粗糙,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要是身上的伤口不深的话,都是口水含一下,消消毒就可以了。

虽然上了生物课才知道,口水可能消不了毒,只能带来病菌。

白予瞋目结舌,完全不知道丁眇眇除了喜欢把钥匙放在胸口这个陋习之外,还喜欢用口水去制止伤口。

他眼眸一沉,皱着眉头就去扯她的胳膊,想要在她的手放进嘴巴之前给她扯出来。

就在他猛地蹲起的时候,丁眇眇也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架势给吓了一跳,身子往后一倒,就不由自主地将白予带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的惯性貌似比白予大太多了……

还没感受这自尊上受到的冲击,丁眇眇就被眼前跟白予过近的距离给震飞了神智。

暗恋的感觉就好像是,你离我近了一厘米,我好像就拥有了那一厘米的整个世界。

丁眇眇如是想。

“你们两个冷吗?不然为什么凑那么近?”

突然一声不友好的声音在厨房门口响起,丁眇眇虎躯一震,连忙回了回神,将自己的手指从白予的手掌里抽了出来。

丁墨吹一出来看到的情形,就是两个人抓着手,“含情脉脉”对望的样子。

“丁眇眇,你是女孩子,能不能要脸一点。”他脸色黑得吓人,走到餐桌旁,将两碗面重重放在餐桌上。

洒出的热汤溅上他的手背,很快红了一片,起了一粒粒的小水泡。

他在上面狠掐一下,留下一个月牙状的指甲印。

没错,丁家的人都是这么简单粗暴,活得坚强又粗糙。

“趁烫吃!”他没好气地瞪了丁眇眇一眼,将左手背到了身后。

丁眇眇脸上的羞红一下子全退去,把“饿”字挂在了脸上,“你就是烫死我我也能很快把这一碗面嗦完你信不信?”

“我哥做面可好吃了!”说着,她开开心心地拉着白予,坐到了餐桌旁邻近的两个椅子上,拿起筷子殷勤地递给白予,准备开动,看到餐桌上只有两碗面的时候黑了脸,“丁墨吹!你为什么只下两碗?”

做面好吃的时候,是她哥。

只做两碗的时候,就是丁墨吹。

丁家兄妹,就是这么现实。

“两碗还不够你吃的吗?”丁墨吹避重就轻,顺便阴阳怪气了一把丁眇眇的食量。

“丁墨吹,你这样很不礼貌。”丁眇眇皱起了眉,语气严肃认真,“跟我的胃道歉。”

“哦,对了,你还得跟白予说对不起,明明人家来我们家做客的,为什么不准备他的夜宵,你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太幼稚了!”她又补充了一句,插着腰就要开始教育他。

“我幼稚?我幼稚就不给你下面了,让你自己下厨,用黑暗料理把白予吓跑!”

“我什么时候做黑暗料理了?我厨艺很好的好吗?你不就是早出生三年,比我多学三年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早生三年,多学三年,就是了不起。”他抬头,挑了挑眉,像是刻意要把她惹毛,“有种你当姐姐啊!”

“算了,早生三年出来的,也早死三年……”

“丁眇眇!你嘴皮子够厉害的啊!没少被你身边那位熏陶吧?行……”

丁墨吹眼见这个小胖子火力越来越猛,皱了皱眉,准备发怒。

他一掌拍在桌子上,又咬牙收回,低声道,“你们两个吃吧,我先回房间了……”

“丁……”

丁眇眇刚想拉住他,就被白予拦住了。

他截住丁眇眇的手,垂在身侧,安慰似地捏了一下。

“你和眇眇一人一碗。”

他把其中一碗面推到丁墨吹面前,声音清冽,“我不吃。”

“我吃就我吃,装什么大度?”丁墨吹瞪了白予一眼,兀自坐下了。

他把头埋在碗里,大口大口地吃着,中间也不休息。

滚烫的汤汁烫得舌头发麻,丁墨吹觉得脑仁生疼,总觉得家里这头猪怎么有点招白菜拱?

不管怎么看,白予的条件都不像是会喜欢丁眇眇这种类型的女孩的人。

难道真的长得帅的都眼瞎?不对啊……

他自己的眼光就好得很嘛,反正以后要是找女朋友,丁眇眇这样的绝对要不得。

别看她在白予面前乖得跟个小白兔似的,在别人面前可就是一小霸王,指不定哪天露出原形,就对白予开始家暴了呢……

“我再去做一碗吧。”丁眇眇见丁墨吹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只是很饿而已。

她摇摇头,叹了口气。

兄妹两个食量都这么大,真的难为在外赚钱的妈妈了。

转身去厨房的时候,丁眇眇被白予按着肩膀,继续在餐桌旁坐下了。

“你这是……”

她愣愣地看着他把面端到两人面前,又从旁边拿了一个小小的菜碗,夹了一筷子,放到里面。

“他吃一碗,我们两个吃一碗,这碗挺多的,而且我也吃不了多少……”

丁墨吹真的想砸碗。

白予的话,不就是说,他和丁眇眇是一起的,他才是局外人么。

拳头握紧,又松开。

丁墨吹有些怅然。

是揍扁他,还是揍扁他,还是揍扁他呢?

还真是难选呢……

他干脆防空,努力地吃着面前这碗面。

“我……那我就不做了……”

丁眇眇看丁墨吹这么久都不肯抬头看她,知道他一定是在想别的法子整自己,也拿着碗吃了起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揪着眉头看着白予,“要不还是再给你下一碗吧?你这么高会不会吃不饱啊?”

白予摇头,也没说什么,便放下了筷子,“我吃饱了,晚上不要吃太多,不然你可能活不过你哥。”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可他也在吃啊!”丁眇眇吸了一口面条,有些不服气地说,“我怎么活不过他了?他吃得比我还多呢!”

“抱歉,忽略了。”白予点头,颇为惭愧地纠正,“是你们两个都活不长。”

“……”

还不如就直接忽略呢!

“今天是我反应过头了。”

此起彼伏的吸面声之后,丁墨吹闷闷的声音从碗里传出来,“你们要是谈朋友的话,我不会跟妈说的。”

“嗯?”丁眇眇有些犹疑,“你是在试探吗?”

“不是。”他放下碗筷,神色早已恢复如常,“你谈恋爱是你的自由,但是……”

他一顿,意味深长地看白予,“记得做好某措施。”

“丁墨吹!”

“喂。”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丁眇眇不悦地喊了他的名字,白予则是皱着眉头想打断他。

他扭头看了丁眇眇一眼,墨色的眼睛里不知道闪着什么情绪,没一会儿,把自己的头给转了过去,认真地看着丁墨吹,“我跟眇眇只是同学,我教她数学,她教我作文,仅此而已,就算你是眇眇的哥哥,也不能把事情想得这么龌龊。”

《她眇眇兮愁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