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魅狐》魅狐天下txt下载 第十章 杜若的恐惧 魅狐直人

《魅狐》魅狐天下txt下载 第十章 杜若的恐惧 魅狐直人

发布时间:2021-01-26 05:03:1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春雨深巷卖杏花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魅狐》的小说,是作者春雨深巷卖杏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题记: 现端倪杜若遮掩  掩妖迹云泽施计

>>>《魅狐》在线阅读<<<

《魅狐》免费试读


题记: 现端倪杜若遮掩  掩妖迹云泽施计

一夜辗转反侧,直到天色将明,萧云泽才定下心来--杜若还是杜若,不管怎样,他都不会弃她于不顾,但这种事断然不能再继续下去,否则若是被人识破,后果难料。

接下来数日,他面上虽不动声色,但暗地里却更加留心她的一举一动。

这天早膳过后,杜若道想去梅苑里折梅花。

萧云泽听了便点头让她去了,待她前脚一走,他便悄悄跟了去。兜兜转转之后,只见杜若在梅苑一角停了下来,那里有一棵合抱粗细的老梧桐树,此刻正值隆冬,叶已凋零,只剩下密密匝匝的枯枝,枝桠间有不少的鸟窝。今日天气煦暖,几只鸟儿正在枝头啁啾鸣叫。杜若仰脸看了看树上,然后从衣袖中掏出了些东西抛洒在地上,萧云泽仔细看去,发现是宫内喂养雀鸟的谷粒。

杜若撒好谷粒,便走到了一边的石凳上坐下,很快,几只小鸟便落了下来,啄食起来。

萧云泽隐藏在一座假山后,眼不交睫地盯着杜若,但见她面带甜笑,目光中也并无异常之处,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看着鸟儿们乍飞乍落,啄取地上的谷粒。她这驯良模样,哪里会是虐杀那些雀鸟的凶手?

难道是自己的猜测有误?萧云泽心下正忖度,只见本来好好端坐在石凳上的杜若突然弹起身,如离弦之箭般向离她最近的一只鸟儿扑去,只听见“啾啾”两声惨叫,她已将鸟儿握在手中,张口就咬了下去……

萧云泽只觉得这一口似乎是咬在了自己心頭,一阵剧痛,让他几乎惊呼出声,万幸的是,呼声在脱口瞬间被他咬牙硬生生吞回了腹中,他如陷噩梦,眼睁睁看着杜若目露凶光,如小兽一般,又撕又咬,剎那便把一只活生生的鸟儿扯了个七零八落,血滴滴答答从她的唇边流下,衬得她本来娇软俏丽的一张小脸说不出的诡异。

自己的猜度果然没错,由此看来杜若果然是那巨狐的骨血,骨子里妖性难泯!

看着眼前凶残景象,再想起杜若平日里的驯良温软,萧云泽此刻心中真是说不出的忧虑和焦心--忧虑的是,杜若虐杀鸟儿时,其凶残暴戾,简直令人发指,虽说如今她只是对一些雀鸟下手,但不知日后是否会伤人性命?若到那时,可如何是好?焦心的是,若是她此番举动被人发现,那必然会为世人所不容,想自己以“棺材子”之名,这十几年来所遭受的白眼与冷落,若她真被人认定是妖孽,那就何止是会遭人白眼和冷落?只怕性命难保!

萧云泽在这里忧心似焚,而不远处,杜若却毫无知觉,她见手中的鸟儿已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这才拋掉鸟尸,但仍呆立在原地,并无离开之意。过了片时,她方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方帕子,擦掉了脸上﹑手上的血迹和污物,此刻,她眼睛中的凶戾之色已渐渐褪去,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下来,她低头看着手里染血的帕子和地上的鸟尸,如梦方醒,身体猛然一颤,脸上随即露出了惶恐慌乱之色,似乎方才残暴之事并非她所为,萧云泽仔细看去,发现她竟然身体轻颤,仿佛恐惧至极。

看到杜若此刻的反应,萧云泽更是如同被滚油煎过一般--从她方才举动看来,下手时她的神智似乎不太清明,故此清醒过来后心中必会惊恐不安,见她受此折磨,他恐她伤人的担忧早就拋诸脑后,只剩下对她的心疼怜惜。他本想立刻就走过去,安慰她,又怕惊吓了她,只能死死捏着手下的山石,才克制住自己,且看她接下来如何。

过了半晌,杜若方才止住颤抖,平静下来,她踟躇了一儿,折了根树枝,在一边的泥地上掘了个小坑,用帕子包了鸟尸放了进去,又用土掩好,这才起身,随便折了几枝梅花,方慢慢向园外走去。

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萧云泽才从山石后走出,远远跟着她回了寝宫。

待他回到听涛别院,杜若已经在听涛堂内,吩咐红菱她们修剪折下的梅花,红菱几人说说笑笑,而杜若则一反常态,少了许多言语,脸上仍隐隐有不安之色。

众人见到萧云泽进来,急忙行礼请安,只有杜若仍低着头,状似闷闷地摆弄着手里的花枝,似乎对他的到来无知无觉。萧云泽沉吟了一下,即命众人退下,只留下杜若和自己独处。

“杜若,”萧云泽轻唤一声,走上前,將她手中的花枝取下,丟在几案上,然后拉了她在椅上坐下,问道,“怎么不开心?”

