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神女赋:翎落九天》神女赋林清雪 小说 第二十七章:戏中情 神女赋:翎落九天娘受

《神女赋:翎落九天》神女赋林清雪 小说 第二十七章:戏中情 神女赋:翎落九天娘受

发布时间:2019-10-09 00:03:5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荼翎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女赋:翎落九天》的小说,是作者荼翎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晨的一缕阳光总是能带走人所有昨日的烦恼,新生的力量和气息缓缓的流淌,每一日都是崭新未知的,人类才得以在这片大地上,历经这么多年

>>>《神女赋:翎落九天》在线阅读<<<

《神女赋:翎落九天》免费试读


清晨的一缕阳光总是能带走人所有昨日的烦恼,新生的力量和气息缓缓的流淌,每一日都是崭新未知的,人类才得以在这片大地上,历经这么多年的风霜依旧矗立不倒。

翎央打开门是想迎接全新的一天,却没想到打开门就看到了镜染。

他就像从未离开过一样的站在门口,依旧挂着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你怎么来了?”

“魔界的事情结束了,我就来了。”镜染在翎央面前已经习惯了如何厚脸皮,直接走过去就想进去。

翎央又怎会然他如意?身子一挡却不小心碰到了伤口。

“你受伤了!?”镜染吃惊的看着翎央,“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了?”

“只是小伤,已经无碍。”

“是谁?”镜染的眼神沉的好像深潭水。

“虹锦,她已经被关在天牢里了,只等琴姬选完后处决。你不要去惹她,这是人界。”翎央觉得最近发生太多,已经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你骗我……”

“……?”翎央疑惑的看着镜染,“少尊主这话是从何说起?”

“人界的小兵器,怎么可能让你到现在都没有痊愈?这分明就是其他界中有人盯上了你。”镜染四下看看,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人,“木玖呢?”

“她跟着叟无去栖凰山了。”

“叟无?就那个像乞丐一样的人皇吗?”

“你认识他?”

“那次妖界的寿宴时,人界来的就是这个人皇,当时邋遢的样子,守卫差点没让他进来。”

翎央心下了然,怪不得叟无这么轻易就认出了她,原来不止因为菱妤那次,在妖界也是见过的。那时的她实在错过了太多,满心思的都扑在神界上,如果当初她能够稍微注意一下其他各界的走向,下场也不会像如今这样寸步难行。

“木玖那丫头去栖凰山干什么?”

“叟无前辈以我的身份为要挟,非要木玖陪他去栖凰山帮他寻找辅佐下一任人皇。想来叟无也是没办法了,只能找我们。最近应该会回到皇城,下一任人皇只可能是皇宫里的某位皇子。”

“你的伤真的不要紧?”

“都说没事了。现在我的伤不是什么大事,最主要的是柒月。她可是我岸香阁的客人,我必须帮她在最关键的大赛中夺得头筹,并且一定要大放异彩才可以。”

“这个我可以帮上忙啊。”镜染笑笑,“我魔族当初可是受了伏羲的恩惠,现在还保存着伏羲当年的乐谱呢。”

“木玖也说过,你若是能帮忙自然再好不过。”

“那,报酬怎么算啊?我这费力费财的帮你,你能回报我什么呢?”

“不是有交易吗?都算着好了。”翎央觉得镜染从魔界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强势很多,以前的他只是在一边待着看着,这次回来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居然处处事事紧逼。

“好吧,但是你要告诫柒月,这伏羲的琴谱内含着伏羲当初的意念,她一个凡人若是多次弹奏,必定伤神。”

“好。”

皇城之中热闹非凡,各怀心思的皇子,各有野心的诸国都期盼着能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来一些大动作。

这同样也包括着梧念宫的申屠启肆。

“皇子,异凉国就等着您呢!”

不错,当初皇城与西晟国大战打成平局,白白便宜异凉国抓准时机壮大。皇城的老皇帝昏庸无能,手下的皇子又各个羸弱,异凉国想到了这位一直在皇城的皇子,早就与申屠启肆勾结。

申屠启肆对异凉国没有很深的感情,但他的母亲是异凉国的公主。宫门深似海,步步为营都难以生存,若是当初没有勾结异凉国的人,凭他一个失去母妃又不得宠的皇子,怎么可能安然的活到今日?

“本宫知道,但事情急不得。老皇帝就算再昏庸无能,可皇城的百年基业还在,皇城人数众多,兵力更是不可估量,异凉国就算是今非昔比也不能鲁莽行事。这后果,可不是几个人死亡那么简单。”

“皇子说的我们知道,可是最近西晟国已经对皇城虎视眈眈,我们如果不抓紧,万一让西晟国抢去了先机,异凉国就再也无法翻身了。”来使也明白皇子的难处,可是事不由人,十万火急,又岂能从长计议?

申屠启肆不悦的皱眉,“你先回去吧,老皇帝最近已经要挑选后继者,朝中形势也逐渐清晰,很快我就有机会了。”

“皇子,容臣斗胆说一句,这么些年来,您只顾着养精蓄锐,根本没有插手朝政,皇城朝中的大臣多是二皇子和大皇子的党羽,就算是您现在想要争夺,也是无人支持啊。”

“结党营私只会让自己走上风口浪尖,皇城本就忌惮我异凉国的血脉,若是我明目张胆的培养自己的势力,你觉得我有命活到今日?”申屠启肆站起身来,看着高大的城墙叹息,“只怕早就被我那所谓的大哥二哥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可是皇子……”

“好了!!!此事我自有定夺,多说无益,你先回去复命吧!”

