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色毒盗》病娇毒妃狠绝色TXT微盘 忠犬攻 绝色毒盗鬼畜

绝色毒盗

古代言情已完结

新书《绝色毒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西单羽儿,主角阮司弦,刀也,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原本见到这样的货色是不应该打架的,是应该心平气和好好欣赏之,错过之,遗憾之,但是两人错身那一瞬,他瞥见伽蓝腰间的剑,眼中流露出了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1 00:14: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绝色毒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西单羽儿,主角阮司弦,刀也,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原本见到这样的货色是不应该打架的,是应该心平气和好好欣赏之,错过之,遗憾之,但是两人错身那一瞬,他瞥见伽蓝腰间的剑,眼中流露出了

《绝色毒盗》免费试读

原本见到这样的货色是不应该打架的,是应该心平气和好好欣赏之,错过之,遗憾之,但是两人错身那一瞬,他瞥见伽蓝腰间的剑,眼中流露出了不屑。

“你是蔑视我,还是我手中的剑?”伽蓝食指与拇指扣住剑柄,站定,放出一身煞气。

“都是。”那人背如山峰,令人仰望。此山没有转身。

“那,不如切磋切磋?”

“不。”

“怎么,怕了?”

阮司弦按住伽蓝肩膀,“不可。”但伽蓝毫不理会,她的自信已经把她推向一个危险的边缘。

“我不和女人比武,况且,毫无悬念。”

“看来,我只好给你一些意外之喜了!”话音未落,伽蓝已经动了,她身法快如魅影,只一闪动便已到了那人身前,轻轻将剑搁在他的颈项。

伽蓝露出得意的微笑,阮司弦却瞳孔骤缩!只见那人刀已出鞘,黑锋在白日里露出诡异的光泽,生生格开伽蓝下压之剑,向外挑去,挑却似未挑,竟是以气劲逐渐掌控这柄剑,连带这握剑的人!

伽蓝大惊之下,竟硬是弃剑以剑鞘御敌,就在她剑鞘抵上对方心口的时候,他的刀也甩开了弃剑,竖在了她的头顶!

二人眼中,有愤懑,有激赏。叮!伽蓝的剑钉在抵上,入土三分!

阮司弦这时才实施然上前,拱手一个平礼,“壮士好武艺!舍妹年轻不懂事,冲撞了壮士,壮士手下留情,在下先行谢过!”

那黑衣男子收刀入鞘,爽朗大笑,头也不回地下山而去,一回身的功夫竟已不见踪影。

然后,一阵清风拂过周身大穴,伽蓝剑鞘脱手落在了地上。

阮司弦给她收了剑,道:“也该长长记性。”

那一架打得,让我思念到如今哪!

欸?什么叫“竟把事情搞成这样?”丫的懂不懂以人为本啊!

没等伽蓝发作,阮司弦就已经伸手扣住她脉门,眼睛微微一眯,“还好。”说这话时,语气已经缓和许多。

在他们的观念里,这一举动已经很亲密了。花解语在一旁看得眼冒绿光,“啊!美人,你竟然背着我与他人有私情!”

伽蓝刚要反驳,我怎么会看上这么没风度没礼貌不讲五讲四美的男人!简直是污蔑,是构陷,是泼脏水,是在姐姐我脖子上拉屎!

思路刚刚有,还没说出口,阮司弦不抬眼皮冷冷开口,“我怎么会看上这丑无盐没德行没气质不讲三从四德的女人!简直是污蔑,是构陷,是泼脏水。”

擦!抢我台词!

“我们哪是背着你有私情,明明是当着你的面就有私情喽。”伽蓝斜觑阮司弦,你不舒服,我就痛快!舍得一身剐,敢把美男拉下马!

奇怪的是阮司弦非但没有出口反驳,脸上还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啥?是脸红?敢情他们,哦不,我们原来是有一腿的?

花解语做惊恐状,掩口道:“一个手狠毒舌,一个舌毒,天呀!教小王我如何是好?美人你可不要抛弃我,我这就为你……准备洗澡水,服侍得你——通体舒泰!”

伽蓝拳风刚到,花解语早就一个转身掀帘扭出去了,嘴里还哼哼呀呀的。

“看来锁了你功力也没什么大碍。”

回头看时,阮司弦已经坦然坐下,端起茶碗,又放下,“这驿馆的茶还真是……”

“只配你喝?”伽蓝半是玩笑,半是怨气。

“你这是怨我了?看来还是没能让你长长记性。”

“功力被锁,险些丢了性命。还劳烦师兄……”伽蓝神色沉静如水,据她猜想,这才是伽蓝正主的气质。

阮司弦伸手一一拂过她穴道,伽蓝瞬间觉得自己身子一轻,如释重负,非但轻松了许多,行动也更加自如,每一个举动都有举重若轻的感觉。

没想到和顺公主除了烂摊子以外,还是给她留下了一些好东西的!

对面阮司弦奇怪地看她一会儿惊讶,一会儿惊喜的表情,终于淡淡开口,“没有外人,还装什么装,看你们倒是很快就混熟了。”低头抿了一口茶,“你怎么打算的?”

“哈?”

“我当着他的面叫你和顺公主,他却非要装糊涂,难道堂堂和顺长公主,辅政多年,终于要收心相夫教子了?”

窃喜……这是吃醋的意思?仙风道骨风采俊逸的师兄阮司弦为伽蓝吃醋?

伽蓝强忍住笑,正襟危坐,好像公主没有必要向平民解释自己的行为吧?但是对这个动不动就锁别人功力的翠微山代掌门师兄……可以通融。

她可不想好不容易白来的武功就这么被拿回去!“见大野王,揭穿假和顺,待老三已有动作,杀他个回马枪!”

说着,一个手刀劈下!动作凌厉果断。

“然后呢?”

然后?“然后,该杀的杀,该抓的抓啊。”伽蓝无辜地眨着眼。

“然后,回来做大野王妃,圭果大野永结秦晋之好?”

哈?原来他说的是这个?怎么他眼里有点……愠怒?

我总不能说自己要跑路吧?也是读史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身份,本身就是牢笼。

“走一步看一步吧,到那时候,他不见得稀罕我的。”伽蓝走到他身前,认真道:“我最近信息闭塞,你有什么消息?”

阮司弦从笼着的袖子里取出一段竹管,递给伽蓝,“看。”

竹管里什么都没有,没有纸,没有布帛,但是伽蓝就是知道该怎么用。

她两指用力,生生将竹管纵向劈开,竹管内壁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凹痕。由于太过密集,不仔细看反而看不出来。

撒上一层朱粉,轻轻一吹,字迹顿时鲜明。

伽蓝看过后,顺手递给阮司弦,阮司弦愣了一下,对伽蓝投去探寻的目光,伽蓝点头,“现下这种局面,师兄,没有什么不妥的。”没有什么不妥的,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了。

一声师兄,阮司弦心头像被什么狠狠揪过,随手接过这两片承载着皇室动向的竹管。

《绝色毒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