杜若一抬头,刚迎上他的目光,便又迅速低了头,小声道:“没有,方才逛了一圈,有些累了。”

萧云泽见她如此,心下更是打定主意,今日一定要将事情说个明白,便伸手托了她的下巴,使她抬头面对自己,叹息道:“你方才到底在梅苑里做什么?”

杜若听他如此一问,脸上立刻血色全失,嘴唇歙动几次,却未发出半字,眼泪反而滚滚落下,身子止不住地颤抖,显然害怕至极。

萧云泽顿觉大不忍,立刻抬手擦了她的泪水,柔声道:“別怕,方才的事,我已经全看到了,我不怪你,不要哭了……”

杜若一听,更是抽噎不止,萧云泽安慰再三,她仍是哽咽难平:“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看到它们,我就想……咬死它们……只是控制不住……做了这些事情,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不要乱想!”萧云泽截口就打断了她,搂紧她道,“你胡说什么?我怎会不要你?”

“可我……我害怕,我觉得自己变成了妖怪……你不怕我吗?”

这话如利刃剖开萧云泽心头,一阵巨痛,他长叹一声:“我怎会怕你?”即使她是妖,也是杜若,只要是杜若,他又怎会惧怕?

杜若见萧云泽确实没有嫌憎她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慢慢将原委说给了他听:第一次有这种想杀捕杀雀鸟的冲动,也就是月余之前,她本来正在房中安睡,不知怎的就突然醒来,起身走到外间,看到窗前的那只葵花鹦鹉正在饮水理毛,她竟然莫名烦躁,毫无缘由,就想杀了它,昏昏噩噩间便伸手扼住了它的脖子,无奈那只鸟儿体大力强,挣扎中翅膀扇了她几下,在她脸上留下痕迹,手也被它抓伤,但她最后还是将它撕咬而死。见鸟儿死后,她心中竟有种舒畅之感,似乎方才的烦闷郁积之气,一下得以舒缓,但随即也清醒过来,看到满地血肉狼籍,很是害怕,所幸四下无人,她就又溜回房中,洗净了手脸,收拾停当出来找他,后来就听到红菱她们吵嚷……自此之后,她便一发不可收拾,经常有此冲动,开始只是宫内各处所养的鸟儿,后来她怕被人发现,便偷偷到园子各处寻找野鸟下手……

“我每次咬死它们后,都很怕,可下次看到,还是忍不住……你说,我是否真成了妖怪?”杜若仰脸问道,眼泪婆娑。

萧云泽摇头道:“不是,你只是……”只是说到这里,又无法再说下去,难道要告诉她,她是狐妖之女,猎杀雀鸟等物是她天性使然?他想来想去,只能暂且岔过话题,道:“我也不知道你怎会如此,但你切不可乱想,你绝不是什么妖怪异物!只是以后,若再有这种想头,一定要让我知晓……”

见杜若一一点头应允,萧云泽又交代了她些话,方放她出去了,自己则考虑再三,将吴钺召了来,闭上房门,将此事同他细细讲了一遍。

吴钺听完,也是满脸惊诧,连连摇头,低呼此事棘手--如此看来,杜若这是天生的狐性,要想隐瞒不为人知,无疑于用纸包火。但若是不瞒,被人知晓,且不说这宫内诸人反应如何,只要有丁点儿消息传到内宫,不光杜若性命不保,若此事被有心人利用,萧云泽必定会也被人冠以“蓄养妖物,别有用心”的罪名,轻则被皇上责罚,重则丢性命都有可能。

两人商议半日,却无万全之策。最后,萧云泽长叹一声道:“罢了,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以后只能将她看紧些……”

过了几日,萧云泽让吴钺偷偷弄了只野狸子来,只说是在园中捉到的,就是此物咬死了各处的鸟雀,这样,宫人们一个多月来暗地里传得沸沸扬扬的猫妖、闹鬼之说才平息下去。但宫内自此不允许再养鸟雀,说是怕再招引此类东西,与他命格相冲。

萧云泽又让温良春在宫内偏僻处,单独寻了个院落,张了罗网,养了些鸽子、斑鸠之物,只说是供他教习杜若射箭,平时也不许别人进入窥探,只时不时带了杜若过去玩耍,这样即使经常有死状可恐的鸟雀尸体被送出宫外掩埋,众人也只当是他们练习射猎所杀,就不以为意了。

杜若的妖戾之气算是被他暂时隐瞒了下来,萧云泽心中暗自称幸。

魅狐

魅狐

作者:春雨深巷卖杏花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魅狐》的小说,是作者春雨深巷卖杏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题记: 现端倪杜若遮掩  掩妖迹云泽施计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