“是!”使者只好离开,这皇城里形势清晰可见就两路,偏偏哪一路都不是自家皇子的,着实令人难以放心。

申屠启肆看着梧念宫的凄凉,过往的冷落,母妃的死亡,一个一个的闯入脑海,这早已是他幼年就深种的执念,他当然不会任由天下溜走,他要改变这残破的皇城。首先,就要掌握皇城!!!

柒月紧张的走上高台,达官贵人,朝中大臣,后宫妃嫔,各宫皇子纷纷聚到这里,龙椅上的皇帝依旧左拥右抱,一双浑浊的眼睛时不时扫过柒月俊俏的脸蛋。

柒月看了一眼这把琴,看向远处那抹淡淡的红影,心中有了些许的信心。老皇帝很看重这次“仙人托梦”的预言,琴姬的身份更是如同国师一般的尊贵,有了这个身份,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申屠启迩的身边。

镜染看着远处的柒月,又看了看翎央的神色,“你怎么也跟着紧张?”

“我要找找哪个是可以和神魔七魄有共鸣的人。”话说这镜染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她了?她很相信自己五官的控制能力,他是怎么看出来她紧张的呢?

“你一紧张就会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处。”镜染贴近翎央的耳边,一边吹着气一边说。

翎央无奈,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少尊主,您回一趟魔界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整个人都带着流氓气了?”

“那也只对你……”镜染忽然觉得偶尔看到翎央别扭的表情很有趣。

“看比赛……”

“不用紧张,有了伏羲的乐谱,她想不赢都不可能。”

果然,琴音缓缓自指尖流淌出来,勾挑自有琴意,时而轻缓如同飞入仙境,时而磅礴宛如战场。她的琴音充满着远古的气息,是凡人难以承受,只得膜拜的乐章。

一曲完毕,满场寂静。

皇帝也不看怀中的美人,达官贵人停下酒杯,妃子们不再谈论哪家绸缎难得,连守卫,侍女和公公都停下了手里的活。

这一刻,满场的焦点只有一个,就是台上安宁敛目的柒月。

“啪……”申屠启肆最先回神,掌声跟着他一点一点响起,经久不息。

柒月终于松了一口气,眼神看向申屠启迩,果然,这时的二皇子也是目不转睛的只看着她一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婉春院柒月为琴姬,免去朝拜之礼,为皇城的尊贵玉叶之躯,钦此!!!”

当公公带着圣旨站在柒月面前时,她还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翎央冲着柒月使眼色,她才反应过来,接过圣旨。

“小的拜见琴姬,以后您就是皇城的尊贵之人,还望琴姬大人多照拂着杂家。”

“柒月明白。”

翎央拿过圣旨,看了几眼觉得无趣的扔在一边。

“翎央大人,万万不可。在人界,圣旨损坏了,可是要掉脑袋的。”

镜染笑看翎央,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听到没渡主大人,掉脑袋啊……”

翎央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人界规矩实在是太多了,她忽然就体会到那时候木玖的心情了。“我现在就想早点帮柒月完成心愿早点离开这个破地方,无聊死了。”

镜染倒是恍惚,刚才的样子,真的好像回到了在妖界初次相见时。

“琴姬大人,二皇子求见。”侍女来报。

这消息让柒月喜笑颜开,小姑娘一听心上人主动来看她,欢喜的不知所措,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翎央。

“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申屠启迩,快去啊。”

柒月这才反应过来开心的走出去。

“唉!这二皇子终于注意到柒月了,也不枉费我老人家煞费苦心。”翎央煞有其事的说道。

“你还煞费苦心?那琴谱是我给的,琴也是我双手奉上的,主意是木玖想的,你哪里累到了?”

“好啦!记你一大功好了吧?”翎央撇嘴,“一个堂堂的魔界少尊主,怎么那么小心眼啊?”

“我小心眼?我小心眼就不把琴谱给你了。”镜染真是气到无语。

“算了,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我要出去找找有缘人了。当初你说这柒月可以引来神魔七魄的驾驭者,到现在了我也没看到。我可要出去找找了……”

翎央前脚刚一走,镜染就感觉到有人进来。“出来!”

萝伊走出来,听着刚才的那段对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主人。”

“你来人界做什么?不是让你好好看管魔界吗?”

“萝伊只是奉了元老们的命令,怕少尊主你忘了来到人界,接近翎央的目的。”

“神魔七魄已经形成魄灵木玖,何况翎央本就是七魄认定的人,若是此时抢走神魔七魄,非但不会帮到魔界,只怕还会害了我们。神魔七魄只有得了翎央的意愿才会有作用。我自然是要慢慢取得翎

神女赋:翎落九天

神女赋:翎落九天

作者:荼翎类型:仙侠奇缘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女赋:翎落九天》的小说,是作者荼翎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晨的一缕阳光总是能带走人所有昨日的烦恼,新生的力量和气息缓缓的流淌,每一日都是崭新未知的,人类才得以在这片大地上,历经这么多年

小说详情